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个故事 内衣

admin
13512
文章
62
评论
2022年5月8日14:21:19 评论 4,154 4931字阅读16分26秒

第五十四个故事 内衣,这个故事 的名字叫做:内衣,星期六的早晨八点半,和煦的�光透过白色的窗帘撒在卧室里。刚刚醒来的谢樱不失粉黛,格外有种野性的美艳。她的头依偎在吴海光温 暖的胸膛上,一双大眼睛眨动的楚楚可怜。,“今天晚上,我真的不能留在这里吗?她后天才会回来…”吴海光轻抚着谢樱的头发。“我想不行啊,樱。你知道,这样的事情不是没发生过,她提前回来也没通知我,弄得我们都措手不及。你忘了?一个月以前那次多危险呐…”“可是你昨天晚上刚刚跟她通过电话,她说后天回来的,应该不会有问题吧?”“但是我们不能不谨慎呐。这一个星期来,我们进进出出的都不是很小心,我感觉有一些人,已经在背后议论我们了。而且我有一种不祥的直觉…我总觉得有双眼睛在后面盯着我们。万一她从哪得到了消息,那可就惨了!”“有什么惨的?那不正好可以和她摊牌离婚吗,你到底有没有这种勇气?…”“诶我要怎么说你才明白?我迟早要和她离婚和你在一起,但不能用这种方式啊,否则离婚的时候,我们会吃很大的亏的。而且在名誉上、在道义上我也没法交代啊…”“我才不管呢!我早说过,我不是因为别的跟你在一起,我爱的是你的人…”“哈哈……好我知道,我知道…”吴海光乐呵呵的把谢樱揽入怀中。“我知道你是真爱我,不过为了以后我们必须得把眼前的事情处理好对不对?我对天发誓,我一定会找一个最合适的机会提出和她离婚的…”“算了吧!找最合适的机会,找最合适的理由,这样的话你说了快一年了,可最合适的机会在哪啊?哼…恩你不能总让我这么偷偷摸摸的等下去,等一辈子吧!(哼恩…)”嗨,吴海光无奈的看着谢樱,他很为难。和妻子离婚无疑是一条险途,妻子深爱着自己,她绝不会轻易的接受这样的现实,那就会有方方面面的问题,处理不好惠友不可估量的损失不说,自己也会因此而声名狼藉。可眼前的谢樱,她没结过婚,而且同样忠心耿耿的爱着自己,这样的女人义薄云天,不过,后患无穷。再说她年轻美貌充满活力,现在离开她,自己首先就会有切肤之痛。可,可是总得有个最终的结局啊,但这就相当于一个人在绞首和��毙之间做出选择。(樱)“你总是骗我。呜呜呜…”吴海光真希望事情就这样永远无限期的拖下去。他想帮谢樱擦擦眼泪…(嗯!!!!)谢樱努力地把头甩开。“呜呜…我决定了,我自己来解决这件事!”“你自己解决?你…怎么解决?”“我…我要让她知道,你现在已经不爱她了。”“不行不行,绝对不行,我早说过了,那样不行…”“可是你告诉我,哪样行?我整天这样像做贼一样就行吗?!呜呜…”做!贼!吴海光知道,在这个时候必须的拿出自己的看家本领了。他跳到地上做出一个演说家的架势,然后,激昂的开口。,“你以为我喜欢这样吗?你以为我愿意看到我最爱的人每天像做贼一样的生活吗?你知道为了你的委屈我自己留过多少次眼泪吗?你知道为了能够让你光明正大的和我在一起我有多少次失眠吗?你知道,你知道我每天是在顶着多大的压力来让你开心吗?你知道我曾经发誓不能够和你在一起就去死吗?”“我……”“你不知道!你能不能真真正正的为了我、为了我们俩的将来考虑考虑!”果然奏效了。吴海光一系列精彩的反问句不但让谢樱服服帖帖的安静下来,而且唤起了她强烈的母性。她抱着吴海光激动的有些颤抖的肩膀,并轻抚着他的面庞。“好了好了,对不起,我…我有点太不懂事儿了。你放心,我不会再逼你了,我相信,我们俩将来一定会在一起的。只要你活着,等多少天我都愿意等。现在,我来收拾屋子,你去做早餐吧!”谢樱焕发出一个甜蜜的笑脸,吴海光乖乖的推开门,去了厨房。,厨房里,蛋奶飘香。吴海光的妻子从来也不知道她的丈夫有做早餐的本领。这套功夫,是吴海光为了迎合谢樱的习惯暗自操练的。吴海光在厨房里热火朝天的忙活着。谢樱也在很认真的打扫着卧室里的每一个角落。她把床 单、被子、枕头上,每一根滞留的发丝拿掉,然后用吸尘器仔细清理着地毯,最后她把窗户全部打开,让清新的空气飘洒进来,借以驱散自己在屋子里留下来的气味。她知道,这些事情就是自己不做,在自己走了之后,吴海光也会小心翼翼的完成。现在,自己做好了,就可以在很大程度上减少吴海光的戒备。在这一切都完成之后,谢樱打开了衣橱。其实那儿完全不必由她来整理。虽然在这住了一周,谢樱带了几件换洗的衣服,但那些都放在了她随身带来的皮包里,可谢樱,有自己的安排…,她从皮包里拿出了一件内衣 ,放在了衣橱里一摞内衣 的最上面。那摞内衣 是吴海光的妻子的。而谢樱放进去的这件和那些内衣 的风格截然不同,并且那一看就是一件女人穿过的内衣 ,从那上面甚至能闻到谢樱身体的味道。“哼,她该不会以为这是海光买给她的礼物吧?不可能不可能…”谢樱把那件内衣 用最显眼的方式放好。她太了解吴海光了。吴海光出众的口才和动情的表演在以往屡次奏效,可这次无论如何不能了。一定要给他一个机会,更准确的说,是要给他妻子一个机会,让她在这桩名存实亡的婚姻中退出。谢樱才不会管什么离婚中的损失,她要的只是吴海光这个人,只要能够得到他,自己就是这件事情当中的胜利者,其它的,一切都可以以后再说。谢樱关上衣橱的门,然后她找了一块抹布擦去床 头柜上的污迹。昨天晚上她的一滴指甲油滴在了那上面。当时吴海光的表情就很紧张,可现在,那儿看上去什么都没有。谢樱把抹布放下,然后她拉开床 头柜的抽屉,把自己的一枚发针发了进去,连同放进去的还有她的一根头发。谢樱的流瀑长发被�h成了暗黄色。“这一看就不是海光的头发,况且还有这枚发针呢,呵呵…”最后,当屋子里的一切都布置的差不多的时候,厨房里传来了吴海光�光般的呼唤“樱,早餐开始了,快来吧!”“来了来了!”谢樱精神饱满的走向饭厅。,吃完了津津有味的早餐,吴海光走进了卧室。他对谢樱的细心表达了由衷的赞叹。然后两个人决定今天要出去一整天玩个痛快。在出发之前吴海光去收拾餐具,谢樱留在卧室里化妆。谢樱的心情有点紧张,过一会,当自己踏出这个房门以后,所做的一切就都无法挽回了。真不知道这样做会不会产生自己所希望的效果。其实让那个女人发现那些痕迹是不成问题的。任何女人,只要是女人她就会发现,只要她发现,她就会用排山倒海的气势向吴海光发难。这应该算是吴海光向妻子摊牌的一此最好的机会吧?但吴海光会不会怪罪自己?毕竟那个结果是吴海光所最不愿意看到的,但是……“嗨,算了,管他呢。依着他,没准儿真的会等一辈子。别想那么多了,对,既然已经决定了,要么不做,要做就做的彻底点,绝不能让即将到来的机会失之交 臂…”于是,在最后涂完口红的时候,谢樱把自己粉红色的唇印留在了卧室里的电话听筒上。,两个人玩的都很尽兴,当吴海光独自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多钟了。他有一种预感,妻子一定会提前回来。一段时间以来,妻子比以前敏感而多疑,这大概与自己和谢樱的接触日益频繁有关,接触多了,总会露出蛛丝马迹。上回妻子出差,比原定的提前一天晚上回来,那天晚上十点多钟的时候吴海光和谢樱打完保龄球回来睡觉,再走到楼下的时候谢樱无意中看见头顶,有一颗流星划过!于是她兴奋地指给吴海光看【海光,快看!多漂亮啊!…】可是,当吴海光抬起了头,他却惊讶的发现自己家的客厅亮着灯!!吴海光赶紧让谢樱回家,他自己独自上楼,果然,妻子在客厅里看电视。幸好那次妻子出差的时间短,谢樱没带什么随身的物品过来。但即便这样,妻子还是没完没了的追问。因为她在厨房里发现还没有清洗过的餐具和酒杯都是双份的。【这几天谁来过……】那次吴海光支支吾吾半天才算应付过去。他真感谢那颗流星,如果不是它即使出现后果简直不堪设想。所以今天晚上,他必许早早的做好妻子提前回来的准备。吴海光首先检查了一下床 上的床 单、被子和枕头,那上面没有一根暗黄色的发丝,也没有谢樱留下来的什么气味。嗯…还不错,他很满足的把目光移到了床 头柜,那上面的指甲油已经荡然无存。然后,吴海光很自然的打开了床 头柜上的小抽屉…这时,他看见了那枚发针和那根暗黄色的头发!这个粗心的丫头…吴海光嘟囔着,同时也为自己的细心而自鸣得意。他把那枚发针放在衣兜里,然后夹起那根发丝,打开窗户,撒开手,让它随风而去。吴海光再次环顾四周,他一边看一边觉得不会再有什么问题了。最后,他把目光定格在了墙边的衣橱上…衣橱里,不应该有什么痕迹吧?因该不会。一周以来只有自己打开过几次衣橱去拿衣服,谢樱的衣服全都装在她的小皮包里,衣橱里肯定没有东西!吴海光真的觉得万无一失了,他拿起了床 边的电话,他想让情人 猜一猜她犯了一个多么粗心的错误,他还想告诉情人 ,自己的判断也许是错的。,已经接近十点了,妻子还没有回来,不如让她今天晚上留在这里。可是,就在吴海光拿起电话的听筒要去拨号的时候……他诧异的看见在那上面有一个粉红色的唇印!吴海光几乎惊出了一身冷汗!天呐,这个傻丫头居然把这种痕迹也留了下来!真是太不小心了。他赶紧用掌心把唇印擦掉,这时…(咔嚓--)他听到外面传来了用钥匙开门的声音。吴海光放下电话向门口走去,门开了,妻子风尘仆仆的站在外面。,“呦,你回来啦,你干嘛不事先打个电话,让我去接你呢?”喝!谢天谢地,吴海光觉得自己的表现还算自然,他伸手去接过妻子的拎包,妻子看起来情绪不错…“哎,总算到家了。海光,楼下的出租车里有两个大旅行箱,你去拿一下,嘿,顺便把车费付了…”“呵呵,好,我这就去…”吴海光忙不跌的答应着下楼。,夜,已经很深了。谢樱坐在昏暗的路灯下面,吴海光想一堆烂泥瘫在谢樱的身旁,谢樱把吴海光拦在怀里温 柔的安抚着,她的神态和动作看上去极尽母性的关爱,那双眼之中仍有掩饰不住的兴奋流露出来。吴海光抬起头,他的语气已经没有能力承载任何情绪,他只能机械的表达。“樱,你太粗心了。我满以为没有问题,一切都不留痕迹。你实在实在是不应该…你把发针和一根头发落在了床 头柜里,把口红印碰在了电话听筒上,但这都还说得过去,如果他发现了我也能应付。可是你,你把内衣 也落下了,你是不是,是不是太大意了。最要命的是这是一件内衣 呀,女人的内衣 呀,我,我根本没办法解释。”谢樱低下头,她力图表现的很愧疚,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海光,我,我不是有意的,虽然…”“但是这……”“随然我整天盼你离婚,可…”“我知道,但这回不离婚也不行了。”有一丝惊喜迅速的在谢樱脸上划过。“她怎么说的,哎,讲讲经过。”“刚才十点钟的时候,她回来了。她开门之后,让我到楼下的出租车里拿旅行箱。等我再上去的时候,我看见她坐在卧室的床 上嚎啕大哭,屋子里站了好多邻居。她边哭边喊,说那件内衣 不是她的,她问我那是谁的,怎么会在这里,我,嗨呀,我没办法,我,我实在是瞒不过去了,哎,我说了实话,然后她就把我赶出来了。邻居们劝她往开点想,但无济于事。她说这种事情她根本容忍不了,明天就去离婚,我……”“你还惋惜吗?”“嗨,不,樱,不是惋惜。我当然想跟你在一起,我,我真,我真的是觉得用这种方式和她离婚我会吃很大的亏,诶,而且在名誉上,在心……”“但是没关系,海光,你得到我了,我在你身边。”,谢樱明示着吴海光,她深情的目光里传递出融化冰山的热量,吴海光被融化了,谢樱扶着吴海光站了起来,她不想让吴海光对已经决裂的婚姻有任何留恋,她继续语重心长的安慰。“海光,你想想,她刚一出差回来,就打开衣橱检查,这难道,不是足以证明她对你的不信任吗?如果……”“你说什么?你说什么?你说衣橱?什么衣橱啊?她是在床 单的下面发现你的内衣 的!哎对了,你怎么会把内衣 落在床 单的下面?”,早在一年前,在小区的健身馆里,曹月就结识了她的新恋人。那个男人就住在这个小区的另一栋楼里。作为吴海光的妻子,曹月一直有着与丈夫相同的顾虑。在她出差的这段日子里,那个男人发现了吴海光的秘密,于是他赶紧告诉曹月提前回来!抓住证据。他还说,如果你没在家里遇到那个女人也不要紧,那个女人在你家里住了好几天,她完全有可能落下点什么东西,你要是能找到那个东西,你丈夫就无话可说了。哼,而且,就是找不到也不要紧,因为那个东西你完全可以自己准备,你丈夫做贼心虚,你随便拿出个什么东西,他都会毫无防备的相信,你真的找到了她与别人幽会的证据。去试试吧,亲爱的,这一招肯定管用。记住!最关键的是,这个证据一定要有力!最好,就是一件女人的内衣 。,好了,这,就是我要为你讲述的内衣

继续阅读
weinxin
鬼友网官方公众号
加鬼友网公众号,每天推送最新奇异资讯!请记住本站永久域名www.guiyouwang.net
正文底部广告610x47px
七人众 看鬼故事

七人众

鬼友网:网站小编据网络最新关于“七人众”报道资料整理发布相关细节内容!    听说过“七人众”吗?   传说在八月的第一个周四,在深夜十点以后,街道上会出现七个人。他们如同盲人一样后者伸出左...
漂亮女尸头发 看鬼故事

漂亮女尸头发

鬼友网:网站小编据网络最新关于“漂亮女尸头发”报道资料整理发布相关细节内容!   小龙和阿苏做装饰品有些时日了,眼看着生意越来越红火,不得不扩大规模,所以二人商量了之后,开始做了收购真人头发的生意,开...
风铃 看鬼故事

风铃

鬼友网:网站小编据网络最新关于“风铃”报道资料整理发布相关细节内容!    从古到今铃铛一般都是道家所用来对付魂魄的,可以分为若干种,一般有招魂铃,请鬼铃,八卦震邪灵等等,招魂铃顾名思义就是...
怎么是你1 看鬼故事

怎么是你1

鬼友网:网站小编据网络最新关于“怎么是你1”报道资料整理发布相关细节内容!   (一)   高鹏是一个无业游民,平时游手好闲,总是做一些偷鸡摸狗的事情。高鹏以前是一个专门入户盗窃的职业小偷,这次入狱的...
鬼友网小横幅782x100

您必须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