分食

admin
12966
文章
50
评论
2021年8月22日10:45:04分食已关闭评论 16 5585字阅读18分37秒
正文广告750

,    打印

    杨万福今年23岁,长得不高也不帅,是一名大四的学生,即将从学校跨入社会。最后阶段,每小我私人都找到了一份实习事情,他也不破例。他学的是外贸,以是进了一家电子商务公司。公司的新人许多,每小我私人都很起劲,以是他不敢懈怠,只能选择拼命加班,以至于连陪女同伙王莉莉出去逛街的时机都没有。

    这天晚上,他加班到九点的时刻,办公室就只剩下他和同事小白两小我私人了。小白也是来实习的,以是跟他一样卖命。他刚站起来,准备伸伸懒腰,突然,小白从椅子上跳起来,欢呼道: “我的客户下了一笔大订单!”说完,在他羡慕的眼神里关上电脑走人了。

    杨万福望着小白脱离的背影,叹了一口吻。

    也不知道是为什么,他突然两眼一黑,身体不由地往后踉跄了几步,脚不知绊在什么器械上,脑壳猛地撞在死后的复印机上。与此同时,复印机“嘎吱嘎吱”地启动了,杨万福赶忙立起身,只见一张A4纸被传送出来。杨万福拿起来一看,纸上印着一个玄色的圆圈,只有手掌巨细。

    “岂非这就是我的头?”他揉了揉脑壳,郁闷道。

    他并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随即关了复印机,重新来到电脑前,继续寻找客户。

    发出去的信息都石沉大海,他有点意志消沉了。于是,他拿起手机,犹豫了一下,拨给了女同伙王莉莉,希望从她那里寻找一点儿抚慰。

    “嘟——”

    手机响了良久都没人接听,他也不知道她在干什么。按理说,她应该已经从实习的公司下班了,这个点儿,也应该到学校了。为什么不接电话呢?他也没多想,放下手机,继续操作电脑,在网上公布信息。

    到十点钟的时刻,他还没收到一条回信,也就跟自己杠上了,心想大不了今晚就睡公司了!

    于是,他来到休息间,给自己冲了杯咖啡,重新回到电脑桌前。

    走路的时刻,咖啡洒出来了一点,为了不把桌子弄脏,杨万福找来打印着玄色圆圈的那张纸垫着,然后将杯子放在纸上。,
    他刚一松手,就听到地上传来一声闷响,继而,一股热水溅到他的脚上,烫得他猛地跳了起来。

    让他以为不能思议的是,装着咖啡的杯子竟然掉落在地上!

    黑圈

    “岂非是自己放错了?”杨万福不敢信托。他明晰记得,自己是将杯子放在那张纸上的,而那张纸是垫在桌上的。杯子是怎么穿过纸和桌子,掉落在地上的呢?杨万福的眼光很快就被谁人玄色的圆圈吸引住了。这个黑圈的泛起自己就怪异,现在……会不会跟它有关呢?

    于是,杨万福又做了一个测试:他重新拿起杯子,放在黑圈的正上方,然后一松手。

    就在杯子落下的一刹那,杨万福望见杯子落入圈中,穿过桌子,摔落在地上。在这个历程里,杨万福闻声了“呸”地一声,虽然很轻,但他听得极其真切!

    “是谁?”他吓得连连退却。

    纸上的黑圈里,一双血红色的眼睛睁开,盯着杨万福。与此同时,眼睛下面泛起了一张嘴,那张嘴又连“呸”了几回,然后对杨万福启齿了: “你干嘛把这玩意儿喂给我吃?”

    “你……你竟然能语言?”杨万福吓得腿软,差点没倒下去。

    黑圈又呸了两次,说道: “什么器械,这么苦?”

    “苦?”杨万福愣了一下,注释道,“是咖啡。”

    “哦。”黑圈里的嘴巴张成了o形,看不见内里有舌头,也没有喉咙,只有一层褶皱的组织,像……像人的大脑皮层。,
    “你到底是什么器械?”杨万福起劲使自己镇静下来。

    “魅的一种。”

    “魅?”杨万福检索了一下大脑,回忆起百科里对“魅”的注释:鬼魅的一种,百物之精灵。

    “哪一种?”杨万福的脑子闪过一种展望:难不成是纸片?

    “不是纸片。”

    “什么?”

    “我说,我不是纸片的精灵,你猜错了。”

    “什么?!”杨万福大吃一惊, “你怎么知道我脑子里在想什么?”

    黑圈张开嘴巴,说道: “望见我嘴内里是什么了吗?”

    杨万福又想起“大脑皮层”的遐想,可他有点犹豫,也就没说出来。

    “没错,正是大脑皮层。”黑圈回覆他, “而且不是别人的,正是你的。”

    “我的?!”杨万福壮起胆子,来到黑圈眼前,盯着嘴巴内里,果真望见内里的脑皮层正在微微跳动。他摸着自己的脑壳,再去比对黑圈嘴巴里大脑皮质跳动的概率,果真是一致的。他不敢信托,又往退却了几步,恐慌地诘责黑圈: “你……你快说,你到底是个什么器械?”

    “真话告诉你吧,我着实是你的欲望。”

    “我的欲望?”

    “对。自古以来人类就有欲望,到今时今日,欲望泛滥,我们也就成精了。”

    “我……我们?”

    “没错,险些每小我私人身上都借居着一个欲望,除了小孩。”

    “为什么?”

    “我们的借居地为什么不是手脚、不是心肝脾肺,而是大脑?那是由于这里食粮厚实,最适合我们存活。可是,小孩子脑子里装的器械太少,无法知足我们。”

    “可是……”杨万福犹豫了一下,说道, “小孩子的想象力比大人要厚实吧?”

    “嘿嘿……”黑圈笑道, “我的意思是,小孩子脑子里装的器械,不是我们想吃的。就似乎你适才把咖啡和杯子给我吃,我会吃不下去。”

    “那你想吃的到底是什么?”杨万福心想,小孩子脑子里有,而大人却没有的,到底是什么呢?

    行使

    黑圈卖了关子,没有告诉杨万福谜底,而是转移话题,最先自我先容: “原本,我在你脑子里活得好好的,但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一道光闪过来,我感受全身发烧融化,然后就落到这张纸上。”

    杨万福心想,很可能是复印机的效果。

    “不如你把我重新放到你头上,看我能回去不?”黑圈建议。

    “不行、不行、不行!”杨万福吓得连连摆手。

    “就知道你不会愿意。所谓既来之则安之,既然云云,你以后要卖力照顾我。”

    “照顾,怎么照顾?”

    “很简朴,随身带着我,不要把我甩掉。”

    “啊?”

    “你也不要不愿意,我是你的欲望,就和你分不开了。你想想,一旦你把我甩掉了,你没了欲望,那你对事情还能有什么激情?对生涯还能有什么期盼?”

    杨万福想想也是。突然,杨万福想起适才杯子穿过黑圈掉在地上的事,继而望向黑圈。

    黑圈也盯着他。

    “我……我可以把手放到你嘴里吗?”

    “恶心不恶心啊?别人把手放到你嘴里,你也愿意?”

    杨万福赶忙摇头,但转念一想,又马上颔首,并讨好隧道: “我就想测试一下,你知道我心内里在想什么。”

    黑圈摆出嫌恶的神色: “适才看你去上茅厕了,小便溅在手上都没洗,先去洗洗再说。”

    “哦。”杨万福无奈地回到卫生间,用洗涤液洗濯了一遍。

    “现在好了吧?”回来后,杨万福把手收放在鼻子前闻了闻, “还带香呢。”

    黑圈瞪了他一眼,说了句“来吧”,就闭上眼睛和嘴巴,玄色的圆圈立刻翻腾起来。见状,杨万福大喜,赶忙将手伸了进去。如他所料,他的手顺遂穿过纸张、穿过厚重的桌子、伸到了桌子下面!他蹲下身子,朝桌下望去,自己的手好像是从桌子下面长出来的一样。

    “好了别玩了,快拿出来。”黑圈的声音传来, “办正事了。”

    “办正事?”杨万福将手抽出来,疑惑道。

    “别忘了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
    杨万福“嘿嘿”一笑,拿起印有黑圈的纸,左顾右盼了一番,来到老总的办公室门口。他记得,前些天无意中看到老总将一沓钱放在办公室的保险箱里。适才他之以是要测试黑圈,目的就是想借它打开办公室的锁。只见他将纸贴在门上,黑圈配合地继续翻腾,他将手伸进去,摸到门背后的锁,轻轻一扭,只听“吧嗒”一声,门开了。

    接下来的事情就简朴多了,杨万福拿着纸,用同样的设施将黑圈贴在保险箱上,从内里摸出一共四沓钱。看着这些崭新的人民币,杨万福激动得手脚发颤,只见他哆哆嗦嗦地将钱塞进自己的内裤里,然后脱离老板的办公室,再回到自己座位上,关掉电脑,下班回学校了。

    惊喜

    他破天荒地打了个出租车回去,路上,他再一次拿脱手机,拨打了王莉莉的手机号。

    “嘟——”

    “干嘛啊?”终于接通了,电话那头传来王莉莉不耐性的声音。

    “你在哪儿?”

    “在卧室,睡觉了。”

    “哦。”杨万福犹豫着要不要把事情告诉她,还没等他启齿,王莉莉就丢下一句“睡了”便挂了电话。

    杨万福看看时间,简直不早了,再一思量,这种事照样不要告诉她为好。

    出租车停在学校门口。杨万福丢下了十块钱,急急遽地下了车,往学校内里走去。

    已经快十一点,宿舍楼就要关门了,校园里的人并不多,杨万福双手捂着内裤里的钱,犹豫着要不要现在把它们拿出来,藏在什么地方。可一起走来,他都没找到一个合适的位置。正好,楼管要锁门,杨万福赶忙窜了进去。

    “你能不能不要这么主要?”声音从他的口袋里传来。,
    “什么?”杨万福的脑子有点短路。

    “我都快要窒息了。”黑圈说, “你能不能放轻松点?”

    “哦,好吧。”杨万福深吸一口吻,进了卧室。

    室友有的还在玩游戏,有的已经躺在床上看书。杨万福进了卫生间,锁好门,小心地将内裤内里的钱都掏出来,然后脱下外衣,包裹好,再洗漱一番,出来后就上了床。

    没有人发现他的异常。

    “喂,明天计划怎么花这笔钱?”黑圈问他。

    “嘘!”杨万福神经紧绷。

    室友都新鲜地看着他。

    “笨蛋,他们听不到我语言!”

    “呃……”杨万福有点尴尬,幸亏这个时刻,卧室熄灯了,人人也就都睡下了。

    就在这个时刻,一声饱嗝传来,杨万福愣了一下,这才确认是黑圈打的。他差点就脱口问它,但转念一想,这样会惊扰到室友,便试了下在脑子里发出疑问:“你在打嗝?”

    “嗯,第一次吃这么多。”黑圈说。

    “你吃什么了?”

    “不告诉你。嘿嘿,我去睡觉了。”

    “先别走。”杨万福叫道, “你们这种‘魅’著名字吗?以后我应该怎么喊你?”

    “喊我望望吧,欲望的望。喊两声来听听。”

    “望望。”刚喊出口,杨万福就发现纰谬劲儿, “你耍我?”

    “嘿嘿。着实,以前有人给我们取了名字,叫黑洞。”

    “黑洞……”整个晚上,杨万福都在念叨这个名字。

    第二天一早,杨万福思来想去,将钱所有揣在身上,脱离了卧室。他想。若是老板发现保险箱被盗,一定会嫌疑最后一个脱离公司的他。若是报警,警员来卧室搜查,不就人赃并获了吗?以是,他决议将钱交给王莉莉保管。一来是由于平安,二来是由于王莉莉越来越嫌弃他,以为他没钱也没本事,这笔钱可以粘合两小我私人盘据的情绪。

    来到王莉莉的宿舍楼,杨万福拨通了她的号码: “喂?快下来,我给你一个惊喜。”

    “下来?”王莉莉的语气有点慌,“你在哪儿?”

    “你宿舍楼下面呀!”

    “哦。”王莉莉嘘了口吻, “我不在卧室,昨天晚上有同伙聚会,在酒吧玩,厥后太晚了,就找了间旅店睡下。你有什么惊喜给我?”

    “你在哪间旅店?我马上过来,有大惊喜!”

    王莉莉想了想,报了间旅店的名字和房号,杨万福二话不说,出了学校拦下一辆的士就朝旅店赶去。

    了局

    原来,王莉莉的设计竟然是偷窃银行的金库!

    她说,每个国家的影戏都形貌过抢劫金库的故事,许多都是挖地下道直达金库,而他们拥有了黑洞,完全免去了挖隧道的贫苦。之以是叫来堂哥王力,是由于他是本市一家银行的职员,很清晰金库的位置。

    杨万福有点犹豫。

    “你不是说,每干一次,黑洞就会大一点吗?”王莉莉撺掇他, “我们就只干这一票,以后再也不干了!而且,这一票,也够我们享受一辈子的!”

    “好!”杨万福被说服了。

    回到客厅,王力拿出早已准备好的图纸,指出金库所在地,然后说: “这里有一条下水道,只要我们进到这里,再借助黑洞,就很简朴了……”

    三人说干就干,提前准备好一辆面包车,十多个旅行包就赶赴现场了。

    晚上十二点,夜深人静,三人跳下车,钻进下水道里。

    王力拿着手电筒走在最前面,掌握着也许的距离。

    走了几分钟,只听他喊: “停!”然后指着墙壁, “就是这里!”

    杨万福脱下外衣,将它钉在墙上。钉好后,王力用手电筒一照,衣服上泛起一个硕大的黑洞,颜色很深,内部还在翻腾。他第一次望见,吓得在原地怔了一会儿。,,
    杨万福先把手往内里伸了伸,摸到一个圆形的通道,愣了一下,然后将头伸了进去。

    内里漆黑,看不到终点。

    “怎么什么都没有?”

    “偏向错了年迈。”黑洞的声音响起。

    杨万福退回来。

    “怎么了?”王力赶忙问道。

    “偏向错了!”杨万福嗔怒。

    王力赶忙拿出口袋里的舆图,装模作样地测算一番后,一拍脑壳: “对不住,还在前面一点儿!”

    这一次,三小我私人乐成了。

    三小我私人钻过一条长也许十多米的圆形通道,来到一间闪闪发光的房间里,正中央有一堆两指宽的金条!

    “快装!”王力拿着旅行包就扑了上去, “能装若干装若干,我们也许有十五分钟的空档!王莉莉你卖力往外面运。”,
    杨万福回过神来,也跑了已往。

    十分钟后。

    “好了,不能装了。”王力将手上的旅行包递给站在通道口的王莉莉,然后冒充过来接杨万福的包。当杨万福毫无防止地计划将包递给他的时刻,他迅速从死后抽出一把刀,刺在杨万福的心脏处。杨万福捂着伤口,倒在地上。

    “笨蛋!”王莉莉骂道, “这一次就是要你命的,外面的黑洞我没收了,你安息吧。”

    两人最先往外面爬。

    “你不能死呀!”黑洞的声音突然叫起来,“你一死,我也就消逝了!”

    杨万福的呼吸在逐步变弱。

    “都怪我,没有控制,才导致了今天!”黑洞呜呜地哭起来,哭声在逐步变弱,好像它正在远离。

    通道里传来王莉莉和王力的惊啼声: “这通道怎么在变小,越变越……啊……”

    最后一刻,杨万福突然想起将黑洞打印出来的那张纸。黑洞的无控制变大最后吞噬了那张纸。着实,杨万福就是被这个征象吓住了,以是最先担忧的。可是,他终究没有彻底醒悟。

    小小的欲望确实可以让人进取,但欲望若是得不到控制,早晚有一天,它会吞噬掉你,让你堕入深渊、万劫不复!,

继续阅读
weinxin
鬼友网官方公众号
加鬼友网公众号,每天推送最新奇异资讯!请记住本站永久域名www.guiyouwang.net
正文底部广告610x47px
中秋怪事 灵异事件

中秋怪事

中秋节又称八月十五,是合家团园的的时候。中秋节大家一起吃顿饭,聊天,赏月,不亦乐乎。 传说中秋节也是鬼怪,乱魂出行的时候。 魂魄又称鬼魂,是人在死后分离出来的一种物质。虽然现在无法用科学解释。当然鬼怪...
月圆之夜容易发生什么灵异事件 灵异事件

月圆之夜容易发生什么灵异事件

科学家发现,月圆的时候也是各类神秘事件的高发期,波及人类的情绪,感官,甚至欲望。满月期间人类无论是在出生,发病,灾祸,死亡,还是暴力犯罪上,都会出现一反常态的高发概率。因此,在中国人赞美的满月团员之日...
济南灵异故事之泺源大街写字楼夹层 灵异事件

济南灵异故事之泺源大街写字楼夹层

前言 在济南人的生活里,流传着很多稀奇古怪的故事,这些故事或真或假或传闻或杜撰,虽不能确定必有其实,但娓娓道来却也聊以解闷,打发时间。 当然了,所谓的鬼怪神力不过都是封建迷信,大家看过就权当作为饭后的...
鬼友网小横幅782x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