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本该在5年前死于车祸的田明成,尸体却出现在南京的山上

admin
14360
文章
68
评论
2023年3月18日18:26:102011年,本该在5年前死于车祸的田明成,尸体却出现在南京的山上已关闭评论 166,451 7187字阅读23分57秒
↓↓↓↓鬼友网永久域名www.guiyouwang.net↓↓↓↓

2018年播出了一部名为《原生之罪》的网剧,这部都市探案剧当时非常火爆,案情跌宕起伏,吸引了许多破案迷的关注。《原生之罪》因此收获了许多赞誉,一时间成为热议的网剧。其实,《原生之罪》中的部分案情,并非全是虚构。今天,笔者就为大家讲述其中的一个原型案例,真实案情,比剧中展示的还要精彩。

 

 

2011年2月底,南京的天气乍暖还寒。下午一点左右,市郊的翠屏山上,正在散步的两名大学生闻到特殊臭味,发现路边有1个垃圾袋,进而发现一只手出现在垃圾袋中。吃惊之余,二人赶紧拨通报警电话。

 

 

警方接警后,第一时间赶到现场,刑侦技术人员迅速展开勘察。根据办案经验来看,这种抛尸情况,一般不会只有一包,在周围很有可能还会有发现。现场民警立即组织仔细搜查,果然在附近各处又找到了“垃圾袋”10个,加上之前大学生首先发现的一包,共11个。

 

 

法医对尸体进行了拼接,确认发现的尸体已经是全部,随后对尸体进行鉴定。法医发现,尸体的切口边缘整齐,初步推断出凶手可能是医生、屠夫,也不排除是军警的可能。死亡时间应该在2月25日深夜,致死原因是头部被钝器击打,颅骨开放性骨折。

 

 

对于这种情况,破案的首要任务是确定被害人的身份,从而才能展开进一步的调查。但警方发现,凶手具备一定的反侦察能力,被害人的面部已经被利器破坏,无法第一时间利用容貌辨别身份。

 

 

据此,警方做出了两种安排。其一,组织民警对近期的失踪人口进行排查,试图以此找出被害人的身份信息;其二,借助颅骨还原技术,尽量模拟还原被害人生前的容貌。但无论是摸排工作还是颅骨还原,都需要很长的时间,这样势必会耽误调查的进展,时间拖延越久,对调查就越不利。

 

 

就在警方积极提升工作强度和效率,准备与凶手进行时间赛跑时,物证科的同事传来一个令人振奋的消息。一位细心的物证科同事,在死者的内裤上发现一个暗袋,这个暗袋十分隐蔽,在内裤的商标后方,凶手并没有发现。物证科同事从中取出了一张被血液泡烂的纸片,经过鉴定发现,这不是一张普通的纸片,而是一张火车票

 

 

公安厅专家利用大型光学仪器对这张损坏的车票进行还原,确定这是一张从兰州到南京的火车票,发车日期为2011年2月25日,甚至连座位号都成功恢复。根据火车票需要实名购买的特点,警方立即与兰州方面取得联系,很快就查出了这张火车票的购买者名为田明扬。死者是田明扬吗?还是说田明扬是作案的嫌疑人?为了弄清楚这个问题,南京警方于次日驱车赶往兰州,前往田明扬在兰州的居住地调查情况。

 

 

当南京警方在兰州警方的协助下,顺利找到田明扬,生龙活虎的田明扬出现在眼前时,“死者是田明扬”的推论自然就不攻自破了。那么,田明扬会不会是凶手呢?当警方问及田明扬有关火车票的问题时,田明扬承认,那张兰州到南京的火车票确实是他本人购买的。

 

 

据田明扬所讲,他在2011年2月25日乘火车前往南京,是去看望住在南京的二嫂和侄女,因为他二哥田明成在五年前因一场车祸意外离世,所以他会经常去探望二嫂和侄女。至于那张火车票,他到南京后就随手丢掉了。

 

 

随手丢掉的一张火车票,却出现在被害人的暗袋之中。田明扬的话可信度明显不高,警方推断,田明扬与此案一定存在某种关联,随后对其展开调查。经查,在法医推断出的受害人死亡时间段,田明扬下午出现在宾馆的监控中,又到酒店的洗浴按摩,最后去酒吧看球赛至凌晨两点回到酒店休息,并不具备作案时间。但警方依然不相信他购买的车票会无缘无故出现在死者的暗袋中,从火车票的损毁程度看,也很难让人相信,这是凶手故意栽赃的手段。

 

 

这时,南京警方利用颅骨还原技术模拟出来的死者容貌图像出来了,当赶往兰州调查田明扬的侦查员见到图像时,发现死者的容貌竟然与田明扬非常相似,难道他们有血缘关系吗?据此,警方立即对田明扬的家庭成员情况进行调查,发现田家一共有兄妹五人,其中三兄弟分别是老二田明成、老三田明光、以及五弟田明扬。经过对比照片,可以轻易看出,这三兄弟的容貌长相极其相似,如果不仔细辨别,很容易混淆。

 

 

这三兄弟中,老二田明成在2006年的一场交通意外中离世。警方核实后得知,当时田明成驾车行驶在兰州一条国家公路上,因为驾驶不慎撞到路边护栏,导致油箱破裂引发大火,田明成死于火中,尸体高度碳化,经田明成妻子同意,进行了遗体火化。

 

 

据田家人讲,老三田明光在那场车祸以后,离开兰州去深圳做生意,之后便失去了联系,神秘失踪了。这一点在田家的亲友处也得到了证实,确实已经有5年没见到过田明光了,春节也从没回来过。根据这样的线索,警方怀疑这具出现在翠屏山上的尸体,很可能就是失踪多年的田明光。

 

 

为了证实这一点,警方采集了田明光儿子的DNA检材与死者做了DNA比对,结果出乎警方意料,死者的身份并不是田明光。这时,一名老刑侦提出,做一次死者与田明成女儿的DNA比对。结果更加让人意外,这名死者的真实身份,竟然是本该在五年前就已经去世并火化了的田明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田明扬面对警方的询问,一直支支吾吾表述不清楚,明显有所隐瞒。南京警方根据案件的进展,制定了下一步的行动计划。其一,继续对田明扬进行盘问,尽快突破他的心理防线,将自己知道的情况全部交代;其二,立即对田明扬在案发期间的行踪展开调查,通过查看监控视频寻找破案的新线索;其三,对凶手使用的垃圾袋进行成分分析,寻找出垃圾袋的售卖地,对近日购买垃圾袋的人进行排查,寻找嫌疑人。

 

 

经查,田明扬从兰州乘火车到南京期间,并非是独自一人。在火车站调取的监控画面中可以清楚地看到,在田明扬的身边,一直有一个体态偏胖的男人,但由于这个人戴帽子,一直都低着头,刻意回避摄像头,警方无法看清楚他的容貌。

 

 

这个男人与田明扬一起乘车抵达南京后,二人一同走出火车站。据田明扬交代,他当天下了火车后,直接去往二嫂家,并未在途中其他地方逗留。民警根据这个线索,田明扬二嫂家住在一个高档小区,小区在各个路口和门口都设有监控,随即调取了2月25日的小区监控,在监控画面中找到了田明扬的身影,他的旁边依然跟着那个体态偏胖的男子,二人一同进入二嫂的家中。

 

 

警方调取田明扬离开二嫂家的视频画面时发现,那个体态偏胖的男子,并没有跟着他一起离开。令警方生疑的是,此后的几天时间里,小区监控画面中再也没有出现过那名男子离开的画面。反而发现,在田明扬离开后,又有四个陌生男子进入田明扬的二嫂家,离开时抬着一个大麻袋,并将麻袋塞入一辆奥迪轿车上,随后离开小区。这一重大发现,让警方怀疑麻袋中装着的很可能就是死者田明成。

 

 

另一方面,调查凶手使用的垃圾袋的侦查员也传回来消息,通过求助相关部门,分析出了这种垃圾袋的成分,通过进一步调查确定,这种垃圾袋在南京市只有麦某龙大型超市售卖,而麦某龙大型超市在南京只有两家店。这种情况大大降低了警方的排查难度,随即对两家大型超市的监控进行排查。

 

 

由于这种垃圾袋属于日常使用的物品,在超市内购买的人很多,无法直接查出可疑人员。警方考虑到田家人有嫌疑,便找来一位田家的直系亲属帮忙查看监控,看看监控中是否会出现他熟悉的面孔。警方的这个判断非常准确,查看监控不久,这位田家的亲属就在监控视频中发现,2月24日,田明成的岳父薛敬恭走出了超市的门口。警方立即对薛敬恭的影像进行了追踪,发现他当他在超市购买了垃圾袋。

 

 

随着警方的调查深入,薛敬恭与田明扬与田明成遇害产生了嫌疑。但根据目前警方所掌握的线索,只能确定他们二人有作案嫌疑,却并不能证明他们有罪。警方调查陷入僵局时,负责审讯田明扬的民警又传来好消息,一直不肯开口的田明扬,向警方交代了新的情况。

 

 

据田明扬交代,死者确实是田明成,这一点他非常清楚。与他同行的那个体态偏胖的人,正是他的二哥田明成。田明成专程到兰州找到田明扬,告诉他自己与妻子(田明扬的二嫂)的感情破裂,目前已经到了马上离婚的地步,田明成并不想放弃这段婚姻,希望田明扬能跟自己去一趟南京,帮自己劝劝他嫂子。田明扬最终答应了二哥的请求,与他一起乘火车到南京见二嫂,一番劝说后,就离开了。

 

 

警方从田明扬的口中确认了那名体态偏胖的男子就是田明成后,将视线立即聚焦到田明成的妻子薛莉萍以及田明成的岳父薛敬恭身上。有了田明扬的证实,警方已经可以认定,薛敬恭、薛莉萍父女二人有重大嫌疑,立即将二人抓捕归案。

 

 

警方拿出了田明成在5年前的车祸死亡鉴定报告,分别摆在他们父女二人的面前。面对民警的审讯,薛敬恭、薛莉萍父女二人再也无从抵赖,将本该在5年前死于车祸的田明成为何再次遇害的真相和盘托出。

 

 

田明成,1962年出生,早年到日本寻求发展,并在日本站稳了脚跟,入了日本国籍,还起了一个日本名字叫田中明成。田明成与薛莉萍结为夫妻之前,在日本曾有过一段婚姻。他第一段婚姻中,妻子是日本籍华人张莉。起初二人的婚姻比较美满,相爱的夫妻俩孕育了两个孩子。但好景不长,二人很快就因为感情问题办理了离婚,两个孩子的抚养权都归到女方,田明成独自一人在日本继续打拼。

 

 

田明成离婚后,将精力全都扑在事业上,这一次他看准了日本的保健品行业,经过几年打拼,在保健品领域小有成就。在此期间,田明成曾与来日本旅游的薛莉萍有过接触,但并未深入交往。直到1999年,田明成与薛莉萍偶然在一次供销会上再次相遇,二人关系迅速升温,聊得十分火热。

 

 

田明成被薛莉萍所吸引,随即对其展开猛烈的追求。薛莉萍虽然年纪比田明成小8岁,但她认为自己嫁给事业有成的田明成,对自己未来的发展很有帮助,就答应了田明成的追求,在2001年1月,两人正式办理了结婚手续。薛莉萍随后加入了日本国籍,也起了一个日本名字叫田中莉萍。婚后的蜜月期,两人如胶似漆,不仅回到中国举办了一场隆重的婚礼,婚后又生下一个女儿,组成了幸福的三口之家。

 

 

薛莉萍虽然嫁给了田明成,但她对田明成其实有所隐瞒。她在嫁给田明成之前,在南京曾有一个名为唐凯的男友,两人虽然已经分手,但联系却并未中断。薛莉萍与唐凯之间其实一直都保持着一种特别的情愫,薛莉萍甚至为了能与唐凯多见面,多次将自己在日本经营的美容生意向国内转移,但这些事情薛莉萍从未告诉过田明成。

 

 

2006年,田明成在日本的生意逐渐下滑,他将视线投向了发展一片大好的中国市场,准备将生意从日本向中国转移。田明成与妻子薛莉萍带着女儿回国后,心中惦记着东山再起,抵达南京后,他安顿好妻女,次日便驱车赶回兰州,忙着借钱筹款做生意去了。

 

 

田明成抵达兰州,找到三弟田明光,二人一起吃饭。席间,田明成将自己此行欲借款做生意的想法告诉了田明光。二人商谈之时,田明成突然接到妻子薛莉萍的电话,得知自己的女儿因为水土不服上吐下泻,需要他立刻回去一趟。田明光闻言,表示筹借钱款的事情交给自己来办,让田明成先返回南京,田明成同意,并将自己的车留给弟弟田明光驾驶,自己乘坐飞机离开。由于离开时匆忙,田明成将自己的手机等物品忘在车内。

 

 

二人分开以后,田明光驾驶田明成的轿车出行筹款,田明成则赶往机场乘坐飞机赶往南京照顾女儿。田明成当天晚上飞抵南京,他回到家中时,意外地发现妻子正在哭泣,问明情况才知道,他乘飞机期间,妻子薛莉萍接到了他的死亡通知。妻子又问他这是什么情况,田明成将事情经过说了一遍。

 

 

原来,田明光与他分开以后,驾驶他的轿车意外发生了车祸,导致油箱内的汽油泄露,引发大火。由于田明光的尸体被大火烧得很严重,已经无法通过尸体辨别死者身份,经过对车主和车上的物品进行调查发现,主人都是田明成,遂将田明光的尸体误认为田明成。

 

 

田明成了解事情的真相后,意外失去弟弟的痛苦让他悲伤不已,为了避免家人误会,他准备将事情的真相告诉家人。这个时候,田明成的妻子薛莉萍却拦住了田明成,她突然想起田明成在日本的多家保险公司有巨额保险,如果他意外身亡,将会获得折合人民币一千万左右的保险理赔。田明成来到中国南京,急需资金东山再起,正处于四处借钱的艰难时期,听到妻子的话以后,决定与妻子联合骗保。

 

 

田明成潜入陕西宝鸡隐藏自己的行踪,薛莉萍则带着家属赶往兰州处理“丈夫”的身后事。田家一夜之间失去两个儿子,一个儿子离世,一个儿子失踪,但是田家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并没有报警寻找失踪的儿子。

 

 

薛莉萍凭借拿到自己田明成意外死亡的相关手续后,赶赴日本取得了保险赔偿500余万元。想要拿到剩余的保险理赔,日本的保险公司要求对烧焦的尸体进一步做DNA检测,遭到薛莉萍的拒绝,因为她已经匆忙将尸体火化,即便没火化也不会同意做DNA检测。

 

 

事情似乎正按照田明成和薛莉萍预先设计的线路发展,但随着时间推移,田明成发现了一些问题。妻子薛莉萍虽然会给他提供生活费,保证他什么也不做就能自由自在,但这种“自由”与“混吃等死”其实并无区别,作为一名“黑户”的他,只能隐姓埋名地活在不被人注意的角落里,想要继续做生意根本就不可能。这样的情况,与他最开始决定骗保金做生意的初衷相去甚远。

 

 

田明成通过报纸得知,妻子在南京经营的美容生意已经具备一定的规模,自己的岳父薛敬恭也已经发展为当地有名的企业家。田明成向往幸福美满的生活,起了回归家庭的念头,便托人买了一个假身份证,在2009年6月的一天潜回南京,在家门口等待妻子。

 

 

下班回家的薛莉萍带着女儿来到家门口时,见到了突然而至的田明成,场面一度十分尴尬。此时已经7岁有余的女儿,并不认识自己的爸爸,见到他明显有些害怕,躲在薛莉萍身后。薛莉萍见到田明成,也并不开心,因为在田明成离开的这几年里,薛莉萍的亲属都以为她守寡了,总是催她赶紧再找一个男人改嫁。薛莉萍一开始拒绝,后来竟然鬼使神差地同意了,将自己一直没断联系的前男友唐凯推了出来,大家都已经接受了这个事实,此时田明成却出现了,她如何高兴得起来?

 

 

薛莉萍有了唐凯以后,对田明成非常冷淡,这一点让田明成很生气。田明成回到南京后,只能留在家中,不敢出门,薛莉萍独自带孩子回到娘家。一家人用餐时,小女儿称自己见到爸爸了,令薛莉萍的父亲薛敬恭心生疑虑,逼问之下,薛莉萍将田明成回家的事情告诉了父亲。

 

 

父女二人商量之下,决定“破财免灾”,试图拿出300万人民币给田明成,让他离开南京,用这笔钱继续过他的“地下生活”。田明成拿到薛莉萍给他的这笔钱后,明白了妻子什么意思,愤怒之下打了薛莉萍一个耳光,随后夺门而出。

 

 

此时的田明成与之前变化很大,他拿到300万以后,他根本不打算再继续过人不人鬼不鬼地“黑户”生活。田明成利用假身份四处旅游,肆无忌惮地挥霍着薛莉萍给他的300万,很快就花完了。

 

 

2011年1月,田明成再次来到南京找薛莉萍要钱,薛莉萍表示自己的钱也不多。但田明成这次已经下定决心,要重新回归家庭。他告诉薛莉萍,不给钱也可以,让他回到家中,继续像以前一样生活就行。

 

 

二人在家中谈话之际,唐凯送薛莉萍的女儿来到薛莉萍的家,躲在暗处的田明成,通过二人的谈话得知,原来妻子薛莉萍已经有了“第三者”。田明成趁机翻找妻子的电话,找到唐凯的电话号码。次日,田明成联系上唐凯,将自己的存在告诉了他。

 

 

唐凯将信将疑,打电话给薛莉萍未打通,又打薛敬恭的电话询问此事。薛敬恭约唐凯与自己面谈,又叫来了薛莉萍。薛敬恭父女二人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全部告知唐凯,让唐凯自己做出选择。结果,唐凯不愿意与薛莉萍分开。

 

 

田明成此时也做了决定,他乘车回到兰州,找到自己的弟弟田明扬,将事情的真相告诉了他,并说明自己与他二嫂之间的关系非常紧张,希望他能跟自己去南京劝劝二嫂,不要离开自己。

 

 

田明扬同意以后,打电话联系了薛莉萍。薛莉萍显然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她将此事告知了父亲薛敬恭和唐凯。三人认为,田明成活着一天,他们就无法过安稳日子,薛敬恭此时已经对田明成起了杀心。

 

 

薛敬恭等人二人计划永远除掉田明成。2月24日,薛敬恭购买了斧子、菜刀、垃圾袋,躲到薛莉萍的豪宅中,等着田明成前来。2月25日,田明成回到家中以后,薛莉萍通知了唐凯,以及事先叫来的三人,将田明成绑起来装入袋子内,用车拉到薛莉萍的豪宅中(薛莉萍对唐凯以外的三人谎称田明成有精神病,找他们帮忙控制病人)。

 

 

田明成被带到薛莉萍的豪宅后,早就等到那里的薛敬恭让女儿和唐凯先离开,随后独自一人用斧头挥向田明成的头部,犯下了大罪!

 

 

2013年2月,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判决:

 

 

薛敬恭犯故意杀人罪,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主犯,但目前法院对70岁以上老人,原则上都不判处死刑,除非情节特别恶劣的。主要是这样的人杀不杀意义不大,即便判刑10年,他们也会死在监狱中)。薛莉萍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有期徒刑15年(从犯)。唐凯等4名涉案人员,以绑架罪分别获刑。

 

 

一场案件,破坏了数个家庭。原本幸福美满的生活,只因为一个错误的决定荡然无存。可怜薛莉萍的女儿,同时失去了外公、母亲、父亲,被外婆带到深圳的姨妈家生活。

 

 

笔者以为,薛莉萍一开始就不应该因为追求物质生活而放弃情感,这才为日后的种种不幸埋下了伏笔;田明成更是大错特错,自己的亲弟弟为他奔波筹款途中意外丧命,他竟然丝毫不念及亲情,为了骗取保险理赔而犯下大错,将自己的父亲、母亲、兄弟姐妹全都陷在痛苦之中。犯罪之人,手里有钱又能如何?在骗保那一刻开始,他就已经失去了追求幸福生活的资格,在犯罪的道路上越走越远,最终坠入深渊;

 

 

犯罪,是一条害人害己的不归路,如果不是最初的贪念,田明扬意外去世后,田明成可以光明正大地给痛失爱子的父母以安慰,也可以借钱筹款,在南京努力经商,赢得美好生活。如果不是他与妻子的错误选择,他们一家人本该幸福地生活在一起,一家人其乐融融,而不是这种天人两隔,家破人亡的景象啊!

 

 

莫伸手,伸手必被捉。向每一位奋斗在一线的公安干警致敬,感谢你们的不辞辛苦,令隐藏在深处的罪恶浮出水面!

 

 

参考资料:《中国大案要案纪实

继续阅读
weinxin
鬼友网官方公众号
加鬼友网公众号,每天推送最新奇异资讯!请记住本站永久域名www.guiyouwang.net
正文底部广告610x47px
扒一扒日本河童文化,河童是否真实存在? 未解之谜

扒一扒日本河童文化,河童是否真实存在?

河童,许多人对这个字眼并不陌生,河童大概是五到十岁孩童的模样,大约一米左右,体重在四十五斤,浑身上下散发着腥臭味和附着着粘液,河童的头部是平的,头部中间会凹陷下去一部分,里面呈碗型,里面会有水,一单缺...
光明会:神秘且强大 未解之谜

光明会:神秘且强大

光明会:无处不在的秘密组织,神秘且强大 最近LISA参加疯马秀的消息愈演愈烈,而这种决定确实让人匪夷所思,很多人士认为这是因为加入光明会需要进行的羞辱挑战有关,而光明会是什么?为什么这么多人都想要加入...
“疯马秀”为何物? 未解之谜

“疯马秀”为何物?

疯马秀(Crazy Horse)是法国人阿兰·贝尔纳丁(Alain Bernardin)在1951年法国创立的艳舞夜总会“疯马”内表演的歌舞秀 。 疯马秀以精致、优雅和性感著称,其特色就是将裸体、灯光...
鬼友网小横幅782x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