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亚特洛夫事件

admin
12975
文章
50
评论
2021年8月13日21:25:20 1 141 9156字阅读30分31秒
正文广告750

下文中所有的内容,都是来自于事件前后的真实调查结果,以及在事件发生现场的实际情景。如果恐怖事件容易对你产生深刻的心理影响,或者导致一些其他严重后果的话,请有选择性地阅读本文。

迪亚特洛夫事件的恐怖之处,在于发生于事件之中的各种无法合理解释的细节。即便有非常多的研究者和事件爱好者企图对此事件生成一个个令人信服的解释,但是到目前为止,仍然没有任何一个说法,可以让事件中所有令人感到不可理解的细节被诠释出来。

可以这么说,迪亚特洛夫事件是迄今为止,在现代人类史上发生过的最为真实,也最为诡异的一起事件。

事件发生在1959年2月,前苏联境内的乌拉尔山脉中。

这一年的1月底,10名来自叶卡捷琳堡市乌拉尔技术学院的高山登山队员,决定去挑战北乌拉尔山东坡的奥托尔滕山。尽管冬季的乌拉尔山的攀登非常困难,但因为这组登山队员全是有着丰富的滑雪和高山登山经验的成员,而且目标奥托尔滕山的高度,也仅仅只有1234米而已,因此这一攀登计划在这群年轻人的眼里,并不是什么极其危险的挑战。


迪亚特洛夫事件

冬季的奥托尔滕山,其实是一个滑雪胜地。


迪亚特洛夫事件

奥托尔滕山的山顶,因为气候寒冷,几乎常年被积雪覆盖。

参加此次登山滑雪活动的小团队共10人,8男2女。其中领队 伊戈尔・迪亚特洛夫 23岁,其余的成员最大的38岁,最小的成员21岁。队伍中所有的人都有2年甚至更长的高山登山经验。

1959年1月25日,一行人坐着火车来到了离目的地最近的城镇 伊夫杰利,这是一个人口不足万人的小镇。26日,他们转乘卡车,来到了位于奥托尔滕山东南方40公里,离登山口最近的一个小村,维加依。

1月27日,一行人便带着装备,开始向奥托尔滕山进发。刚刚出发不久,队伍中的尤里・尤丁便开始发烧,于是他不得不提前下山,准备返回伊夫杰利,等其他队员从山上返回后再一起回叶卡捷琳堡(当时被称为斯维尔德罗夫斯克)。

为了保持联络,队长迪亚特洛夫与尤丁约定,等他们从奥托尔滕山上下来,回到维加依的时候,就会给他和学校拍电报。而按照之前的安排,迪亚特洛夫小队最晚也会在2月12日返回。于是与迪亚特洛夫等其他9名队员告别后,尤丁就一个人先行返回了伊夫杰利。

不得不说,尤丁是非常幸运的,因为所有人都没有想到在山上,会有怎样的厄运降临到他们的身上。

---------------------

2周时间过去了,在伊夫杰利的尤丁依然没有等到迪亚特洛夫一行人的电报。2月12日,尽管迪亚特洛夫还是没有出现,但尤丁记得迪亚特洛夫曾经说过,他们可能还会在山上多走几个地方,于是他便先独自回到了叶卡捷琳堡。

当时正是学校放寒假的日子,所以回到了叶卡捷琳堡的尤丁,也没有过多地担心自己的同伴们,只是以为大家都回来之后解散了。然而,2月16日的时候,其他参加登山的成员的家长们,开始频繁地联系乌拉尔技术学院,询问这些队员的情况。学校在联系了尤丁之后,才意识到:这些队员可能是遭遇了什么情况。

于是在2月20日,一支由乌拉尔技术学院的学生和教师所组织的救援队,在尤丁的向导下,开始沿着迪亚特洛夫小队的进山路线,前往奥托尔滕山,寻找这些失踪的队员的下落。

2月21日,北乌拉尔地区的山脉搜索队,以及叶卡捷琳堡、伊夫杰利当地的警察,甚至是乌拉尔地区的驻军,都开始加入了搜索失踪人员的行列。到了2月24日,参加搜救行动的人数总共达到了2000人,军方也出动了直升机和侦察机,对这一地区开始大规模的搜索。

这样大规模的搜救行动,很快便有了结果:

2月26日,搜救队在距离奥托尔滕山山顶5公里的霍拉特夏福尔山的山坡上,发现了一个被遗弃的帐篷。根据当时发现这个帐篷的学生回忆,这个帐篷从中间破了个大洞,里面什么人也没有,而所有失踪人员的行李装备,都还在那个帐篷中。


迪亚特洛夫事件

根据现场详细调查,这个帐篷是从内部被用刀子割开的。在帐篷外面,有8、9个人的脚印,其中有只穿着袜子的,也有只穿了一只鞋、另一只脚穿着袜子的。脚印的方向通向山坡上高处的森林。

搜救队跟着脚印继续前进,然而在500米之后,脚印便被雪片覆盖,看不到踪迹。

--------------------

根据到目前为止的情况分析,有着丰富的雪山登山和搜救经验的救援者们进行了分析:

1. 登山者们一般很少在雪山的斜坡上宿营,因为有可能会面临积雪滑坡甚至是雪崩的危险。然而,根据尤丁的回忆,领队迪亚特洛夫的习惯是爬到一定海拔高度后,便沿着山脊前进,所以当天他应该是想要登上霍拉特夏福尔山的山顶,然而爬到一半才决定就地休息宿营的。

2. 从帐篷内部将帐篷撕开,这种情况尽管少见,但往往是在遭遇了雪崩时,不得已采取的紧急自救方法。因此,很多搜救人员认为这些失踪的队员,应当是以为雪崩即将发生,所以慌忙跑出了当晚宿营的帐篷。

3. 从他们的脚印向高处的森林延伸,也表明队员们都有着丰富的应对雪崩的经验:一旦雪崩发生,沿着侧面向高处植被逃生,是更有效回避开雪崩区域的办法。

4. 然而令人费解的是,在搜救队发现帐篷的时候,这个帐篷并没有被雪所覆盖 —— 甚至连队员们逃生的脚印也赫然在目。如果是发生雪崩的话,帐篷很有可能会被从高处随着雪块一起被冲到低海拔处,并且遭到一定程度的掩埋,同时内部人员在逃生时留下的脚印也是不可能保留下来的。

所以根据现场的情况判断,雪崩 —— 至少是大规模的雪崩,是根本没有发生的。

---------------------

搜救队此时的搜索中心,便开始以帐篷外脚印方向消失的地点为半径,开展了细致的寻找。

3月2日,搜救队有了新的发现,然而这个发现是令人遗憾的:

在山坡高处那片森林的边缘,有一颗高大的雪杉树。雪杉树下有两具遗体,分别是24岁的尤里・格里沃尼希琴科,和22岁的尤里・德洛琴科。被发现的两个人都赤身裸体,只穿着内裤,脚上没穿鞋。在树下,还有曾经燃起篝火的痕迹。

搜救队发现,在这颗大雪杉上,留下了有人攀登过的痕迹,5米高处的枝杈有被人踩断的迹象。于是大家推断,幸存者们应当是在此处暂时休息,并且爬上了这颗树,想要辨别出帐篷所在方向。按照这个逻辑,搜救队开始在这颗雪杉和帐篷之间的路径上,搜索是否还有其他的队员的踪迹。

通过3月3日一天的搜索,搜救队又发现了三名队员的遗体,他们是队长迪亚特洛夫,22岁的女队员季涅塔・柯尔莫戈洛娃,以及23岁的鲁斯腾・斯洛柏丁。三人分别距离那颗大树的距离为300米、480米和630米,几乎排成一条直线,而且倒下的方向,都朝着帐篷的方位。

遗体迅速被运回了叶卡捷琳堡,并在法医处接受了尸体解剖。被发现的五具尸体的死因都是「低体温症」,也就是我们常说的「冻死」。而根据尸体胃中和肠道中的食物消化状况确定,死亡时间距离他们上一次进食为6-8小时。

考虑到高山登山露营时的时间,法医基本确定他们死亡的时间先后为夜里0点至2点左右。其中在大树下发现的两具几乎赤裸的遗体是最先死亡的。

---------------------

至此,搜救队基本确定了这次悲剧的发生状况:

1. 当晚,登山队员们在吃过晚饭后已经先后睡下。然而,在遭遇了某种原因后,队员们判断雪崩即将发生,于是慌忙跑出了帐篷;

2. 按照有经验的队员的指示,所有人都开始向较高的森林中转移,以躲避雪崩;

3. 然而,在进入树林后,他们发现雪崩并没有发生,同时一些队员因为跑出来的时候过于匆忙,防寒服和鞋子都没来得及穿上,所以出现了低体温症;

4. 队长迪亚特洛夫带领队员们在大雪杉树下点起篝火取暖,然而因为当晚的降雪和大风,篝火并没能起到太有效的作用,导致了两名队员的冻死。同时,他们也尝试在风雪中爬上大树,辨别帐篷的方位;

5. 为了让剩余的队员可以充分御寒,死去的两名队员的衣服被扒下来,被幸存的队员们穿上,之后3名队员开始冒着风雪,想要回到帐篷中;

6. 然而在夜间的风雪中,尝试回到帐篷里的三名队员先后倒下,冻死在了风雪里。

在奥托尔滕山上,这个季节的最低温度会达到零下30多度,日间气温也只有零下15度。在这样的天气中,队员们在风雪中迅速损失热量,从而导致了快速的死亡。

--------------------------

这一解释似乎是合情合理的:尽管有两具尸体几乎赤身裸体,但是考虑到登山队当时的困境,把已经死去的队员的衣服扒下来穿上,这也是符合情理的做法。

然而,悬而未决的问题还有一个:还有其他四名队员尚未被发现。

正是这四名队员,将整个事件到目前为止所有的合理推断,都画上了一个巨大的问号。

--------------------------

同时,从被破坏的帐篷中,搜救队员们找到了队长迪亚特洛夫留下的日记,以及队员们拍摄的大量照片胶卷。通过对日记的分析,搜救队也得到了这些队员们生前留下的一些登山情况:

1月31日,在队长迪亚特洛夫的带领下,9名队员穿过了低海拔地区的丛林,来到了目标奥托尔滕山的山脚下。他们在这里设立了登山营地,准备好了登山时的必要给养,并将一部分多余的食物留在了山脚下的营地里。

2月1日,队员们沿着从奥托尔滕山流下的溪水,在溪谷中前进。在行进了8公里之后,他们跨越到了溪谷的北岸,并打算在河边宿营。然而,从当天下午天气骤然变坏,从山坡另外一侧席卷而来的暴风雪覆盖了整个溪谷。为了逃出暴风雪的区域,队员们开始向着山顶前进,想要在山坡的另一面找到合适的宿营地。

在暴风雪的呼啸中,登山队渐渐迷失了方向。等到9名队员爬到了山顶上,才发现他们事实上已经偏离了目标,而是来到了奥托尔滕山南面的霍拉特夏福尔山。

为了抵御暴风雪的侵袭,队长迪亚特洛夫决定带领队员们向着山坡下方的森林地带前进。然而在进入森林后,他们发现那里无法宿营,从树上时时有积雪砸下,而且大雪还会压断树枝,给宿营造成危险。于是队员们走出森林,在一处较缓的斜坡上扎下了帐篷。

日记到这里就结束了。根据内容,迪亚特洛夫他们应当是就在这一晚,遭遇了这场悲剧。

----------------------------

尽管出动搜山的人手和器材都已经达到了最大负荷,但是其余四名队员的下落仍然不明。在恶劣的自然环境中,大规模的搜索活动只得暂时停止。而当时在叶卡捷琳堡地区,人们也都为这群年轻人所遭遇的不幸深深地惋惜着。当然,作为一起大学生登山遇险事件,这件事很快就被人们淡忘了。

正如2002年「北大山鹰社希夏邦马峰山难」一样,人们更关注的是这些年轻人家属的善后工作,以及对其他登山爱好者的安全意识培训:北大登山队员遇难_竞技风暴_新浪网

然而,让事情峰回路转的转折点,还是出现了。

那就是剩下四名队员的遗体的发现。

-----------------------

1959年4月中旬,在山上冬季的积雪开始融化的时候,一支登山队发现在一处积雪尚未融化的溪谷中,似乎有一件红色的羽绒服。他们下到溪谷里,才发现那是一具被半掩埋在积雪中的遇难者遗体。在当地警方的配合下,对这具遗体的挖掘正式开始。

在这具半被积雪掩埋的遗体附近,人们找到了之前迪亚特洛夫登山队中,尚未找到的其他失踪队员。包括这具首先被发现的遗体在内,一共四人,他们都几乎躺在同一个位置。在他们上面,覆盖着厚达四米的积雪。

发现遗体的溪谷,位于从那棵大雪杉树继续向山脚下前进的森林中,距离森林边缘75米。最初,人们只是认为他们四人应该是在向另一个方向逃生时,失足滑落溪谷而死的。从他们的身上,找到了一些其他队员的衣物。因此搜救队判断,他们在向这个方向前进之前,曾经和迪亚特洛夫队中其他队员商议过:将队伍分为两组,一组返回帐篷等待救援,另一组沿山坡下行,去寻找当地的居民求救。

但是,在这四具遗体运回叶卡捷琳堡后,人们才发现事情并非像想象得那么简单。

----------------------

后找到的这四具遗体分别是:

21岁的柳德米拉・朵比尼娜(女)

25岁的阿列山大・克列瓦托夫

24岁的尼古拉・契波布里纽里

38岁的阿列山大・佐罗塔略夫

与预想的不同,这四个人都不是冻死的,而是受到了致命的伤害而死

朵比尼娜和佐罗塔略夫两人的肋骨几乎全部折断。根据负责尸体检验的鲍里斯・沃兹洛兹登尼博士分析,这样的损伤几乎相当于一个人的胸口被汽车以80km/h的速度直接撞击而导致的结果。肋骨的碎片深深地刺进了这两个人的肺部和心脏,导致了致命的创伤。

尼古拉・契波布里纽里的头骨有3/4遭到严重破坏,头部完全变形。

阿列山大・克列瓦托夫的大腿骨碎成三段,双臂也有多处骨折,同时骨盆完全碎裂,脊柱折断。

尽管在雪崩中,遇难者的遗体会出现很多骨折的情况,但是严重成这种情况的骨折,在所有的雪崩遇难者中是从未出现过的。

而更恐怖的是,佐罗塔略夫 和 朵比尼娜 两个人的尸体上,双眼的眼球都消失了,同时舌头也「像被用力扯掉了」一样,在他们两人的尸体上没有找到舌头以及连接组织。

而更加可疑的地方,来自于这四具尸体上的衣物:从衣物中分析出了大量的放射线残留,其强度几乎相当于曾经将放射性元素直接装在衣兜里一样。

这些异常情况,立刻引起了大量的注意。

----------------------

下面是朵比尼娜的死尸照片,请感觉不适的读者跳过这张照片阅读。


迪亚特洛夫事件

---------------------


对后来发现的四人的死因,警方最初的调查是从动物攻击导致的伤害事件开始的。

警方提出的想法是,四人在寻找下山的路径时,可能惊醒了尚在冬眠中的熊,从而遭到了袭击。产生这样的想法,是由于四人出现了极其严重的骨折,这很可能是大型动物的攻击所导致的。

然而从遗体的分析上,警方找不到任何动物的毛发,而且 —— 假使袭击他们的真的是熊的话 —— 熊的利爪会对衣物造成严重的撕扯破坏,但是在四具遗体上的衣物保持完好。因此这个推测很快便被推翻了。

而从朵比尼娜和佐罗塔略夫尸体的眼球和舌头缺失的情况来看,警方也提出过是否为狼或者乌鸦吃掉所导致的。然而从四人的遗体埋藏情况来看,任何动物都不可能从四米深的积雪下挖出尸体来吃掉,而且除了朵比尼娜之外,其他三人的尸体外观都保持完好。

再者来说,狼这类动物在捕食的时候,几乎都是成群出动,而且会首先吃掉猎物的内脏。在朵比尼娜和佐罗塔略夫的尸体上并未发现被动物啃咬的痕迹,而且除了眼球和舌头,其他部位也没有任何的外伤。

---------------

考虑到人为挖去眼球和舌头的可能性,警方将目光又转向了当地的原住民:曼西人。

曼西人是俄罗斯乌拉尔地区的一支少数民族,人口仅几千人,以捕鱼和狩猎为生,是半游牧民族。通过走访了几个曼西人的集落,警方一无所获。同时,在叶卡捷琳堡的分析人员也否定了这些登山队员被曼西人所杀的可能性:

在尸体上,尽管法医发现了诸多严重骨折的痕迹,然而尸体的软组织 —— 包括皮肤、肌肉、血管等等 —— 都没有任何的严重损伤。举例来说,如果一个人被棍棒等物打断了腿,那么不仅会出现骨折,同时肌肉也会有一定的撕裂,血管会破裂等等。然而,在这四名登山队员的遗体上,法医仅仅发现了骨头的断裂,却没有严重肌肉撕裂和皮下出血的现象。

根据当时负责尸体鉴定的法医回忆,「这几具尸体的骨折,就好像是从内部直接断裂的感觉,而不是遭遇了外伤而导致的。」

------------------------

在已知的科学水平下,可能造成这种骨折的情况只有一种:冲击波。

当人体遭受了冲击波的袭击时,与具有高度弹性和韧性的软组织相比,骨骼更容易受到损伤。这也许可以解释在这四名遇难队员身上出现的严重骨折。

然而,人类已知的能够创造出冲击波的方法,无外乎爆炸(包括核爆)、超音速运动等等。在人迹罕至的这个山谷中,究竟有什么能够让他们遭遇到类似于冲击波一样的攻击呢?

而能够印证是否属于冲击波的伤害,还有一个好的印证方法,就是内脏器官的受损程度。

在这四个人的尸检报告的已公布的部分中,除了已知的两人心肺部收到了肋骨碎片的刺穿,其余的内脏受损状况都没有公开 —— 这在尸检报告中是很不常见的。

为什么唯独这部分没有公开呢?

很遗憾的是,在90年代苏联解体之后,关于这个事件的调查报告的一份拷贝被再次发现。然而,在这份拷贝中,尸检报告已经完全消失不见了。

------------------------

而负责这起事件调查的警方,在之后又得到了一个不寻常的线索:

2月1日夜间,在奥托尔滕山南面50公里外的一处叫做维尔斯的农庄外,同时还有另外一组7人的登山队,当天从南向北进山。然而,当晚他们在霍拉特夏福尔山西侧山脚下的一片开阔地上宿营的时候,接近0点的时刻,在北面的天空中出现了一个奇妙的橙色球体,散发着像火焰一样的光芒。

同时,警方也逐步了解到,2月到3月的这段时间里,这一地区的很多人都曾经目睹过类似的现象,甚至连一些农庄的气象记录中都保留了相关的信息。

获得了这个线索,警方再一次检视了迪亚特洛夫登山队留下的日记和照片。在日记中,警方没有发现与这一现象有关的内容,然而在他们留下的照片中,警方开始发现了一些不寻常的内容。


-----------------------

首先,警方从被放弃的帐篷中,只找到了一个照相机。而这个照相机的主人应该是最早被发现冻死的格里沃尼希琴科。他是队伍中唯一一个有着丰富经验的摄影师,也是整个登山活动中拍摄照片最频繁的人。从他的相机中,我们能看到大部分的队员生前的活动:


迪亚特洛夫事件

队长迪亚特洛夫。

迪亚特洛夫事件

在从维加依农庄出发前,所有人与当地农庄居民的合照。

迪亚特洛夫事件

柯尔莫戈洛娃在和即将离队,独自返回的尤丁告别。画面右侧是佐罗塔略夫。


下面这三张照片,被认为是拍摄于2月1日,也就是登山队存活的最后一天:


迪亚特洛夫事件

迪亚特洛夫事件

迪亚特洛夫事件

在前两张照片中,我们可以看到登山队员们在冒着暴风雪艰难地前进。然而令调查员们感到疑惑的是最后一张照片:相机被发现的时候,它的快门当时已经上了弦 —— 与我们现代使用的大部分相机不同,那个时代的相机普遍使用机械快门,而且是需要使用者先上弦,之后按下快门才可以拍摄的。在大部分时间里,为了防止快门被误按下,摄影师们都会在拍照之前才将快门上弦。而格里沃尼希琴科当时将快门上弦,其明显的意图是想要拍下什么 —— 拍下当时正在发生的一件突发的事件。

然而,也许是这件事情太过于匆忙,格里沃尼希琴科根本没来得及按下快门,便匆匆跑进了茫茫的雪地中,将他的照相机留在了帐篷里。

因此,这最后一张照片,事实上并没有被按下快门。而格里沃尼希琴科想通过这最后一次拍摄告诉我们什么,已经再也无法知晓了。

---------------------------

在9人的尸体先后被找到的过程中,警方总共发现了5台照相机。除了格里沃尼希琴科那台被丢弃在帐篷里以外,其他4台都被这些队员随身携带。而在2月1日进行过拍摄的,总共只有3台。

而其中只有一台照相机,始终处于工作状态,那就是最后遗体被发现的佐罗塔略夫的相机。当他的遗体被找到的时候,相机还挂在他的脖子上 —— 尽管相机已经被雪水浸透,彻底损坏,但是人们还是成功地冲洗出了他拍摄下的部分照片。

-----------------------

以下内容有可能引起心理不安或生理不适感,请小心阅读。

-----------------------

佐罗塔略夫的相机的第一张照片,是非常令人困惑的:

迪亚特洛夫事件

在这张照片里,我们可以看到下方有三个黑色的物体,应该是带着帽子的三个人的头部。根据推测,这张照片应该是从三个人的头部上方拍摄的。

佐罗塔略夫是最后找到的四人小组中的一员,因此我们可以猜测出那三个人应该就是跟他一起行动的其他三名队员。然而,他从这张照片中想要表达的,显然不是这三个人的合影,而是在画面左上方,那个明显高亮的物体。

很可惜,我们从这张照片上并无法分辨出那是什么。从前景的三个人呈现出的黑影来看,这张照片拍摄于夜间,而在夜空中能够形成如此强烈的曝光的物体,恐怕我们是无法想象的。

而他显然没有停止对这个物体的拍摄,而是紧接着拍下了这些照片:


迪亚特洛夫事件

迪亚特洛夫事件

迪亚特洛夫事件

迪亚特洛夫事件

从这些光影中,我们完全无法看清这个物体究竟是什么。然而有一点可以确信的是,这个在夜空中发光的物体无疑吸引了佐罗塔略夫全部的注意力,他不停地用照相机拍摄着这个发光物,企图通过这些相片,向我们传达着一个信息:

他们看到了一些极其不寻常的东西。

而佐罗塔略夫的尸体被发现的时候,他俯卧在地,胸前还紧紧地护着这个照相机:

(死尸照片,请小心观看)


迪亚特洛夫事件

---------------------

然而,在警方将「天空中出现闪光物体」这一事件报告给上级之后,当地警察局马上接到了上级「命令停止调查此事件」的通知。原本负责这起事件调查的警官列夫・伊万诺夫,也立刻被调离了这一地区,调动到了乌克兰基辅。

在1959年8月,关于「迪亚特洛夫事件」的调查,被苏联政府宣布结束。给予事件中九名牺牲者的家属的正式说法,是「因不可抗因素而导致的意外事故」。

在苏联解体之后,很多与苏联军方有关的信息遭到了泄露。而在这些信息中,人们发现就在这起事件发生地附近,恰巧是苏联进行R-7洲际导弹发射试验的轨道经过地。

1990年,叶卡捷琳堡当地的一家媒体,通过调查警方当局所保留下来的资料,想要重新披露此事。然而负责采访该案的记者阿纳特利・古施因在向警方索取存档资料时,发现警方从该档案袋中有意遗落了一部分资料 —— 而这些资料的存在,是在其他文档中被提到的,而且具有很高的参考价值。之后,警方再也没有出示过这些下落不明的资料。

2000年,叶卡捷琳堡地方电视台制作了一档节目《迪亚特洛夫山谷之谜》,通过这次电视节目制作,才有了更多当时被家属们和当地民众所保留下来的资料公布于世。而之前我贴出的那些照片,也全部来自于死者家属们对遗物的整理。

事件中因为偶然得病,而侥幸逃过一劫的尤里・尤丁,于2013年4月27日死于癌症。

2013年,一部由美国、俄罗斯和英国合拍的,名为《The Dyatlov Pass Incident》的恐怖电影上映。片中涉及了这起事件,并且还谈到了传说中,美军曾经进行的「费城实验」。


-------------------------

然而,事情并没有完结。

在这起事件获得了越来越多的关注的时候,2015年,有一份邮件被寄送到了叶卡捷琳堡的一家报馆。这份邮件中有许多照片,然而,人们并不知道这些照片是哪部照片机,由谁拍摄的,也并不知道,寄来这些照片的人想要告诉人们什么。

唯一可以确定的是,这些照片确实拍摄于这次登山事件之中。


迪亚特洛夫事件

迪亚特洛夫事件

迪亚特洛夫事件

迪亚特洛夫事件


迪亚特洛夫事件

---------------------------

我并不打算给迪亚特洛夫事件强加一个解释,也不想用任何简单的原因来解释这起悲剧的发生。到目前为止,无论是野兽袭击、雪崩还是人为谋杀,都根本无法解释在这起事件中的那些不寻常之处。而UFO、灵异现象和军方秘密试验等等的假说,又彻底缺乏令人信服的基本条件。

所以,就让这个事件,继续成为一个谜团被我们传承下去吧。


迪亚特洛夫事件
迪亚特洛夫事件

迪亚特洛夫事件

迪亚特洛夫,柯尔莫戈洛娃和朵比尼娜。

迪亚特洛夫事件

朵比尼娜,格里沃尼希琴科,契波布里纽里,斯洛柏丁。


在照片上的他们曾经笑得那么开心,然而就在几天之后,他们可能经历了我们难以想象的恐怖的一夜。

继续阅读
weinxin
鬼友网官方公众号
加鬼友网公众号,每天推送最新奇异资讯!请记住本站永久域名www.guiyouwang.net
正文底部广告610x47px
济南双乳山的神秘“诅咒” 灵异事件

济南双乳山的神秘“诅咒”

在山东省济南市长清区归德镇南部,有一座双乳山。在双乳山脚下,有一个小山村名为双乳村。如今的双乳山已经快被挖成平地了,这座山被当地老百姓称为“宝山”,因为已经被证实这山底下埋着大量的文物有待发掘;但当地...
弟弟托梦,姐姐找到埋尸点,科学都无法解释 灵异事件

弟弟托梦,姐姐找到埋尸点,科学都无法解释

梦,一个玄之又玄的东西,至今没有人能说清楚梦境与现实之间的联系。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中国人始终相信梦境与现实是有联系的,梦中发生的事情是对现实的暗示,《周公解梦》至今都有很多忠实的研究者。 黄粱一梦、春...
世界十大未破杀人奇案! 未解之谜

世界十大未破杀人奇案!

今天为各位小伙伴盘点一下世界十大未破的悬案(奇案),这些案件在当时造成了极恶劣的影响,如比较有名的黑色大丽花案件,死者死状凄惨,至今凶手都没有找到,而类似于这样的案件可能随着时间的流逝可能永远也不会找...
中秋怪事 灵异事件

中秋怪事

中秋节又称八月十五,是合家团园的的时候。中秋节大家一起吃顿饭,聊天,赏月,不亦乐乎。 传说中秋节也是鬼怪,乱魂出行的时候。 魂魄又称鬼魂,是人在死后分离出来的一种物质。虽然现在无法用科学解释。当然鬼怪...
鬼友网小横幅782x100

您必须才能发表评论!

评论:1   其中:访客  0   博主  0
    • admin admin 4

      太多悬不楞登的事情,最后找到的原因都是人为的失误,导致误判。

      我相信这次的事件也是如此,尤其是尸检报告,用了太多一般来说的情况来解释尸体的不自然(比如文中所说的什么时速80的车辆撞击啊,什么冲击会同时造成肌肉的撕裂等等)。

      但是请注意的是,这次的尸体是在一个低温低压的场景下死亡和保存的,这显然不是一般的情况,而对于这类低温低压情况下人类的意外死亡特征,我们手头的数据恐怕并不多,所以如果日后能有真相大白的情况,我认为原因一定出在这份尸检报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