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背图》疑案之四:宋祖造伪谶

admin
14175
文章
68
评论
2023年1月6日09:15:01《推背图》疑案之四:宋祖造伪谶已关闭评论 6,368 8577字阅读28分35秒
↓↓↓↓鬼友网永久域名www.guiyouwang.net↓↓↓↓

 《推背图》在安史之乱之后,文献失载,似乎消失了。但是到了五代末期,它突然重新出现了。宋朝建立后,宋太祖开始着手查禁《推背图》。由于民间很多人冒死收藏,查禁难度太大,宋太祖别出心裁,命令下属组织专人伪造《推背图》,投放民间以鱼目混珠。

一、《桯史》之“艺祖禁谶书”

  宋太祖伪造《推背图》,最为详细的介绍当属南宋抗金名将岳飞之孙岳珂所著的《桯史》,在“艺祖禁谶书”中记载:

  唐李淳风作《推背图》。五季之乱,王侯崛起,人有倖心,故其学益炽。“开口张弓”之谶,吴越至以徧名其子,而不知兆昭武(“昭武”是宋太祖父亲赵弘殷的谥号)基命之烈也。宋兴受命之符,尤为著明。艺祖(宋太祖)即位,始诏禁谶书,惧其惑民志以繁刑辟。然图传已数百年,民间多有藏本,不复可收拾,有司患之。一日,赵韩王(赵普)以开封具狱奏,因言犯者至众,不可胜诛。上曰:“不必多禁,正当混之耳。”乃命取旧本,自已验之外,皆紊其次而杂书之,凡为百本,使与存者并行。于是传者懵其先后,莫知其孰讹;间有存者,不复验,亦弃弗藏矣。《国朝会要》太平兴国元年十一月,诸州解到习天文人,以能者补灵台,谬者悉黥流海岛,盖亦障其流,不得不然也。

  岳珂的记载指出了两点:第一,《推背图》是著名的谶书,在宋初已经广泛流传;第二,宋太祖为了查禁《推背图》,曾经组织专人伪造了《推背图》。

  李焘《续资治通鉴长编》(以下简称《长编》)提到,宋太祖开宝五年(972)九月,“禁玄象器物、天文、图谶、七曜历、太一雷公、六壬遁甲等不得藏于私家,有者并送官。”这与《桯史》的记载是吻合的。从宋人的有关记载来看,宋太祖伪造的《推背图》在宋朝一度泛滥成灾。宋人庄绰的《鸡肋编》记载:

  范忠宣公(范纯仁,范仲淹的次子)自随守责永州安置诰词,有“谤诬先烈”之语,公读之泣下曰:“神考(宋神宗)于某有保全家族之大恩,恨无以报,何敢更加诬诋?”盖李逢乃公外弟(表弟),尝假贷不满,憾公。后逢与宗室世居(赵世居)狂谋,事露系狱,吏问其发意之端,乃云因于公家见《推背图》,故有谋。时王介甫(王安石)方怒公排议新法,遽请追逮,神考不许,曰:“此书人皆有之,不足坐也。”全族之恩,乃谓此耳

  《鸡肋编》的这段记载,与发生在宋神宗熙宁八年的李逢案有关。熙宁八年(1075)沂州百姓朱唐告发前余姚县主簿李逢谋反,此案后来发展成为大案,牵连了众多官员和人物。李逢、刘育、徐革、张靖、郝士宣、李侗等人被处决,而宗室赵世居,是宋太祖玄孙,也被赐死。

  《鸡肋编》的记载,与李焘的《续资治通鉴长编》可以相互印证。《长编》多处提及李逢、赵世居案涉及图谶,这些图谶其实就是《鸡肋编》中所说的《推背图》。

  可见,虽然宋朝法律有明文规定予以禁止,但是由于宋朝官府暗中纵容和放任,伪造的《推背图》在民间非常流行,许多士大夫和学者都看到过宋太祖伪造的《推背图》,并在多种文献中留下了“心照不宣”的记载,令其他读书人看到后都能够心领神会。令人遗憾的是,反而是现代学者因为不知道《推背图》的诗句,面对古人的记载茫然不解,错失了解开众多历史疑案的线索和良机。

  二、宋元两朝有关《推背图》预言的记载

  宋元明清各个朝代都有很多《推背图》预言的记载,笔者此处仅仅列举宋元两朝有关诗谶的记载,并将其与流传下来的《推背图》版本对比。列举的顺序,以文献或者其作者的生辰先后次序为准。

1、“开口张弓”之谶。

  北宋文学家杨亿(974—1020)的《杨文公谈苑》有“铜牌记”:

  梁沙门宝志铜牌记,多谶未来事,云:“有一真人在冀川,开口张弓在左边,子子孙孙万万年。”江南中主名其子曰弘冀,吴越钱鏐诸子皆连弘字,期以应之,而宣祖讳正当之也。

  宝志是南朝时僧人,《南史》和《高僧传》皆有其传。宝志的事迹中充满神奇,而他的预言谶语又是他神迹中的主要部分。“铜牌记”在北宋赵普《皇朝龙飞记》、南宋张敦颐所著《六朝事迹编类》、陆游的《南唐书》也有类似记载。

  现存的《推背图》中,台北馆藏的“清抄彩绘本”的第四十一象:“此帝生身在冀川,开口张弓左右边。自然穆穆明明主,敢将天镜向心悬。”这个诗谶,就是《桯史》所说的“开口张弓之谶”,其前两句与“铜牌记”大体相同,见下图。

《推背图》疑案之四:宋祖造伪谶

2、“木易若逢山下鬼”之谶。

  《青琐高议》为北宋刘斧所作,刘斧的生卒年不详,但他在编写《青琐高议》时,曾邀请“资政殿大学士孙副枢”为该书作序,而北宋真、仁、英、神四朝中,孙氏官资政殿大学士、枢密副使者,只有孙沔一人。孙沔(996—1066)字元规,因随狄青平定广源蛮侬智高的叛乱,被宋仁宗任命为枢密副使。按李剑国《〈青琐高议〉考疑》推算,孙沔写作该序的时间大约在至和三年(1056)八月以后。

  《青琐高议》中的“遐周阿环”有以下记载:

  李遐周有道术,天宝中作题句以兆禄山之乱曰:“燕市人皆去,函关马不归。若逢山下鬼,环上记罗衣。”又曰:“木易若逢山下鬼,定知此处丧金环。”盖玉妃小名阿环,山下鬼乃马嵬之兆。

  清抄彩绘本中第五象之诗谶是:“銮铃鼙鼓过潼关,此日君王幸剑山。木易若逢山下鬼,定于此处丧金镮(古同“环”)。”其后两句与《青琐高议》基本相同,见下图。

《推背图》疑案之四:宋祖造伪谶

3、“汉似胡儿胡似汉”之谶。

  宋朝江少虞的《宋朝事实类苑》卷第五十五,从宋人范镇(1007-1088)的笔记《东斋记事》中摘录了一则轶事:

  狄青初延州指使,与西贼大小二十五战,每战带铜面具,被发出入行阵间,凡八中箭。累至泾原路招讨副使,上未识其面,欲召见之。会戎寇边急,上令图其形以进。其后为枢密使。是时予为谏官,人有相侵,夜吟“汉似胡儿胡似汉,改头换面总一般,只在汾河川子畔。

  台北馆藏的“清末潘氏滂喜斋钞绘本”的第十五象诗谶:“赤猴年中胡汉乱,汉似胡儿胡似汉。改头换面总一般,只在汾河沙水畔。”其后三句与《东斋记事》基本相同,见下图。

《推背图》疑案之四:宋祖造伪谶

4、“有一女子身姓武”之谶。

  宋朝袁文(1119—1190)著有《瓮牖闲评》,记载了“有一女子身姓武”之谶。

  唐太宗既得“有一女子身姓武”之谶,知其后唐室必乱,故以疑似而杀李君羡,而不知所以乱唐室者,乃在以李勣遗高宗也。其后高宗欲立武昭仪为后,群臣皆以为不可,独勣曰:“此陛下家事,何须问外人!”帝意遂决,竟成武氏之祸,唐室几亡者数四。夫太宗非不聪明,非不欲弭异时之患,而祸机之伏,乃属自贻其后如此。呜呼!夫岂人谋也哉!非天其孰使之!

上海艺海书店1912年出版的《推背图说》的第三象诗谶:“有一女子身姓武,手执金符坐中土。身披霞光五色裳,自握金锤打金鼓。”第一句与《瓮牖闲评》完全相同。见下图。

《推背图》疑案之四:宋祖造伪谶

5、“两朝天子笑欣欣”之谶。

  元人赵道一著《历世真仙体道通鉴》,卷五十三的林灵素传记载:

  “臣今拟暂别龙颜,无复再瞻天表。切忌丙午、丁未甲兵长驱,血腥万里,天眷两宫不能保守。陛下岂不见袁天纲《推背图》诗云:‘两朝天子笑欣欣,引领群臣渡孟津。拱手自然难进退,欲去不去愁杀人。’臣灵素疾苦在身,乞骸骨归乡。”又降诏不允。

  林灵素传后面有落款:“前尚书左仆射赵鼎谨记。”赵鼎(1085年-1147)曾任南宋宰相,与岳飞是同时代人。

  台北馆藏的“清末潘氏滂喜斋钞绘本”的第二十五象诗谶,与《林灵素传》除了“引”为“总”一字之差外,其他完全相同,见下图。

《推背图》疑案之四:宋祖造伪谶

  赵鼎的《林灵素传》极为重要,因为它不仅引用了全诗,而且明确指出这首诗是出自《推背图》,而流传下来的大部分《推背图》版本,几乎都有与其相同或相似的诗谶,完全印证了《林灵素传》的记载。

6、“十一卜人小下月”之谶。

  《宋季三朝政要》以编年体记载了南宋末年理宗、度宗、恭宗三朝,及流亡小朝廷端宗赵昰、卫王赵昺时事。其中有:

  宋太祖得国之时,有谶云:“十一卜人小下月,十五团圆十六缺。”至幼君恰十六传,亦非偶然。国之兴亡,系乎天数……

  上海艺海书店《推背图说》的第二十一象诗谶:“十一卜人小下月,兄弟子孙位不绝。两个郎君贪慕道,骑龙骑虎上天辙。”第一句与《宋季三朝政要》完全相同,见下图。

《推背图》疑案之四:宋祖造伪谶

  “十一卜人小下月”,就是“趙”字,暗喻“赵宋王朝”。笔者推测,在宋朝灭亡后,有文人借用了《推背图》的“十一卜人小下月”,下面续上“十五团圆十六缺”,形成新的谶语,暗示宋朝在第十六个皇帝在位时亡国(“缺”)。

7、“茫茫天运此中求”之谶。

  《新编五代史平话》,佚名撰。书分《新编五代梁史平话》、《新编五代唐史平话》(以下分别简称梁史平话、唐史平话等)等五种,每种二卷共十卷,“目录及每卷首尾辄大书‘新编五代某史平话’也。”然今传本已非足本。该书系清光绪二十七年(1901)曹元忠游杭州时得之于常熟人张敦伯家。1911年董康诵芬室借以影印,称《景宋残本五代史平话》,其后有曹元忠跋,此后各本皆从此本流出。自面世以来,引发众多学者的关注和研究,特别是对该平话的题材来源、编刊年代等问题,形成了各种意见。如关于其编刊年代,就先后形成了“宋编宋刊”(曹元忠、董康、鲁迅等)、“宋编元刊”(胡士莹、丁锡根等)、“金编金刊”(宁希元、程毅中等)、“元编元刊”(罗筱玉等)四种观点。令人遗憾的是,这些学者无一人指出,《新编五代史平话》引用了大量《推背图》的谶诗。

  第一首谶诗出现在《新编五代史平话》中之“梁史平话”,内容如下:

  太宗皇帝一日宣唤袁天纲入司天台观觑天文,推测世运。袁天纲在司天台无事,把那世数推验,做一个图谶。正在推算,忽太宗到来,唬得袁天纲疾忙起来,起居圣驾。太宗待觑他算个甚么文字,袁天纲进前将太宗背推住,叫:“陛下!不要看觑!”便口占一诗道:“茫茫天运此中求,世代兴亡不自由。万万千千说不尽,何如推背去来休!

  除了个别字眼,此诗与上海艺海书店《推背图说》的第六十象诗谶“茫茫天数此中求(误抄为“来”),世道兴衰不自由。万万千千说不尽,不如推背去归休”,基本上相同,见下图。

《推背图》疑案之四:宋祖造伪谶

8、“黄巢”之谶。

  “梁史平话”接下来还有第二首谶诗:

  袁天纲道:“天地万物,莫能逃乎数。天地有时倾陷,日月有时晦蚀。国祚之所以长短,盗贼之所以生发,皆有一个定的数在其间,终是躲避不过。”那谶上分明写出两句来。道个甚的?“非青非白非红赤,川田十八无人耕。”

  且说袁天纲这两句是一个字谜:“非青非白非红非赤”,莫是个黄的色,这是“黄”字分晓;“川田十八”,这是个“巢”字分晓。

  柏克莱加州大学东亚图书馆馆藏的清彩绘本《推背图》第六象诗谶为“草头人起乱中国,非青非白非赤黑。川田十八莫人耕,到处父南并子北。”见下图。可见,“梁史平话”这首谶诗引用了《推背图》第六象中的第二(寓意“黄”字)、第三(寓意“巢”字)两句。

《推背图》疑案之四:宋祖造伪谶

9、“石敬瑭”之谶。

  第三首谶诗出现在《新编五代史平话》中之“晋史平话”,石敬瑭命道士告斗禳度,内容如下:

  那时敬瑭方病,经旬日,服药皆不见效,请得阴阳人房衍来占六壬课,得一个课,名做天皇课。房衍道:“这课主人心下忧疑,宜命道士告斗禳度。”乃请个道士张守一来军中,行符咒水,为敬瑭拜章告斗。中夜后,张守一拜章已罢,忽报应道:“此病无妨,但利进动,不可守常。”守一到得紫微宫,亲见星君,判下四句云。那四句道甚么?

  “借问和尚过河无?河南拱手待姑夫。引得姑夫到中国,嫔妃卿相作戎奴。

  石敬瑭见张守一说了这四句,心下自晓得这意义了,那病忽然甦醒,如风行云卷,日出冰消。

  上海艺海书店《推背图说》第十四象的诗谶:“且问和尚过河无,河南拱手待姑夫。待得姑夫至中土,嫔妃卿相作戎奴。”基本上相同,见下图。

《推背图》疑案之四:宋祖造伪谶

10、“郭威”之谶。

  第四首谶诗出现在《新编五代史平话》之“周史平话”,内容如下:

  郭威直奔入汴梁,单独一身,没个归着。一日,在御街上闲行,有阴阳官费博古设肆卖卦,郭威去个卦肆里买一个卦,专占此身去就。费博古排下了卦子,问:“丈丈要作何用?要谋甚事?”郭威道:“咱到此间,待要去充军;又待要奔归邢州乡里。这卦吉凶怎生?愿先生明告!”费博古且将卦影来检了,写着四句诗。那四句诗道个甚的?

  “百个雀儿天上飞,九十九个过山西。内有一个踏破脚,大梁城里赁驴骑。

  清抄彩绘本第十七象诗句是:“百个鹊儿天上飞,九十九个过山西。内有一个踏破脚,大梁城里赁驴骑。”两者的唯一差别,是《新编五代史平话》用“雀”字,清抄彩绘本用“鹊”。见下图。

《推背图》疑案之四:宋祖造伪谶

  以上十个谶诗,说明了以清抄彩绘本、清末潘氏滂喜斋钞绘本、上海艺海书店《推背图说》等为代表的《推背图》版本,在宋朝就已经出现了。而且,在明清两朝的文献中,这些版本的其他谶诗还会不断增加。

  因此,接下来,必须考证这些版本究竟是源自于李淳风的原文,还是源自于宋太祖伪造的版本。

  三、《推背图》现存三大类版本

  在考证这些被古代文献记载的《推背图》之前,首先将现存的《推背图》版本进行分类,才能弄清楚古代文献记载的《推背图》是哪一种版本。

  现存的各种《推背图》版本,依据其渊源出处,可以大致分成三大类。

  (一)甲种本,以上海艺海书店《推背图说》为代表

  河北人民出版社于1994年出版了日本学者安居香山、中村璋八所辑《纬书集成》,在附录中将《推背图》分为“甲种本”(第1418-1544页)、“乙种本”(第1545-1604页)两大类。

  甲种本版本众多,安居、中村在书中只列举了两个版本,一个是六十七图,另一个是六十图。其中六十图的版本与1912年出版的《推背图说》基本一致,因此笔者认为,以上海艺海书店《推背图说》代表甲种本更为合适。

  现存各种《推背图》版本中,绝大部分都是“甲种本”,除了《纬书集成》以及笔者之前援引过的上海艺海书店《推背图说》、台北的清抄彩绘本、清末潘氏滂喜斋钞绘本、柏克莱加州大学东亚图书馆清彩绘本之外,还包括台北中研院历史语言研究所傅斯年图书馆的藏本、香港中文大学图书馆的藏本、美国国会图书馆的两个藏本、美国哈佛大学图书馆的两个藏本、荷兰莱顿大学汉学研究院图书馆的三个藏本,等等。其中有确切传抄时间的,是荷兰莱顿大学汉学研究院图书馆的高延珍藏本,高延教授任职荷属东印度公司中国事务翻译官时,请人传抄于光绪丁丑年(1877年)。

  甲种本的谶图在60—68个之间(少于60者多为残缺本),第一图为一男子两手托日月,坐于石上。见下图(《纬书集成》)。

《推背图》疑案之四:宋祖造伪谶

  (二)乙种本,以金圣叹批注本为代表

1915年5月,上海的文明书局、中华书局出版了《圣叹手批中国预言》,此书一出,取代了此前各种《推背图》版本,成为《推背图》爱好者的主流版本。此后不断被人翻印,如《中国预言七种》、《中国预言八种》等等,翻印时有些版本又被人稍加修改,但总体上变化不大。

  乙种本的谶图为60个,第一图为两环相交(象征日月、阴阳相交)。见下图(《纬书集成》)。

《推背图》疑案之四:宋祖造伪谶

  (三)丙种本,以清宫秘阁版为代表

  《纬书集成》只是划分了两大类版本,却遗漏了清宫秘阁版,它与甲种本、乙种本无论在结构上还是在图文上有很大差别。根据莫天赐在《推背图终极珍藏本》中的介绍:“先外祖父于一八九七年在香港荷里活道摩啰街购得这一本没有书名的版本;及至民国三年(应为民国四年之误),有人见金批《推背图》畅销,便于上海出版了这「清宫秘阁版」,内容竟然添加了邵康节(安乐翁)、刘伯温(刘基)及纪晓岚(纪昀)的注解,以为可以增加其权威性。后来(二次世界大战后)的版本更加添了祁道人的注译。该版本只有四十八象,较正宗的版本少了十二象。”丙种本的谶图为48个,第一图为日月两环相交,见下图。

《推背图》疑案之四:宋祖造伪谶

  前面介绍过的各种古代文献谶诗,在不同的《推背图》版本中,出现的频率不同,见下表。

《推背图》疑案之四:宋祖造伪谶

  可见,乙种本只有四个谶诗被古代文献印证,而丙种本只有一个谶诗勉强算得上被古代文献印证。而十个古代文献记载的谶诗,在甲种本中基本上都能找到。显然,古代学者记载的《推背图》版本,主要不是乙种本和丙种本,而是甲种本。

  因此,从学术研究的角度出发,需要考证从宋朝就已经出现、广泛流传的甲种本《推背图》,是真本还是伪造本。

四、甲种本《推背图》是宋太祖伪造本

  (一)甲种本不是《推背图》真本

1、没有提及神龙政变。

  根据唐玄宗的《以桓彦范等配享中宗庙庭诏》,提及发动神龙政变,迫使武则天退位、让唐中宗李显复位称帝的桓彦范、敬晖、张柬之、崔玄暐、袁恕己等“五王”,是“名书谶纬”。换言之,《推背图》不仅预言了武则天称帝,同时还预言了武则天被人推翻。

  而所有甲种本《推背图》,在“预言”了武则天称帝后,下一个图谶,出现的并非是“五王”,而是狄仁杰。如柏克莱加州大学东亚图书馆清彩绘本第四图,其图说:“一架钟,一人右手执火,左手牵犬。”左狗、右火,和诗中的“火边犬”一样,合起来就是“狄”字,都是暗喻狄仁杰。见下图。但是,在神龙政变之前,狄仁杰已经去世了,而甲种本其他图谶,都没有提及“五王”。显然,伪造者当时并不知道唐玄宗的《以桓彦范等配享中宗庙庭诏》的记载,因此在伪造时露出了马脚。

《推背图》疑案之四:宋祖造伪谶

2、文字粗鄙,与李淳风文笔不符。

  李淳风曾因参与编修《晋书》、《隋书》中的《天文志》、《律历志》、《五行志》之功,显庆元年(656)被封为昌乐县男。《明史·天文志》指出:“论者谓《天文志》首推晋隋。”对李淳风的学术成就评价极高。李淳风还著有《乙巳占》,对历代天文学家、星占学家进行了评价。在这些著作中,李淳风有着极高的文笔驾驭能力,不仅见识卓著,而且文采斐然。

  而甲种本《推背图》的谶诗,一方面文字粗鄙,另一方面设迷浅薄,完全没有大家气魄和格局。如著名的“女武”之谶,谶诗第一句就是“有一女子身姓武”,几乎就是说大白话,没有半点秘密可言,如果唐太宗看到的是这种谶语,武则天必然难逃一死。因此,甲种本《推背图》决非李淳风所著。

  (二)乙种本和丙种本不是宋太祖伪造本

  既然宋太祖费心费力地组织专人伪造《推背图》,他必然采取各种措施向民间散播,以取代真本的影响。因此,伪造本在民间流传很广,并会流传下来。假如甲种本不是宋太祖伪造本,那么只剩下乙种本和丙种本,两者必有其一是宋太祖伪造本。

  但是,无论是从乙种本和丙种本两者的内容来看,还是从两者的流传时间来看,它们都不是宋太祖伪造本。

1、从两者的内容来看。

  宋太祖伪造本必然会把《推背图》中对宋朝统治不利的谶语删除或篡改,尤其是不能出现预言宋朝灭亡的谶语。然而,乙种本和丙种本都有“预言”宋朝灭亡的谶语。

  乙种本第二十四象:“谶曰:山厓海边,不帝亦仙。二九四八,于万斯年。颂曰:十一卜人小月终,回天无力道俱穷。干戈四起疑无路,指点洪涛巨浪中。”其中的“十一卜人小月終”,明确指出“趙終”,即赵宋王朝终结。见下图。

《推背图》疑案之四:宋祖造伪谶

  丙种本第十六解:“天降厥祥,邪侵正气。远山巨浪,举国皆蔽。断曰:半壁河山迹已残,巨奸贪死半堂间。白涛大夫寒忠胆,正气歌声和泪弹。”“正气歌”为文天祥所著,同样暗喻了宋朝灭亡。见下图。

《推背图》疑案之四:宋祖造伪谶

2、从两者流传时间来看。

  乙种本是在满清王朝灭亡之后的1915年才出现,虽然它后来广为流传,但也只有一百多年时间。丙种本虽然出现时间略早,但也只是在清朝末年才出现,而且并不太流行,影响不大。与甲种本早在宋朝就出现根本无法相比,两者都不可能是宋太祖伪造本。

  (三)甲种本《推背图》完全站在赵宋立场

  在所有的甲种本中,不仅没有关于宋朝灭亡的“预言”,而且有关宋朝的“预言”大多充满了歌功颂德的图像和字句。如第十九象,其诗句“走作尽从小下月,成败由天社稷全”(走、小、月三字,合成“趙”字),暗示宋王朝是天命所归。第二十一象“十一卜人小下月,兄弟子孙位不绝”(十一卜人小月,六字合成“趙”字),提醒天下人不要对赵宋王朝产生觊觎之心。

  同时,甲种本对宋朝建立之前的“预言”大多似乎应验,但是对宋朝建立之后的“预言”则往往令人如坠雾中,不知所云。

  归结甲种本《推背图》以上的几个特征:1、宋朝已经出现;2、广为流传,版本众多;3、文字粗鄙,设迷浅薄;4、美化宋朝,歌功颂德;5、没有预言宋朝灭亡的谶语。所有这些特征,都突显了甲种本《推背图》,就是宋太祖伪造的《推背图》。在满清灭亡之前,它在中国流传了近千年,并输出到境外,其传抄本向北去到东三省,向东去到东洋日本,向南去到南洋新加坡,向西去到西洋荷兰。

  甲种本《推背图》对宋元明清的政治、军事、社会、文化等方面产生了深远和重大的影响。在早期,它导致了北宋名将狄青被罢免枢密使;到后来,虽然由于金批本《推背图》的出现,它的影响已经大不如前,逐渐式微,但由于没有学者明确指出它是宋太祖伪造的版本,它仍然未完全退出历史舞台。

  甲种本《推背图》对现代社会影响的最新事件,是在2011年台湾地区领导人的选举活动中,当时国民党候选人马英九谋求连任,与民进党候选人蔡英文、亲民党候选人宋楚瑜竞争。据报道,2011年12月25日,台湾亲民党副候选人林瑞雄参加彰化市救安宫平安福宴时,引用“推背图”预测,称宋楚瑜辛卯年竞选是天命,需要“木”支撑,他姓林,姓氏带有木,刚好帮宋楚瑜撑起大局。当时林瑞雄引用的《推背图》是台北的清抄彩绘本,见下图。

《推背图》疑案之四:宋祖造伪谶

  最后,马英九胜选,获得连任。林瑞雄引用“推背图”的这起事件,虽然看起来幼稚可笑,却正是宋太祖伪造版本影响政治活动的一个最新案例。也就是说,甲种本《推背图》对中国历史的影响超过了一千年。

继续阅读
weinxin
鬼友网官方公众号
加鬼友网公众号,每天推送最新奇异资讯!请记住本站永久域名www.guiyouwang.net
正文底部广告610x47px
汤阴县岳飞庙 鬼神文化

汤阴县岳飞庙

岳飞庙简介: 岳飞庙,原名精忠庙,后也称“宋岳忠武王庙”,是后人为纪念南宋抗金名将、我国著名民族英雄岳飞而建。岳飞(公元1103-公元1142),字鹏举,宋河北西路相州汤阴县人。20岁从军,32岁擢节...
传统的春节“闹龙灯”,只在黑夜进行,诡异的似是鬼门大开 鬼神文化

传统的春节“闹龙灯”,只在黑夜进行,诡异的似是鬼门大开

越是繁华具有顽强现代气息的城市,越是抓不住历史遗留下来的东西,比如传统的民间习俗,总是在车水马龙的闹腾都市里越走越远,它跟不上时代,时代的发展也不再需要它,有些文化仿佛变成一种累赘。 看到家乡的小镇上...
日本人“除夕”请恶鬼登门 鬼神文化

日本人“除夕”请恶鬼登门

日本人“除夕”请恶鬼登门   编者的话:今天是农历小年,春节一天天近了。各国新年时间不同,庆祝方式不同,但辞旧迎新的喜庆,驱邪祈福的虔诚是一样的。 日本人“除夕”请恶鬼登门 面目狰狞,身披蓑衣,手里还...
神话里的五路财神指的是哪些神仙? 鬼神文化

神话里的五路财神指的是哪些神仙?

“正月初五上柱香,一年四季财源广;正月初五摸元宝,大钱小钱用不了;正月初五请财神,家家户户财源滚;正月初五神进门,五谷丰登福满门。”每年的农历正月初五,民间有“接财神”的习俗,人们希望通过这种方式来表...
鬼友网小横幅782x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