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安帽

admin
12966
文章
50
评论
2021年8月22日10:46:06平安帽已关闭评论 45 5555字阅读18分31秒
正文广告750

,    追魂

    我追着一个游魂来到一座破旧的屋子前,只一瞬间,那游魂就在我眼前消逝不见了。

    我知道它实在没有走远,由于周围还残留着一丝阴气。我追这个器械已经一个月了,它的障眼法总能让它在生死关头逃走。我是留它不得的,这器械害人无数,若是不尽早铲除,留着始终是个祸殃。

    这是一片荒地,小坡上种了一片齐人高的小树,现在看来竞犹如一个个鬼影。周围除了那座破屋,再无其他修建物,我正犹豫要不要进去,一阵钢琴声突然在屋子里响起。这么晚了,怎么另有人在这个破屋里弹钢琴?岂非……

    我迅速结了一个九阳真印护身,然后跑到破屋门前一脚将门踹开。琴声戛然而止,一个男生徐徐转过头来看着我。我一下子就认出了那张帅得无敌的俊脸——它的主人是我们学校的校草杨子辰。

    “这么晚了,你在这儿干吗昵?快回去吧!子时刚过,正是阴气兴旺之际,小心遇到不清洁的器械。”我一边走一边问道。

    “不,我在叫魂。”杨子辰幽幽地说道。

    叫魂?我倒吸了一口凉气,混我们这条道的都知道,叫魂是一种异常邪恶的招魂之法。对生者叫魂可令其灵魂离体,对死者叫魂,可令其复生或听令于人。杨子辰叫的是生魂照样死魂,又有什么目的?

    他突然站起来,拙笨地盖好钢琴后逐步朝我这边走了过来。气氛诡异得很,我隐约感受到有点纰谬劲儿。到了门边,杨子辰突然加速了脚步,我猛地转过头,喊道: “天地清明,分辨邪影。慧眼开!”

    果不其然,慧眼一开,我便看到一个身着红衣神色苍白的长发厉鬼,正牢牢攀在杨子辰的背上,支配着他的一举一动。

    我几步追了出去,杨子辰空灵诡异的声音回响起来:“苏乡,回魂。苏乡,回魂……”

    听到苏乡这个名字,我胸口蓦然一窒,他是我最好的同伙,前些天刚被我追的这个恶鬼杀死了。现在这个恶鬼又控制着杨子辰对苏乡叫魂?虽然不知道它想做什么,但若是叫魂乐成了,那结果将不堪设想。我绝不允许别人行使我同伙的灵魂,去到达自己不为人知的目的。,
    “阴浊阳清,追魂弑灵。”咒语刚落,我眼前就泛起了一股淡淡的阴气。我循着气息翻过小坡,后面是一片平地,一条小河徐徐流过,有人居然在河畔扎了帐篷。

    阴气到这里就消逝了,一个女生从帐篷里出来,看到我她叫了一声。另一个帐篷里马上冲出了两个男的,一上来就不虚心地给了我一拳。我赶忙注释,知道是误会,他们不再着手,拖着我到帐篷边。这时我才发现那两个都是熟人——班长李小胖和学委王奇。

    一问才得知,他们是周末到这边来野营的,这片地再过几个月会开发成新校区,以是虽然景物好,然则却没人过来,很平静。想到谁人幽灵正藏在某个地方,我决议今晚留在这里,和李小胖他们一起住宿。

    叫魂

    我一直保持着苏醒撑到了午夜,这时一阵声响溘然传来,我马上起身追了出去。

    刚刚见过的女生站在河畔对我诡异一笑,徐徐隧道:“苏乡,归来……”

    我马上开眼,果不其然,谁人恶鬼正趴在她的肩膀上念念有词。我画了一个掌心符朝它拍去,没想到谁人女生竟然跳开了。她迅速地找了个偏向逃走,边跑边叫着苏乡的名字。周围不停传来阴森的回声,令人毛骨悚然。,
    那女生转头看着我,诡异地笑着挑战,我追上她一掌拍向她的天灵盖,原本只是轻轻一掌,没想到谁人女生突然叫了一声,直接倒了下去,马上没了呼吸。

    我目瞪口呆地看着躺在地上的女生,这女孩子没有被鬼附身?我手中的掌心符阳气很重,若是人被鬼附身了,只要一掌拍在他的天灵盖上,鬼就会被打出来。但若是活人没有被附身,我一掌下去就有可能把生魂从她的身体里打出去,人便会死。刚刚我显著看到她背上……我误杀了人!

    我脑子里一直回荡着这句话,还没想明了是怎么回事,帐篷那里突然传来了一声惨叫。我暗道一声糟糕,这显著是调虎离山之计。顾不得多想,我急遽跑回帐篷那里,但显然,我照样来晚了一步。李小胖和王奇木讷地从帐篷里出来,两人都僵硬地伸脱手掐住了对方的脖子。

    “嘻嘻,想救他们吗?想救他们,不如你来帮我叫魂吧!只要你把苏乡的魂叫回来我就放了他们。”一个冰凉的声音突然响起,周围漆黑一片,我基本什么也看不见。而且不知道为什么,我即便开了慧眼,也看不到谁人鬼在什么地方。

    按理说,所有鬼魅在慧眼下,应该都无处遁形才对。眼看李小鹏和王奇就快掐死对方了,我只好道:“好,我准许你,但你必须先让他们停下来。”

    我话音刚落,李小胖和王奇就倒在地上,昏厥不醒。

    “现在最先吧!”谁人声音幽幽地说。

    “在叫魂之前,我想问你个问题,你是谁,你为什么一定要苏乡的魂?”我咬牙问道。

    “我只是一个鬼。我要苏乡的魂做什么,你岂非不知道苏乡是怎么死的吗?”

    我倒吸一口冷气,苏乡的死……我不再犹豫,最先结印念咒叫苏乡的魂。不知道过了多久,西方终于有一个灵魂摇摇晃晃地飘了过来。来到我眼前的灵魂很模糊,模糊到险些连五官都没有,但缚在它手上的牵魂链我不会认错。它就是苏乡!但苏乡的灵魂却是残魂,这个魂只有两魂五魄,少了一魂两魄。

    我刚想捉住它手上的牵魂链,没想到它却一下子被拖走了。谁人声音“哈哈”大笑起来,说:“它我就带走了,谢谢你帮我叫魂,明晚继续。”

    杨晓晓

    好不容易将李小胖和王奇弄醒,问他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没想到他们居然一问三不知。想到谁人女生,我心里不安起来,带着他们两个赶到失事地址时,她的遗体已经不见了。我们在周围找了一下,王奇在正北方找到了一个七星换魂阵,第七颗红钉已经变黑了。

    红钉酿成黑钉,说明换魂乐成了。看到这个阵,我一下子就明了了谁人女生的死因,有人将她的魂叫了出去,然后又把另一个灵魂缚在了她的身体,以是死的人不是她,是苏乡。借尸还魂的人若是第二次被人将灵魂打出,他的三魂七魄就会涣散。

    “王奇,谁人女生叫什么名字?”现在仅有的设施就是将谁人女生的生魂叫来,问清前因后果。

    “我也不太清晰,似乎是叫什么杨晓晓吧。她和我们不是一起来的,也不熟。我们是半路遇到,然后搭伙的,她说她的同伴明天才到。”王奇不确定地说。

    我倒吸了一口冷气,这是一个阴谋,专门对于我的阴谋。谁人厉鬼将我引到这里,然后又让我打散了苏乡的魂,一切看似在针对苏乡,实在它们要对于的是我。我记得苏乡死前曾约我去学校周围的一个公园,但我赶到时苏乡已经不在了,第二天就传未了苏乡殒命的新闻。以是,我并不知道苏乡要告诉我什么事,但现在看来,苏乡要告诉我的事一定和这件事有关。

    苏乡没有等到我,但他一定留了线索给我,我必须再去一趟公园。理清头绪,我不再多想,简朴布了一个请神阵,就最先试着叫杨晓晓的生魂。周围阴气越来越重,阴风不停吹来,周围的孤魂野鬼被我的喊声吸引,一个个的黑影从山间或林间涌了出来,它们哭嚎着不停地向我们围了过来。

    “别叫了,许然,快停下!”李小胖高声喊道。,,
    我现在顾不得那么多了,阵法一旦发动,基本不能能中途停下。

    夜间阴气原本就重,更况且照样在荒无人烟的山里,现在加上这些游魂,阴气更是重得冲天。我们三小我私人虽然牢牢靠在一起,但阳气却越来越弱。由于我发现李小胖和王奇额头上的人灯被人吹灭了。

    就在我险些要放弃时,杨晓晓的魂从西方逐步飘了过来。这不是生魂,是死魂!杨晓晓已经死了。所谓日出东方,生魂是阳人的灵魂,应该从东方来。

    “原来是你叫我。”杨晓晓吐着红色的舌头,模糊不清地说道。

    我一时愣在原地,竟然遗忘了原先要问的问题。这和我想的不太一样啊?我想的是,杨晓晓没死,我叫她过来之后她就把一切都毫无保留地都告诉了我。可是现在,事情的生长似乎和我想的不太一样……

    “你怎么死了?”我想了半天,脱口而出的居然是这么一句话。

    杨晓晓突然冷笑一声:“我早就死了。哈哈,死了!”她突然发狂地大笑起来,周围的孤魂野鬼听到她的笑声,居然哭嚎得更响了。

    杨晓晓看了我一眼,红色的连衣裙突然一直地最先滴血。她的眼睛外凸着,狠狠地瞪着我。我刚想问问苏乡的事,没想到她却转身一把捉住了李小胖和王奇,拖着他们就狂奔起来。我才追出去一步,就被周围的游魂盖住了去路。等我终于从游魂堆里杀出一条血路时,杨晓晓带着王奇他们早已不知去向。,
    苏乡之死

    找不到王奇他们,我只好一小我私人去了公园。我记得苏乡那时和我约定的地址是公园假山后的一棵槐树下。我那时来赴约,一心想捉弄一下苏乡,以是便一直藏在假山上。厥后苏乡一直没泛起,我就回去了。现在想来,苏乡之以是强调在槐树下,说明他应该在树下放了器械。

    我找到了那棵槐树,以槐树为圆心最先地毯式搜索。功夫不负有心人,我终于在距槐树五米的地方找到了苏乡埋下的器械。

    我战战兢兢地打开层层包裹,一张字条泛起在了眼前,睁开字条,一行潦草的字迹跃然纸上:许然,你要小心。有人心怀不轨,杨子辰不是杨子辰。

    杨子辰不是杨子辰,这是什么意思,岂非杨子辰是鬼?

    我想了良久,照样没明了这句话的意思。苏乡的字写得这么潦草,说明他那时一准时间紧迫,也许是遇到了什么危险。他应该是发现了什么,才会留下这样的一句话。既然他提醒我小心,那么这件事就应该和我有关。我一直循分守己,也从没有冒犯过什么人,我唯一与众差其余即是会一点术数,岂非要害就在这里?我会术数,以是有人要对于我?

    眼下,我得找到杨子辰,看看杨子辰到底是谁。天还早,我设计先去网吧。杨子辰是校草,在QQ群里一定不乏他的新闻。果不其然,我随便一问就有许多女生说杨子辰最近突然变得很冷漠,他以前愿意和人打招呼,现在却基本不理人,性格完全变了。

    连系那些女生说的和苏乡的话,一可能性在我脑海成形,若是真是这样,那这件事可不仅仅是死人那么简朴了。我背脊发凉,苏乡是被人灭口的,他的死不是意外。从网吧出来,我将符纸塞满背包,奔向苏乡失事的地址。谁人鬼说过,今晚他还会泛起继续叫魂。我要赶在他的前面,将苏乡的灵魂叫来。

    到了谁人地方,天已经黑了。人死之后,灵魂会一直在自己殒命的地方倘佯,即即是残魂也是云云,以是要叫回他的灵魂应该很容易。为阻止再有游魂群集的情形,我在周围布了聚阳阵,周围的阳气会被引过来,这样阴阳协调,应该不会再出岔子了。

    尾声

    我最先默念苏乡的名字,一阵语言声突然在我死后响起,这两个声音我都很耳熟。

    “你的设施挺不错的,只要今天除掉他,我们以后就可以为所欲为了。”一个声音说。

    “那固然,否则做了这么多,岂不是都白做了?今天无论若何也不能放过他。”另一个声音恶狠狠地说道。

    我虽然好奇,但我不能转头,转头我的灯便会被吹灭。苏乡的灵魂逐步泛起了,早先他的灵魂很模糊,但逐步的,他的三魂七魄从四周八方聚了过来,他的五官也逐渐变得清晰了。

    “许然,你快点儿脱离这里!”苏乡睁开眼睛后,恐慌地吼道。

    “来不及了。今天你们谁也别想走。”语言间,刚刚在我背后的两小我私人已经到了我眼前。启齿的人居然是苏乡!

    苏乡已经死了,他的灵魂就在我的眼前,那在苏乡身体里的应该是另一个灵魂。

    “我特意借用了你同伙的身体,怎么样,要杀我就必须要毁了这个身体。你舍得吗?”谁人恶鬼恶狠狠地说道。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这样做?”我镇静地问道。

    “简朴得很,我还没死的时刻就知道了一种叫魂的设施,这种设施可不止是让人听话这么简朴,它还可以换魂。将一小我私人的魂换成另一个,就似乎换了一个新的身份。我可以酿成任何一小我私人,拥有许多身份,想要的一切都能获得。”它自满地说道。,,
    我已经猜到了后面的事,和我想得一样:它换了杨子辰的魂,以是杨子辰性格大变。我会术数,一直在追它,以是为了高枕无忧它们一定要除掉我。而苏乡发现了眉目,想提醒我,效果就被他们灭了口。

    “王奇和李小胖呢?”我问。

    “都死了,不外你也快和他们碰头了。哈哈!不知道顶着你的身体去帮人抓鬼是什么感受,真想试试。”占用着杨子辰身体的杨晓晓轻笑道。

    这女人和谁人厉鬼是一伙的,我原来还以为她是被逼的。周围的阴气以我们为圆心不停汇聚过来,幸好我提前布了聚阳阵,现在阴气冲过来聚阳阵恰好可以让阴阳平衡。看阴气不能对我们造成危险,杨晓晓一抓杨子辰的脸,杨子辰整小我私人从中央一分为二,谁人女人从杨子辰的身体里走了出来。它披头散发,脸烂得已经看不到原本的面目了,朝我扑来时它伸出的双手在空气中冒起了青烟。一直平静的苏乡这时竟然一把推开了我: “它带了尸毒!”,
    站在一旁的厉鬼并没有脱手,只是冷冷地看着我们。我也顾不了那么多了,所谓除鬼寻源,但我现在并不知道杨晓晓的来源。但看它脸上的伤,应该和火有关,我决议赌一把!

    “南为火源,请神主位,驱邪诛灵。”

    我的咒语才念完,一道雷火就劈在了杨晓晓身上。一瞬间,杨晓晓的整个身体都烧了起来,它一直地翻腾哭嚎着,但极阳之火并不会熄灭,直到将它烧成灰烬。我赌对了。眼睁睁地看着杨晓晓被烧成灰烬,谁人厉鬼现在才轻轻地哼了一声: “除掉你,就不会再有人碍我的事了!”

    它在苏乡的身体里,我不敢轻举妄动,这样,我也不知道它到底什么来源。带着胜券在握的笑容,它逐步朝我走来。

    我只好一步步地向退却去,万事俱备,只欠东风。我轻轻念了一个封魂咒,我布下的聚阳阵阳气大涨,配合着我攻向谁人厉鬼。然则,和我预料的纷歧样,封魂阵并没有起到作用,由于它并不是幽灵的状态。

    苏乡突然大嘁了一声,冲到厉鬼眼前一把抱住了它,一直地击打着它的天灵盖。只有身体原来的主人才气将宿在自己身体中的恶灵逼出来,但要逼出恶灵就有可能会损坏肉身。身体原本的灵魂若是毁伤自己的身体,它自己就会灰飞烟灭。

    我赌的就是苏乡会为我脱手,即便它自己会灰飞烟灭,这就是我的东风。眼看厉鬼就要把苏乡甩开了,我扑了已往……,

继续阅读
weinxin
鬼友网官方公众号
加鬼友网公众号,每天推送最新奇异资讯!请记住本站永久域名www.guiyouwang.net
正文底部广告610x47px
中秋怪事 灵异事件

中秋怪事

中秋节又称八月十五,是合家团园的的时候。中秋节大家一起吃顿饭,聊天,赏月,不亦乐乎。 传说中秋节也是鬼怪,乱魂出行的时候。 魂魄又称鬼魂,是人在死后分离出来的一种物质。虽然现在无法用科学解释。当然鬼怪...
月圆之夜容易发生什么灵异事件 灵异事件

月圆之夜容易发生什么灵异事件

科学家发现,月圆的时候也是各类神秘事件的高发期,波及人类的情绪,感官,甚至欲望。满月期间人类无论是在出生,发病,灾祸,死亡,还是暴力犯罪上,都会出现一反常态的高发概率。因此,在中国人赞美的满月团员之日...
济南灵异故事之泺源大街写字楼夹层 灵异事件

济南灵异故事之泺源大街写字楼夹层

前言 在济南人的生活里,流传着很多稀奇古怪的故事,这些故事或真或假或传闻或杜撰,虽不能确定必有其实,但娓娓道来却也聊以解闷,打发时间。 当然了,所谓的鬼怪神力不过都是封建迷信,大家看过就权当作为饭后的...
鬼友网小横幅782x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