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量过后,漠河舞厅回归“平静”

admin
13894
文章
66
评论
2022年9月8日17:52:00流量过后,漠河舞厅回归“平静”已关闭评论 10,473 2919字阅读9分43秒

漠河市商贸街51号边的地下室门口,漠河舞厅的牌匾与其依附的商业大楼有些格格不入。2021年10月底,漠河舞厅因一首歌而声名鹊起,引来无数流量、网红和关注。9个月后,流量走了,网红失去了兴趣,关注度下降,边陲小城漠河的这个小舞厅重回自己固有的轨道,和街对过的饺子馆、山特产品店一样踏着本应属于自己的生活节奏。

 

流量过后,漠河舞厅回归“平静”

 

小城漠河

 

 

被情感加持的《漠河舞厅》突然爆火

 

 

2021年10月,由网络歌手柳爽创作的歌曲《漠河舞厅》突然爆火,歌曲讲述1987年5月发生在漠河的那场震惊世人的大火经历者的故事。根据柳爽的文章,《漠河舞厅》背景故事中的原型人物是一位叫“张德全”(音)的老人,其妻子康氏在1987年大兴安岭“五·六”特大森林火灾事故中遇难身亡,此后30余年老人未再婚,也无子女,他经常去“漠河舞厅”独自舞蹈,以纪念生前爱跳舞的妻子。

 

 

柳爽的歌曲和背后创作的故事一经面世,立刻引来无数流量,网友被歌曲优美的旋律所吸引,更被歌曲背后“张德全”老人怀念亡妻的凄美故事所打动。据统计,截至2021年11月初,这首歌在短视频平台上播放量超过了23亿次,衍生出超过27万个作品。

 

 

感动无数人的歌——《漠河舞厅》火出圈了。

 

流量过后,漠河舞厅回归“平静”

 

几名外地游客在门前拍照

 

 

舞厅经营者李金宝向记者介绍说,歌曲火了之后,来自国内天南地北的网红和粉丝纷至沓来,在俺们这个边境小城寻找歌曲里“张德全”老人的影子,也借着感情加持的故事来赚取流量带来的红利。

 

 

打卡、拍照、发抖音,流量裹挟着疯狂将这个默默无闻的小舞厅推上了流量的巅峰。而流量过后,关注如潮水一般迅速退去,小舞厅在巅峰转了一圈后,重回谷底。

 

 

李金宝的“漠河舞厅”

 

 

2022年7月15日,一辆中巴车停在汇丰商业大楼门前,几名外地游客走下车,径直奔向商业大楼角落里那扇地下室的门。像这样特意来漠河舞厅打卡参观的的游客,已经好久没有出现了。

 

 

“漠河舞厅”,这个在网络上风光了一阵的“顶流”让人不由得琢磨,它火爆的背后到底有什么?

 

 

今年56岁的李金宝,漠河舞厅的主人,自2018年底接手这个舞厅后,五元的门票和那几个固定的跳舞群体让这个岌岌无名的舞厅不温不火地存在了三年,直到那首脍炙人口的歌曲出现后。

 

流量过后,漠河舞厅回归“平静”

 

李金宝始终保持着清醒的头脑来面对流量和关注

 

 

在社会上摸爬滚打多年的李金宝曾承包一个施工队,收入不错。休息时间,他常去活动室跳舞,但总觉得“差点味儿”。有一年冬天,舞友们集资租了一个活动场所跳舞,李金宝认为这是个商机,他想干脆搞一个舞厅,一来满足自己的“舞瘾”,二来至少还有这一帮舞友是稳定客源,能赚点钱。

 

 

李金宝找到一个经营舞厅很多年的朋友商量合伙,但朋友拒绝了。20世纪90年代到2010年左右,漠河舞厅生意还不错,但是现在舞厅的时代谢幕了,开这个想赚钱很难。李金宝是一个很“轴”的人,认死理:“我就不信,偌大个漠河就容不下一个舞厅?”

 

 

2018年临近年末,漠河商贸街有一家地下旱冰场关停转租,长方形空间,水泥地,年租金两万元。李金宝看中了这块场地,立刻租了下来。2018年12月28日,他在朋友圈吆喝着舞厅正式开张,店门口大张旗鼓地架起了“开业大吉”的气拱门。

 

 

李金宝找来个弹琴的,还聘请了一个歌手,刨除支付乐手歌手的费用,舞厅几乎不剩下什么钱。为了削减开支,他把现场乐队替换成了音响。2019年还能勉强赚一点儿,到了2020年,新冠疫情暴发,舞厅经营惨淡,入不敷出。李金宝一度想把舞厅关了。“要不是这次《漠河舞厅》的歌火了,漠河舞厅也就消失了。”

 

流量过后,漠河舞厅回归“平静”

 

一名慕名而来的游客在舞厅的舞台上摆pose

 

 

最惨淡的时候,李金宝在冬天的一个晚上开车路滑出了一起事故,负70%责任,又赔了对方两万多元。舞厅的收入除了交租金剩下的还不够赔付款。那是他最难的时候,但他的舞厅门票也没涨价。“这舞厅是舞友们的精神归宿,甭管我有多难,门票不能涨,涨了会伤他们的心,都是一个地方的,处出感情了,我不能辜负他们。”

 

 

李金宝苦涩地对记者说:经营这家舞厅是一项失败的投资。他建了一个舞友微信群,群名叫做“交谊舞之家”,一共46人,年龄在45岁~70岁左右,单次跳舞五元一张票,月票50元,舞友们自带水瓶、保温杯,也难产生酒水饮料等消费。

 

 

舞厅散客很少,晚上8点半之后,就不再收门票费了。漠河冬天最冷能达到零下50℃,年纪大的舞友出行不便,李金宝开着他的7座私家车接送。他体谅他们,“月票才50块,来回打车都要20块了,老年人节约,舍不得。”

 

 

“老年人的钱不好赚,漠河这边老人的钱更难赚,维持吧。”李金宝感叹。

 

 

寻找“张德全”

 

 

2020年6月,歌曲《漠河舞厅》在网络上发布,但没激起什么浪。直到2021年10月中旬,歌曲作者柳爽把歌曲背后的这段爱情故事提炼出来,以旁白配歌曲的形式发在短视频上,歌曲火得“一塌糊涂”。

 

 

“那段时间来舞厅的陌生人突然多了起来,我还纳闷,为啥都到这里来拍照参观?”处于舆论中心的李金宝,消息显然滞后了很多。10月中下旬的一天,漠河当地电视台的记者扛着摄像机来拍舞厅,给他看视频说,“是你这里吧,知道吗?你的舞厅火了!”李金宝才知道,舞厅火了,舞厅也因此有救了。

 

 

这是李金宝第一次听《漠河舞厅》这首歌,看着动图里跳舞的老人,李金宝脑子里浮现出一个人。2019年,的确经常有个老人来舞厅跳舞,别人都是成双成对跳交谊舞,只有他一个人跳独舞。“他跳舞还很挑曲儿呢,抒情的那种他不跳,他喜欢节奏感强的,随着节奏旁若无人地一个人在舞池中间独舞。”

 

 

李金宝没有跟“张德全”说过话,并不清楚他的故事。自从《漠河舞厅》火了之后,李金宝就再没看到“张德全”来过这里,不知是不想被人关注,还是有其他的原因,总之,“张德全”消失了。那段时间,网红和媒体记者纷至沓来都想一睹“张德全”的真容,最后都失望而归。

 

流量过后,漠河舞厅回归“平静”

 

曾经被流量追捧的漠河舞厅,现在门可罗雀

 

 

李金宝介绍说,大兴安岭五·六火灾纪念馆副馆长马景春曾经详细了解过“张德全”,马景春翻阅了漠河县城范围内的遇难者名单,并没有找到“张德全”的爱人——康姓遇难者。《漠河舞厅》制作人柳爽也公开表示过,“张德全”系化名,故事加入了一定程度的文学想象和细节填充。

 

 

虽然“张德全”的故事暂时无法考证,但漠河人都知道,“张德全”就是老漠河人的缩影。

 

 

目前,漠河舞厅除了以前固定舞友交的费用外,多了一些参观者的入场收入,来舞厅参观拍照,收费20元,那段最火的时段里,这笔收入相当可观。

 

 

李金宝至今都很感激那个没有见过面的歌手柳爽,他的歌救活了自己的这个舞厅,他的歌也让世人再次记起漠河人当年因那场火灾所遭受的痛。

 

 

我从没有见过极光出现的村落

 

 

也没有见过有人 在深夜放烟火

 

 

晚星就像你的眼睛杀人又放火

 

 

你什么都没有说 野风惊扰我

 

 

三千里,偶然见过你

 

 

花园里,有裙翩舞起

 

 

灯光底,抖落了晨曦

 

 

在1980的漠河舞厅

 

 

在经历了《漠河舞厅》带来的流量和关注之后,一直保持清醒的李金宝并没有被这短暂的辉煌所迷惑:“我的漠河舞厅还是那个老舞友们的聚集地,你关注也好,无视也罢,我都要坚持着开下去。我只是希望‘张德全’能回来,能重新旁若无人、自由自在地一个人在舞池里独舞!”

继续阅读
weinxin
鬼友网官方公众号
加鬼友网公众号,每天推送最新奇异资讯!请记住本站永久域名www.guiyouwang.net
正文底部广告610x47px
送错餐后鬼上身 看鬼故事

送错餐后鬼上身

鬼友网:网站小编据网络最新关于“送错餐后鬼上身”报道资料整理发布相关细节内容!    苏杰在一家餐厅里打杂的,来自农村的他为人很老实。吃苦耐劳,什么事都抢着干。很多时候都实话实说,因此得到老...
挖河 看鬼故事

挖河

鬼友网:网站小编据网络最新关于“挖河”报道资料整理发布相关细节内容!    西平是一个小村庄,这里由于地处偏僻,久无人烟!   这个村子里面没有任何的活人,村民们都在里西平不远的地方又建造了...
黑暗童话系列之无忧与忘忧 看鬼故事

黑暗童话系列之无忧与忘忧

鬼友网:网站小编据网络最新关于“黑暗童话系列之无忧与忘忧”报道资料整理发布相关细节内容!    无忧和忘忧是一对双胞胎姐妹,唯一能区别她们的就是性格。   她们同在一个班级,却有天差地别得成...
斗鬼 看鬼故事

斗鬼

鬼友网:网站小编据网络最新关于“斗鬼”报道资料整理发布相关细节内容!   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一个酒鬼迷迷糊糊的来到了槐树林旁的乱葬岗,那里一片漆黑寂静,酒鬼原来是一个道士,有一个厉害的师傅,学了一...
鬼友网小横幅782x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