诛童

admin
12974
文章
50
评论
2020年2月18日11:56:56诛童已关闭评论 173 5319字阅读17分43秒
正文广告750

   第一章:异变

  周茵茵就近十分心烦,因了她的儿子。

  那是她的命根子,结婚五年,十月怀胎,一朝分娩,非人母不得体会。但,他害了病,莫名的,奇异的,不知缘由的病。只是咳嗽,还说胡话,一直发烧。

  看了好多医院,都不见好。

  她亦跟着瘦了一轮。

  “我真情愿是我自己生病,也好过我儿子这么痛苦。”周茵茵痛苦万分,逢人便抱怨。

  “哎,真是作孽呀。”有人说。

  但更多,是欣喜。周茵茵儿子实在讨厌,不礼貌,没教养,不懂谦让。小区内的小孩,十有八九被他欺负过,连大人都怕,孩子太皮,胜过妖魔。

  唯有周茵茵担待,觉得他小。

  “我跟你们说,这都是自己做的孽。都怪孩子他妈,不知道教养,弄得孩子神憎鬼厌,所以八成活不长。”

  当然,这样的话,无人敢让周茵茵听到。只因为她泼辣。

  随时间过去,周茵茵儿子的病依然没有好转。

  她更慌张。

  “老公,怎么办,我们孩子还那么小,这样病着真是太可怜了,又看了那么多医生都不好……”

  “要不……试试中医吧?”她丈夫万飞说。

  算是死马当做活马医了——

  尔后夫妻二人各方打听,自某位邻居老太口中,得知不远处住了一名十分了不起的中医师,相传医术高超,药到病除,可谓国手。

  两人急吼吼去了。

  医师住在离他们不算太远的一栋老屋内,年纪看上去很大,约莫七十多岁,头发和胡子都白了,穿的是马褂,十分仙风道骨。

  饶是再放肆,都被他气势镇住。两人端正的站在他面前,一动不动,十分恭敬。

  医师抬头看了二人一眼:“是哪位身体不舒服?看起来你们两个气色都很好。”

  “是我儿子。”周茵茵急忙说道。

  医师又看了两人一眼,周茵茵把怔在身后的孩子往前一推。孩子脸色绯红,眼睛紧闭,身姿摇晃,有气无力……十足病恹恹。

  医师扫了他一眼,面色骤然难堪,但转瞬,渐平淡下来:“孩子并没有什么大碍,我给他针灸一针吧。”

  夫妻面色一下好看了。

  尔后,医师抱着孩子进了里屋,放置在一张床上,动作轻柔地哄他。夫妻两跟了进来,站在一旁仔细看。

  只见医师自架子上取出针来,往孩子身上某处扎了一针。刚落力,孩子便啼哭起来:“哇……疼死我了!”

  夫妻二人赫然欣喜。会哭,即是好了。

  “神医啊,真是神医。多谢大夫了。”周茵茵说道。

  医师不接话,只自原地挪开,向屋外走,走到原位坐下后,意味深长地看着夫妻二人:“孩子本来没什么病,是你们大人没有好好管教,所以惹了事,我刚才那一针也只是暂时让他好些,关键要你们夫妻好好管教,把他教导成一个好孩子。你们走吧。”

  两人结了账,也就离开了。

  一路上,周茵茵都好奇,心想这医师好古怪,怎的说话像个算命的?大抵是活得太久,不大清醒了。

  但,往往看似不清醒的,实则最清醒——

  待到家中,周茵茵急忙把儿子万斌抱入房中,放在床上。她温柔地看着自己儿子:“饿了吧,这些天都没怎么吃东西,告诉妈妈,想吃点什么?”

  万斌想了想:“肯德基,我要吃肯德基。”

  “好。”周茵茵笑道。

  尔后收拾一番,母子两人出去了。

  第二章:横童

  肯德基内人不算太大,因了现在是下午,天气又热,坐在里面的,只三三两两几个人。

  周茵茵带着儿子进去,点了他喜欢的吃食后找了个较为舒服凉快的位置坐下了。万斌许是太久未进食,胃口好得很,一口气吃了好几个鸡翅,渐渐也有些饱了。

  吃饱后,便开始闹腾,坐在位置上不大安生,不住乱动。

  周茵茵因了就近疲惫,打算休息会,便对他说:“你先自己玩一会吧,妈妈休息一下,不要乱跑,就在店里面。”

  “嗯。”万斌好似就等这一句,一下子跑开了。

  见他走开,周茵茵便松懈下来,就着桌子,睡了会。但,不到一小时,便被吵醒,看过去,不远处一名小女孩正在哭,自己儿子亦站在那,一名女子正在训斥。

  周茵茵对这个儿子宝贝得紧,自己亦从不打骂,怎容得别人“霸道”?

  她急忙跑过去,一把抱过儿子,指着那女子道:“你干嘛骂我儿子,你是不是有病?”

  女子微微一怔,旋即道:“是你儿子自己不讲理,欺负我家女儿,他可以欺负人,为什么就不能骂他?”

  事情的大致经过是这样的。

  起先女子的女儿一个人坐在座位上玩弄新买的玩具,万斌见了,嫉妒的很,便上前索要她借自己玩一会。

  小女孩不认识他,不大想把自己的东西借予,便不搭理。万斌有几分生气,便大喊了句:“把东西给我。”

  小女孩也不软:“我为什么要借给你,我又不认识你。”

  万斌便恼了,直接动手抢过东西,还打了小女孩,把她给打哭。女孩妈妈也就斥责了他几句。

  原是万斌的错,但,所谓谚语:不是一家人,不入一家门。往往孩子的错,大多源自大人。人都不觉得自己有错。

  “借个玩具怎么了,那么小气,将来肯定嫁不出去。还有,你一个大人和孩子计较,没看我家孩子还小吗?”周茵茵无理亦觉得有理,底气格外足。

  女人怔了须臾,更怒了:“你孩子小,我孩子就不小吗?我们家的东西,凭什么借给你儿子?喜欢为什么自己不去买?难道全世界都要让着他?有你这样的母亲,教的孩子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看他这样将来绝对好不了。”

  说完,女人拉着女儿走了。

  周茵茵却不罢休,站在后面便破口大骂:“你女儿才不会好呢,一个赔钱货有什么了不起?将来肯定没有男人要,等着做老姑娘吧。”

  骂了一阵,才带着儿子回去。

  这件事被她当成了胜利果实,不住向自己老公夸耀。她老公亦不觉得有错,不住赞美自己妻子“风范”。

  尔后天色渐渐晚了,“彪悍”一家子便也睡了。

  但,睡到一半,周茵茵与万飞被一阵哭声吵醒。是他们儿子,哭得好凶,撕心裂肺——

  两人急忙去了他们儿子房间。

  “怎么了?”周茵茵一边开灯一边问自己儿子。

  “疼……”万斌在床上打滚,“妈妈,我疼。”

  周茵茵走过去才发现,自己儿子手臂处全是血,一片片,触目惊心。来不及多想,急忙抱着孩子去了医院,做各项检查处理。

  检查结果很快出来,是万斌内出血所致。但,与一般情况不同,他并非内脏出现,而是皮下组织受损,动脉断裂,导致鲜血自毛细孔渗出,十分罕见,亦触目惊心。

  “怎么回事?我儿子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周茵茵心急如焚,不顾仪态地死死抓住护士的手。

  护士亦不知道:“不知道,可能要做深入检查。”

  这晚只得在医院过了。

  第三章:病童

  第一晚过得算是平安,万斌亦不哭闹,待到次日,他也未曾出血,只是医生方面说需要留院观察。

  第二天一早,做完各种检查,周茵茵便领着万斌回病房休息了。

  休息到一半,又起了波澜。是旁边座位一小男孩在吃东西,东西十分精巧,粉红色的蛋糕,香气诱人。

  万斌见了觉得羡慕,便要求也要吃。

  周茵茵只好问对方要。

  “那个,不好意思,我儿子想吃一块你儿子的那种蛋糕,可以吗?”

  对方母亲比较客气:“没问题,拿一块吧。”

  但万斌不知足,吃了一块,又要第二块。对方哪里肯?本来就不多。见对方不给,万斌便耍横,动手去抢。那孩子亦护食,打开万斌的手。

  万斌便哭闹起来,和他打做一团。两家母亲急忙拉开孩子。对方还未开口,周茵茵便骂起人来:“吃快东西怎么了?有必要这样吗?你儿子了不起?”

  “你真是有点问题,我自己家买的东西,凭什么给你家孩子吃?再说了,我们也给了一块,真想吃,为什么自己不买?”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吵得十分凶。

  周遭人都来劝。

  “大家都是来看病的,别这样吵,伤了孩子福气。”

  “是呀,这里是医院。”

  周茵茵更不知好歹了:“是我要吵的吗?明明是他们先动手打我儿子的,我儿子还小,吃块蛋糕怎么了?你看你儿子那么小气,肯定不会有好下场。”

  “你……”对方气急,又吵不过,只得罢手。

  尔后,护士来了,恰当的化解了这一场尴尬。

  她把检查报告交给了周茵茵,经过检查确定万斌并无大碍,可能是睡觉时不慎弄伤自己,才导致伤口出现,只需要好好休息便可。

  见儿子无事,周茵茵便带着他出院回家了。

  回到家,万斌独自进房睡了,周茵茵在厨房做午饭。尔后两人吃了午饭,周茵茵本打算在家陪他,但忽的有事,只得出去。

  临走交代了他几句:“你一个人好好的待在家里,不要出去,知道吗?”

  万斌点点头:“知道了。”

  周茵茵便走了。

  第四章:血童

  一直到好晚周茵茵才回来,临上楼碰到了丈夫万飞,两人说笑着上去了。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花点钱没什么大不了。”万飞得知儿子没事,心情亦很好,脸上的肌肉几乎都挤在了一起。

  尔后到了门口,夫妻二人打开门。屋内没有开灯,漆黑而空落,他朝着房间喊了几句:“小斌,小斌。”

  没有回应,两人有几许好奇。

  “这么早就睡了?”周茵茵进了里屋,打开了万斌的房门。但,却看见里面空落落,人不见。“老公,我们儿子不见了。”

  “怎么回事?门不是一直锁住的,他怎么会不见了?”

  不止是门,连同窗户亦紧紧地,根本出不去。

  夫妻两更着急了。

  但,两人正欲出门寻找,忽的听见衣柜里传来动静。二人走了过去,将柜子打开,只见万斌坐在里面。

  周茵茵赫然心情放好:“你个小淘气,怎么躲在柜子里面。”

  柜子里面衣服好多,垂下来,遮住了他的脸,向一道道幔子。万斌坐在其中,不说话,只咯咯地笑。

  周茵茵亦不多想,伸出手便去抱。但,一触碰,便觉有异——她的手摸到了一滩黏糊糊的液体,像是日常做菜的鸡血。

  赫然一惊,抽回来一看,她的手上全是血!

  急急地,她把万斌抱了出来。尖叫声更响了。眼前的,那里还是个活生生的儿童?分明一个血人。

  万斌周身上下都是血,一片片,还有好些掉落的皮肉,骨骼,内脏,都好清晰,每一次作动,都可看见韧带的牵引。

  周茵茵一踉跄坐在了地上。

  她的叫声将万飞引了过来,待他见到儿子的模样,亦跟随着发出了一声毛骨悚然的尖叫。

  而万斌,则完全不知痛,咯咯笑着爬向夫妻二人。

  待他彻底爬出柜子,夫妻两才看清,他的臀部,还连了一条长长的脐带,血淋淋的,像一截肠子。

  “啊,什么怪物?”周茵茵险险晕倒,万天亦无法多说一句。都被吓得麻木,无意识,只觉恐惧。

  渐渐,万斌爬的更近了。夫妻两看见,脐带后面,还有一个面貌狰狞的女孩的头。那头望着夫妻二人,诡异地笑了。

  第五章:诛童

  半月后,有人报警,将万飞一家发出腐臭。待警察赶到破门,只见屋内有三具高度腐烂的尸体,样貌恐怖,尸水横流,地面上,还有蛆虫在涌动。

  警察忍住恶心将尸体带走。

  邻居亦惊恐,更好奇,是谁杀了那一家?但渐渐,流言也就过了。

  而事实的真相,却鲜少有人知晓。并非意外,乃鬼神复仇,一家子,都是自找——

  那是当天晚上。

  那名医师还未入眠,他身前站了一个约莫五六岁的小女孩,面色铁青,表情怯怯,周身发白。

  医师望着她,叹口气:“你已经报了仇,可以投胎去了吧?”

  女孩不言语,转过身,走了。

  医师望着她的背影,兀自叹气。

  凶手便是她,这名才五六岁的小女鬼。但,她并非天性狠毒,乃是被逼——万斌差她一条命。

  而始作俑者,却是万斌父母——

  因了万斌是儿子,又加之父母心性,宠溺非常,便溺爱的他十足霸道、嚣张、不懂事。领居家的狗、隔壁养的猫,都要欺凌,时常做出一些出格可恶之事,而起家长往往乃一句:孩子还小,不要计较。

  渐渐,助长了他的恶性,对同学,更是欺负。

  在幼儿园,他是最嚣张的,老师亦头疼,同学的东西,一旦看上,一定会抢。那女孩亦是被欺负的一位。

  但,久了,女孩便懂得反抗。

  某日,女孩带了个玩具来学校,万斌见了,十分喜爱,便强横地要女孩借给他玩。女孩不肯,两人打闹起来,万斌的脸被女孩抓伤。

  事后万斌母亲大闹幼儿园。

  但,事情未完——万斌因而记恨,竟偷偷带来一根针,趁女孩睡觉时将针一下刺入她体内。女孩虽被痛醒,却连同父母都未料到。

  尔后,内部器官感染坏死,看了数家医院都未好转,待最后检查出来,已回天无力。女孩就此早死。

  死后,女孩魂魄不安,化作厉鬼缠住万斌索命,让他日夜害病,只待时机一到,取他性命。

  幸得万斌父母带他找到医师,医师学医前亦会些许道术,有些手段。他一眼看出端倪,用针暂时压制女孩,并与之约法三章,言明若万斌改之便投胎去罢。

  女孩应允。

  但,万斌不知收敛,其父母亦不听劝告。

  那日肯德基、尔后医院,种种事件,都激怒了那女孩。万斌死不认错,罪大恶极——女孩发威侵蚀,只要他死!

  当晚,她动用法力,让万斌身上的肉一块块掉落下来,变作血人,又将其藏在柜子里,只待其父母归家——女孩认为,养不教,父之过,该死的不止万斌,其父母更是罪大恶极。

  待两人看见这一景致被吓杵时,那根连接女孩身体的脐带,便自万斌身上长了出来。

  女孩利用自身头颅的尖牙,将万飞及周茵茵身上的肉,一块一块咬了下来——她剩余要做的,便是看着他们腐烂。

  唯有如此,才得安心。

  待一切作罢,她将始末告知医师,便投胎去了。

  这并不怪她,一命抵一命,十足公平——如她所想,养不教,父之过——周斌之错,始于父母未能好生教导,才让其逐渐嚣张,以至残害自身。

  总有人言:孩子还小。但,正因还小,更需好生教导,以免误入歧途。古语云:溺子如害子,正是如此。

  ——

  医师自位置站起,走到了窗户前,推开窗,望着天际,发出了一声沉重叹气。

  此刻,夜深沉,星月冷。

继续阅读
weinxin
鬼友网官方公众号
加鬼友网公众号,每天推送最新奇异资讯!请记住本站永久域名www.guiyouwang.net
正文底部广告610x47px
济南双乳山的神秘“诅咒” 灵异事件

济南双乳山的神秘“诅咒”

在山东省济南市长清区归德镇南部,有一座双乳山。在双乳山脚下,有一个小山村名为双乳村。如今的双乳山已经快被挖成平地了,这座山被当地老百姓称为“宝山”,因为已经被证实这山底下埋着大量的文物有待发掘;但当地...
弟弟托梦,姐姐找到埋尸点,科学都无法解释 灵异事件

弟弟托梦,姐姐找到埋尸点,科学都无法解释

梦,一个玄之又玄的东西,至今没有人能说清楚梦境与现实之间的联系。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中国人始终相信梦境与现实是有联系的,梦中发生的事情是对现实的暗示,《周公解梦》至今都有很多忠实的研究者。 黄粱一梦、春...
中秋怪事 灵异事件

中秋怪事

中秋节又称八月十五,是合家团园的的时候。中秋节大家一起吃顿饭,聊天,赏月,不亦乐乎。 传说中秋节也是鬼怪,乱魂出行的时候。 魂魄又称鬼魂,是人在死后分离出来的一种物质。虽然现在无法用科学解释。当然鬼怪...
月圆之夜容易发生什么灵异事件 灵异事件

月圆之夜容易发生什么灵异事件

科学家发现,月圆的时候也是各类神秘事件的高发期,波及人类的情绪,感官,甚至欲望。满月期间人类无论是在出生,发病,灾祸,死亡,还是暴力犯罪上,都会出现一反常态的高发概率。因此,在中国人赞美的满月团员之日...
鬼友网小横幅782x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