宾馆202号房

admin
13001
文章
54
评论
2020年2月18日12:01:46宾馆202号房已关闭评论 185 4845字阅读16分9秒
正文广告750

   “还有着一条啊,住宾馆的时候,一定要避免住靠边的房间,因为……”

  “哎呀,好啦好啦,我记住了。”这一边收拾行礼的姑娘叫小月,旁边捧着手机念念有词的是她的闺蜜。正在一条一条的念哪些注意事项,八成都是从网上各处搜罗过来的。

  小月哭笑不得:“我只是出差,又不是抓鬼,别那么疑神疑鬼的,我看我这不害怕,都要被你说害怕了。”

  小月今年刚毕业上班,因为是新人,所以脏活累活什么的一股脑堆在她身上,就连出差,部门里的老员工都是挑了好地方,要么就景色优美,要么就行程比较近,唯独就剩了个有偏远又穷的破地方留给她。

  小月也很生气,可是新人,敢怒不敢言。值得默默安慰自己,新人嘛,多年的大路走成河,多年的媳妇熬成婆,熬吧,大家都是这么过来的,只要人还在,总会有出头之日的。

  于是收拾利索,踏上了火车。

  经历了一整天的颠簸,终于到了地方。小月只觉得自己浑身都要散架子,更何况看看时间,也不早了,当务之急便是赶紧安顿下来。

  更何况明明还说了,女孩子晚上绝不可以在外面乱晃,因为除了要提防恶鬼,还要提防恶人呢。

  小月虽然很鄙视明明的唠叨,但是这些是好话,她也不敢怠慢,拖着硕大的行李箱四处找宾馆。

  奈何,这样一个偏僻的地方,要想找五星级大宾馆怕是不大可能,找来找去,也就只有一个类似招待所的地方,牌子上缠绕着老旧肮脏的霓虹灯,闪闪烁烁,小月重重叹了口气,认命一般地走进去。

  大厅的装潢倒还算不错,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差,满脸笑容的前台小姐为她办妥了入住手续之后,便由一个服务员模样的人领着她找自己的房间。

  慢慢,小月就知道为什么还需要有人引路了。并不同一般的宾馆那样视野开阔,而是从大厅到后面的居住区,要走一段长长的走廊。

  走廊阴暗,没有装灯,四周一片黑漆漆的,没有红点,当然也就意味着没有监控。刚一踏进这条长长的走廊,小月便感到扑面而来的一股寒意,那是一种从心底里升起的不舒服的感觉,于是她顿住了脚步:“我……我不想住了,请问可以退房吗?”

  前面领路的服务员是一个年轻小伙子,起码在前台光线充足的情况下看是这样,不过在隐隐约约的光线下,小月觉得他的笑格外渗人,仿佛下一秒就会如网络上那些恐怖的图片那样,变出一张血淋淋的人脸。

  想到这里,小月的心又毛了一层。

  小伙子似笑非笑看着她:“小姐,现在已经七点半了哦,天已经黑了,您现在出去,怕是找不到住的地方吧?”见小月还有点犹豫,又压低了声音:“听说这最近不太平,前两天,还有个小姑娘……”

  “好了……”小月抬头制止,“我们走吧。”

  于是那小伙子嘴角一丝丝得意地笑,继续木偶一样走在前面。

  小月心里还是有一点忐忑,于是又问:“喂,你们家宾馆,晚上有安保吗?”

  前头的小哥再一次停下来,半转身看着小月,仿佛是看透了她的心思:“放心,我们不是黑店,方圆多少里我们是唯一的宾馆,干那种勾当,还不如好好开宾馆赚得多。不过嘛……”

  “不过什么?”

  “小姐,你一个姑娘独自出门,还是尽量少在外面晃悠得好,晚上十一点之后不要出门,听到什么声音也不要开门看,就什么事都没有。”

  “为什么不能开门?”

  小伙子一笑:“好奇心害死猫啊。”

  短短几米的通道,却像是走了几十米那样漫长。好不容易走到房间,小伙子只是站在门口像她微笑示意了一下,便转身离开。

  小月按按狂跳的心脏。

  环视一下周围,闺蜜的话回荡在耳边:“不要住最边上的房间。”

  看看自己的,嗯,虽然位置也不是很正,但是是倒数第二间,202。可这个房间怎么说呢,床单也一样是雪白雪白的,桌面上也是一尘不染,看上去经过很仔细的打扫。

  可是,就是不能让人感觉到很干净,反而是一阵一阵奇怪的不安。

  但是,来都已经来了,抱着既来之则安之的想法,小月只得安顿好东西。

  总算安顿好一切可以好好洗一个热水澡,宾馆条件简陋,墙面虽然都铺了瓷砖,可是总觉得颜色发乌,还有星星点点的污渍。

  浴室里有一面半身镜,热水一蒸,就氤氲看不清,只能在水雾里看见一个模糊的轮廓。

  小月看了又看,镜子里的身影也随着她的动作而动作。突然,一丝惊恐。那镜子里的,根本就不是她自己的身体,而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女人的躯体。

  小月几乎是用尽了全力,用力擦干净镜子,镜子里于是倒映出她惊恐的脸。

  仿佛一场幻觉。但是她几乎可以百分之百确定,刚才镜子里的人影,绝对不是她自己。

  她跑出去拨通了闺蜜的电话。

  闺蜜倒是看得开:“哎呀,你就是太累,加上临走前我跟你说的那些,产生幻觉了。谁知道你胆子那么小哇。得得得,下次我可不跟你说这些东西了,免得你吓坏了自己还要骂我。”

  “你说,真的有鬼吗?”

  闺蜜打了个哈欠:“没有没有,就算有也不会去找你的,你当鬼都那么吃饱了撑的没事干呢?放心睡吧啊。”

  挂掉电话,直到听筒里一直传来嘟嘟的声音,小月的心一直无法安定,她非常非常后悔来这里。就在她爬上床,仔细想了想,又爬下去,将桌子旁边的椅子挪到门口堵住,想了想又觉得不安全,房间里可以挪动的东西有限,大多是桌子柜子这样的家具,好在小月也不是娇生惯养出来的,好不好算一个怪力少女,于是看了看旁边的桌子,一面靠着墙那种,一看就很重。

  小月几乎是卯足了力气,才把它挪过去,一头顶着椅子,一边顶上了固定不动的组合柜子。椅子堵着门。

  这样的话,只要外面那些人不把门弄坏,自己就不会有事,就算他们要花时间把门撞开,小月看了看窗户,自己住在二楼,有充足的时间逃跑。

  巡视了一圈,终于放下心来,发泄一般把自己扔到床上,想想又觉得自己想多了,于是自嘲般笑了笑。

  这一夜,并不安稳。

  临行之前闺蜜说,晚上睡觉的时候,房间里一定要留一盏灯,如果全黑的话,不论是恶鬼还是恶人都无法看到,也就没有办法做好相应的准备。

  闺蜜还说,晚上睡觉的时候,一定要用尽各种姿势占据整个床铺,一定不要在身边留一块很大的空位。

  小月平时就很怕这些神神鬼鬼的事情,闺蜜说的,虽然不知真假,可是有防范总是好的。

  于是小月特意留了一盏灯,她在强光下睡不着,所以留了卫生间一盏黄色的小灯,倒也看得清楚,而且整个人呈大字瘫在床上,美美伸了个懒腰,大概是折腾了一天也很累,便很快失去了知觉——睡着了。

  半夜,房间里面简陋得没有表,小月也没有来得及去看手机,因为,她在梦中惊醒,发现自己,完全无法动弹。

  梦里有人追她,是一个披头散发看不清脸的女子,一边跑一边踉踉跄跄,形如欧美电影里面的丧尸。小月愣了一愣,想到中国哪里来的丧尸,于是骂了声娘开始狂奔逃命。

  那女鬼跑得头发都散开了,露出狰狞可怖的一张脸,而且,越跑越快,眼看就要被抓住了,小月浑身一颤,睁开眼睛,朦朦胧胧的黄色灯光将她一点一点拉回现实,原来只是一场梦。

  刚刚松了一口气,这口气还没松完,小月就突然觉得,自己的脚有些不大对劲。

  她是四肢横开,可惜被子不够大,于是就有一只脚露在外面。

  露就露吧,反正屋子里也不冷,更何况自己在家的时候还不是照样踢被子。

  结果此时此刻,小月就感觉有一只手,缓缓地在挠自己的脚心,既像是在跟她闹着玩,又像是在引起她的注意。

  小月想要抬起身子看看,却发现自己完全动弹不得。

  她本能地看向卫生间,那个有着唯一光源的地方。

  结果就发现,卫生间的玻璃门不知何时变得肮脏不堪,整个屋子似乎也不是自己刚进来时候的装潢。

  而是有一点老式的,类似于八九十年代的风格。

  灯罩上血迹斑斑,挡住了灯光,地上一片斑驳的黑影。

  卫生间传来一阵一阵的哭嚎,貌似是一个女生,大哭着哀求:“求求你不要打了,求求你……”

  另外一个影子投射在墙上,凶神恶煞,貌似是一个中年男子,并没有答话,只是抡起皮带,一下一下,砸在那个女孩子身上。

  女孩子倒在地上,一个劲哭,皮带上面有皮带扣,金属,很硬,一下一下砸在女孩的身上,头上,几乎是血流不止。

  小月一动不能动,只得躺在这床上,局外人一样看着他们。

  女孩子最后已经失去了所有的力气,在地上蠕动着,而男人似乎也打累了,转身丢下腰带出门,不知道去干什么。

  小月心里一阵奇怪,明明自己已经把门堵死了啊,那男的是怎么出去的?

  来不及多想,因为男人出去之后,门在风的带动下左右摇晃,方才那个还在地上艰难蠕动的女孩扶着墙,一寸一寸爬起来,小月瞪大了眼睛细看,发现跟在梦里追自己的女鬼竟是同一张脸,可是梦里的是个女鬼啊,难道她,一定会死?

  刚想到这里,只看见女孩因站立不稳,原本是想要去桌旁拿东西,结果一下子扑到了桌子上,与此同时,女孩的手迅速攥住了一把水果刀。

  男人推门而入,手里一只麻袋。

  原来是去找装尸工具。看见女孩已经站起来,不禁又是一顿痛骂,抄起放在一边的皮带:“你居然还敢站起来?我打得太清是不是?”

  女孩子措手不及,硬生生挨了几下,努力稳定身形,然后疯了一般扑过去。

  鲜血满墙。

  女孩子用这种方式与他同归于尽。

  小月看得胆战心惊,房子里一片寂静。

  是突如其来的敲门声打破了这寂静,小月刚刚平复下的心情又被吓了一跳,于是猛然张开眼睛。

  太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在雪白的被子上形成一条金色的光线,小月眯了眯眼睛,只觉得一阵不真实的恍惚,于是狠狠掐了自己的胳膊——好疼。这次真的不是梦了。

  敲门声一阵紧似一阵,似乎门外的人有点着急。

  现在已经是白天,没什么好怕的,小月费劲把昨天用来堵门的东西移回原位,然后睡眼惺忪地开了门。昨天晚上做了一夜噩梦,今天在上起来感觉四肢百骸都疼。

  门外是昨天银鹭==引路的小哥,依旧是一脸笑:“小姐,您昨天只预定了一天,请问您是续订还是退房?”

  想到昨晚的事情,小月也不管是不是还能找到落脚的地方,果断选择了退房,出去的路上,她问:“你们这宾馆,是不是有什么说法?”

  小伙子头也不回:“没什么说法,我们宾馆干净得很。”

  “得了吧,哪个宾馆还没有几个传说了?更何况,我昨天都看见了,是一个女孩……”

  话音未落,小伙子转过头来,一脸严肃:“你昨天开门了?”

  “没有啊,不过我就是看见了。”

  小伙子停下脚步,叹气:“都已经这么久了,竟然还不肯安息。”

  “什么?”

  “这就是个比较长的故事了。”

  比较长的故事里,还跟这个宾馆有关。跟别的宾馆不同,这家宾馆并没有建在什么火葬场啊,坟地啊,亦或是乱葬岗。

  干净得很,宾馆的前身,也是宾馆。

  这还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只不过方圆多少里就这一个,所以紧俏,生意也好。

  人一旦有了很多钱,知道了钱的好处,就会更加的喜欢钱,宾馆老板也不例外。

  这块地方人烟稀少,往来的人也不多,加上当时通讯交通并不发达,给了他很多可乘之机。于是他开始把目光放在来往的年轻女孩身上。

  大部分时候,他只是抢了她们的财物就会放人,并且威胁她们不许告诉别人。那些女孩子,大多涉世未深,真的害怕,屈服于他,于是他的丑恶行径,就真的很久都没有被发现。而实施这些的时候,都是在小月隔壁的房间,201.

  一直到,遇到了小月从梦里看见的那个女孩。

  女孩不肯交出钱财,也不肯乖乖听老板的话。

  甚至,还趁老板不注意的时候,偷偷跑了出去,她想报警,想找人,把那些丑恶行径公之于众。但是,刚刚跑出宾馆的大门,就被抓了回来。

  然后,便是小月亲眼看到的那一幕。

  女孩杀死了宾馆老板之后,将其拖到了201房间,但是紧接着,也因为失血过多,不幸身亡,两个人一起死去了。

  所以据说每天晚上,当年的那个女孩子都会现身,去找来到旅店里的旅客,希望可以为自己沉冤昭雪。

  但是据说那个店主人的灵魂也不得安宁,活着的时候是个恶人,死了之后依然是一个恶鬼,每天都会挨个去敲门,只要有人开门,就会被他弄死。

  小月不知怎地,昨天并没有听见敲门声,大概也是死去的女孩子同病相怜,因此暗地里护着她逃过一劫。

  后来小月离开了那家宾馆。

  新找的宾馆虽然位置更加的偏远,却也没出现像那一家那样的幺蛾子,住的还算顺心,不过回想起那一天的梦境,依然清晰地刻在脑海里,每每想起,唏嘘不已。

继续阅读
weinxin
鬼友网官方公众号
加鬼友网公众号,每天推送最新奇异资讯!请记住本站永久域名www.guiyouwang.net
正文底部广告610x47px
沈阳中心庙的一段传奇故事 奇闻怪事

沈阳中心庙的一段传奇故事

路过故宫北侧的沈阳中心庙,看着故宫东北角这座小庙,不禁为它至今还能保留下来感到庆幸。二十六年前,曾经听开发这地方的房地产商的老人讲过一段传奇的故事: 说是在1993年,这块地方由沈阳农业银行房地产开发...
杨湃奇谈之餐厅里的供桌 看鬼故事

杨湃奇谈之餐厅里的供桌

这是发生在一对小两口身上的真实事件,两人刚结婚没几年,生了个孩子起名叫闹闹,他为什么叫这么个名字呢?因为这孩子啊打生下来开始身体就不是好很好,一天闹病,晚上闹觉,父母俩就别提多闹心了啊,说这种情况哪应...
冤魂砸烂客房!哥伦比亚猛鬼旅馆改装乡土风 灵异事件

冤魂砸烂客房!哥伦比亚猛鬼旅馆改装乡土风

说到南美洲著名景点,绝对不能不提哥伦比亚著名的“昆迪纳马卡大瀑布”,在瀑布不远的对角处,有栋阴郁陈旧的宏伟豪宅,一副就像恐怖电影里鬼屋取景的地方,而这间豪宅还真的闹鬼,没在骗人的。 哥伦比亚猛鬼旅馆 ...
长沙蝴蝶大厦灵异事件 灵异事件

长沙蝴蝶大厦灵异事件

中国历史源远流长,因此很多地方都发生过闹鬼事件,长沙就是闹鬼城市之一。前面我们说了广州荔湾广场灵异事件、长春十大灵异事件、北京故宫灵异事件等等,现在我们来说说长沙蝴蝶大厦灵异事件,据说这里频繁闹鬼,经...
鬼友网小横幅782x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