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魂

admin
12966
文章
50
评论
2021年8月22日10:47:26客魂已关闭评论 48 4945字阅读16分29秒
正文广告750

夏日的夜晚,本就闷热难眠,贞言索性今夜便不住驿站,理了理衣袍,手里拿起剑继续赶路。估量这样下去在走上几日就能到渝州城。

‌深夜蝉鸣如织,火炬的光不算微茫前路还算看着清晰。她独自一人行走,也算是有一身本事,就算是有什么妖魔邪祟也未必是她的对手以是对此她并不是很忌惮。

‌然则越往前走,周围的蝉声就越发小,直到没有。贞言索性停下脚步握紧了手中的剑,小心的考察着周围的一举一动。然而让她始料未及是突如其来的一阵大风,吹熄了火炬,周遭的一切陷入了无尽的漆黑。

尔后又是一阵阵阴冷的风在贞言的周围四处的刮着,她感受到了一股强烈的煞气正在想设施赶走自己。原来这器械并没有本体,只是这里的地仙而已。

看来这条路是走不得了,要么绕道而行,或是等到天亮才可通行。

贞言想了想要到渝州唯有这条路是捷径,若是绕道而行要翻过几座山,左右算下来不仅延迟了时间,身上带的银两也不够用。

于是乎就地打坐,坐等天亮。

夜到三更时刻,一股股冷气直直朝贞言袭来,显著感受到了纰谬劲,一睁开眼,便被这眼前的人,纰谬她穿着的是白色衣服脖颈上还戴着白色的长纱巾,神色苍白的骇人,脚还不着地,明白就是已死之人。

然则那女
并没有剖析贞言,从她身旁直径飘了已往,一下子就没有了踪影。

她定了定神,细想其中蹊跷。早还在家中时刻就听人说过从蜀地途径渝州途中,山路崎岖,阵势诡异,山精鬼魅更是数不胜数。而她这一起而来,山路难走是真,然则却没有发现一只山怪,倒是快到渝州了却瞥见鬼魅。

更为新鲜的是这条路连修仙人都走不得这小小女鬼居然往复自若。

她想探一探讨竟,于是幻化成了女鬼容貌,抹了人气,抱着试一试的态度,没有想到。居然易如反掌的走过了那里。

眼前一切都变了,她置身于灯光绚烂的荣华之地,周围有的都是欢笑嬉闹,连一点悲痛气氛都没有。适才见到女鬼正挽着书生容貌的男子,走过她的身旁,笑的异常迷人。似乎已经遗忘自己已经死去。

突然烟花的颜色浸染了整个天空,看的有些痴的贞言,一点都没有察觉到自己全身都转动不得,直到一个白衣长袍的男子泛起在她的眼前。

她无意之间将眼光转移到了男子身上,没有想到四目相对,她竟然觉的那人似曾相识。

刚想说什么却完全开不了口,她一下以为不太对劲,一股凉意从脚直冲上脑壳,是那男子将手放在了她的脑壳上,他闭着眼睛,恰似在探知什么神色却很温顺。

等到他挣开眼睛,眼神之中吐露的失踪转瞬即逝。换成了一幅冷漠的神色问了句:“女人还未离世吧?”

“啊?”贞言有些不知所措。突然之间她的脖子袭来一丝凉意,那男子单眼泛红用剑指着她。诘责她:“来我这里的只有两种人一是来完成生前夙愿的灵魂,另有一种就是来取我性命的道人?你说你算哪种人!”

贞言咳了几声,发现自己能语言也能转动了,也不跟他空话,拿着剑就朝着他刺去,没想到他竟然没有躲闪。身体最先迅速燃烧,一下子就只剩下丝灰烬。

他居然只是一个纸人。然而她却莫名的感应心里有几丝悲痛。

突然她被土地里长出的手拽住了脚,等她还没有反映过来的时刻,发现自己到了另外一个地方。

周围一片漆黑唯有正中,有一张桌,一盏灯。另有一小我私人。他似乎并没有发现站在背后的贞言,一直坐在那里剪着纸人,偶然有刚死的新魂来求他,他就朝着纸人吹一口吻,幻化成的是那人生前最想见到的人的容貌。

他起身,理了理白色的衣袍转过头来笑了笑朝着贞言笑了笑:“我忙完了,女人适才多有冒犯”语罢挥了挥衣袖贞言所处的地方多了一桌两椅。桌上有烛,烛火为蓝。

他有礼的示意贞言坐下,笑了笑说道:“既然女人不是逝者,来我这里纯属巧合,那么我给你讲一个故事可好?”

贞言盯着男子,看来这个才是正主吧,适才谁人她没看错,于是说了句:“好,不外我想知道的……”

没等她说完,男子就截了她的话:“你想知道的都在故事里,听完故事我就让你走”

那一年,西驰与茯安重逢在上元节的花灯会上。他着一身白衣,拿一把鎏金扇子,文质彬彬,是一翩翩令郎。而茯安却如陌头托钵人一样平常蓬头垢面,早就考察了他许久,然后有意碰了他下便慌忙脱离,他下意识摸了摸钱袋,早先一惊,后又笑了笑。依旧心不在焉的逛着花灯,不外对尾随在后的侍卫说了声:“将适才撞我的那女人请回贵寓.”

回到破庙里,纵多的小孩和他们一样穿着破烂衣衫一个一个有序的排着对将一天里来乞讨的,偷的钱都交给一个长相凶险,面色黝黑,身体矮小的男子手上。

轮到茯安时刻她将抢来的钱袋,战战兢兢的从怀里拿来出来,男子见到这么鼓的袋子,心里估量着一定有不少银子,心急的一把拽过钱袋子,一把打开,脸都气绿。这里哪来什么银子,全是石头。

茯安一愣,她显著看过是钱的,可为什么会是,不等她注释鞭子已经尽数落到了她的身上。身上太疼了,又加之良久没有吃过一顿饱饭,她没受住几下便失去了知觉。

等到醒了茯安却发现自己已经脱离了破庙,见眼前陈设貌似自己到了个富朱紫家家里。没等她多想些什么,一个白衣令郎便推门而入。

她认得他,那时刻在上元节那钱袋就是他的。不外不知道是羞愧照样生气,茯安神色变的绯红。她有些吞吞吐吐的说:“谢谢你救了我,不是有意偷是钱袋的”

白衣令郎:“哦。”了一声,声音异常之轻。接着说了句:“你的伤势,说到底是由于我,以是没有什么对不起的,我们俩就算扯平了好吗?”

他越是这么说茯安便越以为的愧疚,她照样想说些什么可以终究没有启齿。

养伤这几日里。茯安换上了西驰给自己准备的衣服,看上去养眼了许多。他们之间也没有了初碰头时刻的羁绊之感。

不外茯安照样想脱离这里,事实她不属于这里。于是在某个黄昏,茯安向西驰辞了别,也说了些感恩感恩的话。那次是西驰第一次再茯安眼前缄默,也不知道是过了多久他开了口:“若是想回来,那么这里即是你的家。”

茯安一怔,脸上不自觉的绽开了笑容,点了头,应了声好。拿着包伏转身脱离。

至此之后西驰便再没有见到过这女人了,而茯安呢?她去了鬼雾深林,去找一株为无名花的药材,听说可以治的百病。她家曾经是开药铺的,对于医理,茯安照样知道一点,实在她也早就知道西驰可能活不长了,那日她偷走的那些石头有一种异香,此香来自西域,可以招来续命蛊为人续命,一样平常只能维持到一两年左右。事后续命蛊若死,人也会随着暴毙。

她住在西驰贵寓的时刻,更证实这一点。每到子时,西驰房中那时红时蓝的光就是续命蛊在推行责任为人续命而它的气力似乎越来越弱。

茯安想,这么好的令郎不因该有这样的下场,于是一小我私人去了鬼雾深林,这里鬼魅从生,四处都是瘴毒,她今生生不逢辰,若是能在为西驰做些什么也是不枉了,对啊今生除了他又有谁对茯安那么好。有谁会说:“若是想回来,那么这里即是你家。”

茯安不敢奢望,西驰能喜欢上自己,她只是想他能够好好的在世,但凡人就是凡人,她最终没有走出鬼雾深林,死在内里。

而果真如她所料,西驰在一个无风的晚上暴毙而亡。无常来索魂的时刻,他一脸失踪的拿着一个玉佩,想着似乎在多年之前,也有那么一个女人也叫茯安,在他和仆役去抓药的时刻,戴上青面撩牙的鬼面具,把怯弱的他吓个半死,那时刻小女人没心没肺的大笑不止,事后不久,再见她的时刻她循分了许多,将手里的玉佩给了他,全当是致歉了。

他想下世吧,要是再遇到她,就不要再错过了。

然而他似乎想简朴,这一生善事做多了,阎王硬是要是封个官给他当当,免了他的循环之苦。于是他做了鬼仙,提前知道了茯安这一世,一直在这里等着她。

于是在这里建了个没有悲痛的极乐城,无意之间就成了幽灵们的乐园,他虽然无法逆改天命然则手上的纸人会完成幽灵们的遗愿,至少今生可以放心了!

贞言听了完了整了故事,也知道其中原委,问了句:“那你等的人呢?”

西驰释怀的笑了笑:“不记得我了,便让我给放了。”

贞言在醒来,照样在那林子里,她想昨夜可能只是做了个梦,不外梦是男子熟悉的像在那里看到到过。不管了,照样继续赶路。
夏日的夜晚,本就闷热难眠,贞言索性今夜便不住驿站,理了理衣袍,手里拿起剑继续赶路。估量这样下去在走上几日就能到渝州城。

‌深夜蝉鸣如织,火炬的光不算微茫前路还算看着清晰。她独自一人行走,也算是有一身本事,就算是有什么妖魔邪祟也未必是她的对手以是对此她并不是很忌惮。

‌然则越往前走,周围的蝉声就越发小,直到没有。贞言索性停下脚步握紧了手中的剑,小心的考察着周围的一举一动。然而让她始料未及是突如其来的一阵大风,吹熄了火炬,周遭的一切陷入了无尽的漆黑。

尔后又是一阵阵阴冷的风在贞言的周围四处的刮着,她感受到了一股强烈的煞气正在想设施赶走自己。原来这器械并没有本体,只是这里的地仙而已。

看来这条路是走不得了,要么绕道而行,或是等到天亮才可通行。

贞言想了想要到渝州唯有这条路是捷径,若是绕道而行要翻过几座山,左右算下来不仅延迟了时间,身上带的银两也不够用。

于是乎就地打坐,坐等天亮。

夜到三更时刻,一股股冷气直直朝贞言袭来,显著感受到了纰谬劲,一睁开眼,便被这眼前的人,纰谬她穿着的是白色衣服脖颈上还戴着白色的长纱巾,神色苍白的骇人,脚还不着地,明白就是已死之人。

然则那女
并没有剖析贞言,从她身旁直径飘了已往,一下子就没有了踪影。

她定了定神,细想其中蹊跷。早还在家中时刻就听人说过从蜀地途径渝州途中,山路崎岖,阵势诡异,山精鬼魅更是数不胜数。而她这一起而来,山路难走是真,然则却没有发现一只山怪,倒是快到渝州了却瞥见鬼魅。

更为新鲜的是这条路连修仙人都走不得这小小女鬼居然往复自若。

她想探一探讨竟,于是幻化成了女鬼容貌,抹了人气,抱着试一试的态度,没有想到。居然易如反掌的走过了那里。

眼前一切都变了,她置身于灯光绚烂的荣华之地,周围有的都是欢笑嬉闹,连一点悲痛气氛都没有。适才见到女鬼正挽着书生容貌的男子,走过她的身旁,笑的异常迷人。似乎已经遗忘自己已经死去。

突然烟花的颜色浸染了整个天空,看的有些痴的贞言,一点都没有察觉到自己全身都转动不得,直到一个白衣长袍的男子泛起在她的眼前。

她无意之间将眼光转移到了男子身上,没有想到四目相对,她竟然觉的那人似曾相识。

刚想说什么却完全开不了口,她一下以为不太对劲,一股凉意从脚直冲上脑壳,是那男子将手放在了她的脑壳上,他闭着眼睛,恰似在探知什么神色却很温顺。

等到他挣开眼睛,眼神之中吐露的失踪转瞬即逝。换成了一幅冷漠的神色问了句:“女人还未离世吧?”

“啊?”贞言有些不知所措。突然之间她的脖子袭来一丝凉意,那男子单眼泛红用剑指着她。诘责她:“来我这里的只有两种人一是来完成生前夙愿的灵魂,另有一种就是来取我性命的道人?你说你算哪种人!”

贞言咳了几声,发现自己能语言也能转动了,也不跟他空话,拿着剑就朝着他刺去,没想到他竟然没有躲闪。身体最先迅速燃烧,一下子就只剩下丝灰烬。

他居然只是一个纸人。然而她却莫名的感应心里有几丝悲痛。

突然她被土地里长出的手拽住了脚,等她还没有反映过来的时刻,发现自己到了另外一个地方。

周围一片漆黑唯有正中,有一张桌,一盏灯。另有一小我私人。他似乎并没有发现站在背后的贞言,一直坐在那里剪着纸人,偶然有刚死的新魂来求他,他就朝着纸人吹一口吻,幻化成的是那人生前最想见到的人的容貌。

他起身,理了理白色的衣袍转过头来笑了笑朝着贞言笑了笑:“我忙完了,女人适才多有冒犯”语罢挥了挥衣袖贞言所处的地方多了一桌两椅。桌上有烛,烛火为蓝。

他有礼的示意贞言坐下,笑了笑说道:“既然女人不是逝者,来我这里纯属巧合,那么我给你讲一个故事可好?”

贞言盯着男子,看来这个才是正主吧,适才谁人她没看错,于是说了句:“好,不外我想知道的……”

没等她说完,男子就截了她的话:“你想知道的都在故事里,听完故事我就让你走”

那一年,西驰与茯安重逢在上元节的花灯会上。他着一身白衣,拿一把鎏金扇子,文质彬彬,是一翩翩令郎。而茯安却如陌头托钵人一样平常蓬头垢面,早就考察了他许久,然后有意碰了他下便慌忙脱离,他下意识摸了摸钱袋,早先一惊,后又笑了笑。依旧心不在焉的逛着花灯,不外对尾随在后的侍卫说了声:“将适才撞我的那女人请回贵寓.”

回到破庙里,纵多的小孩和他们一样穿着破烂衣衫一个一个有序的排着对将一天里来乞讨的,偷的钱都交给一个长相凶险,面色黝黑,身体矮小的男子手上。

轮到茯安时刻她将抢来的钱袋,战战兢兢的从怀里拿来出来,男子见到这么鼓的袋子,心里估量着一定有不少银子,心急的一把拽过钱袋子,一把打开,脸都气绿。这里哪来什么银子,全是石头。

继续阅读
weinxin
鬼友网官方公众号
加鬼友网公众号,每天推送最新奇异资讯!请记住本站永久域名www.guiyouwang.net
正文底部广告610x47px
中秋怪事 灵异事件

中秋怪事

中秋节又称八月十五,是合家团园的的时候。中秋节大家一起吃顿饭,聊天,赏月,不亦乐乎。 传说中秋节也是鬼怪,乱魂出行的时候。 魂魄又称鬼魂,是人在死后分离出来的一种物质。虽然现在无法用科学解释。当然鬼怪...
月圆之夜容易发生什么灵异事件 灵异事件

月圆之夜容易发生什么灵异事件

科学家发现,月圆的时候也是各类神秘事件的高发期,波及人类的情绪,感官,甚至欲望。满月期间人类无论是在出生,发病,灾祸,死亡,还是暴力犯罪上,都会出现一反常态的高发概率。因此,在中国人赞美的满月团员之日...
济南灵异故事之泺源大街写字楼夹层 灵异事件

济南灵异故事之泺源大街写字楼夹层

前言 在济南人的生活里,流传着很多稀奇古怪的故事,这些故事或真或假或传闻或杜撰,虽不能确定必有其实,但娓娓道来却也聊以解闷,打发时间。 当然了,所谓的鬼怪神力不过都是封建迷信,大家看过就权当作为饭后的...
鬼友网小横幅782x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