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马仙系列:诡异的猪圈

admin
14348
文章
68
评论
2023年12月1日08:19:35出马仙系列:诡异的猪圈已关闭评论 15,525 4779字阅读15分55秒
↓↓↓↓鬼友网永久域名www.guiyouwang.net↓↓↓↓

前些年,好多农村的家里都会养猪。

不成规模,没有专门的养殖场,只在自家院子里的角落,用砖石瓦砾砌一个一米高的石墙,另一头放上一个勉强称作门的铁栅栏,铁栅栏摇摇晃晃,靠铁丝固定在同样破烂的墙上。

如果哪天猪发狂,可能会将铁门撞开,顺着敞开的大门跑到街上。因此街道上时常会出现,一头猪在前面吭吭哧哧,慢慢悠悠地拱泥,一个人在后面拿着一个木棍,时不时抽一下猪屁股,把它往家的方向赶的画面。

“呦,老李,你家猪又跑出来了?”

“是呀,这月已经是第二回了,回去说啥也得把猪圈门紧紧,天天哪有闲工夫陪着它溜啊!”

“对,我家猪圈门也得紧紧,可不能让这畜生也跑出来。”

这也是当时一种独特的打招呼的方式。

那时,农村人几乎家家养上两三头猪,一头留到年底,杀了吃肉,另外可以卖钱,补贴家用。养猪的工作大多落到妇女身上,一点不耽误下地干活,照顾孩子,甚至一些懂事的孩子,放学回家也会帮着妈妈喂猪,添食。

我小时候最盼着过年,一到过年过节,家家杀猪。小孩子不知道害怕,好奇地围着杀猪地东瞧瞧西看看,不过心中最惦记地还是,今晚肯定能吃上猪肉炖粉条,越看越饿……

今天我要讲的这个故事就是我们村子里发生在猪圈里的一件事。

村子的西头有一户人家,姓高。

老高家祖上八辈贫农,家里一贫如洗,老鼠来串门都得空着手回去。

家里的房子还是爷爷辈留下来的的土坯房,传到现在,已是第三代。好在房子虽破,修修补补,倒还能凑活着住。

为了改善生活,高婶也学别人养起了猪,她让当家的在院子的西北角,厕所旁边砌上了一个简单的猪圈,养了一头黑白花的老母猪。

高婶是个会过日子的人。她想的是,肥猪长大了杀了就没了。养头母猪,母猪再生一窝小猪,小猪再变成肥猪。一想满院子的肥猪,高婶心里就美滋滋的。

因此,对于照顾这头老母猪,高婶格外上心。老母猪也很争气,几个月后,产下了一窝小猪崽。

高婶的嘴更是乐开了花,夜夜都得起来去猪圈看几眼,生怕哪只小猪崽被笨重的母猪压在身下。

这天夜里,高婶又一次去看小猪崽。母猪已经睡着了,发出呼呼的鼾声,小猪崽静静地依偎在母猪的身侧,一边睡着一边吃着奶,奶水时不时从嘴角溢出来,睡梦中小猪崽也不忘咕咚咕咚咽几口。

看到这个场景,高婶心中很是欣慰。等猪仔长大了,卖了钱,大娃的学费就有着落了,二娃正是长身体的时候,身上的衣服都是哥哥穿剩下的,早就不合身了,这回可以给他买身新衣服。

“1,2,3…”高婶一边盘算着一边伸出手指数了数,十二个小猪崽一个不差。她终于放下心,回屋睡觉。

“噶—”

高婶刚躺下,就听见猪圈发出了小猪的惨叫声。高婶心下一惊,可别是母猪翻身把小猪仔压在身下了,她赶忙披上衣服跑了出去。

高婶趿拉鞋,匆匆跑到猪圈一看,母猪还是躺在那里睡觉,小猪仔还在吃着奶。只是小猪崽位置有了细微的变化,显示着刚才可能有一阵慌乱。

有可能是大个的小猪崽在欺负小个的猪仔,抢它吃奶的位置。高婶松了一口气,虚惊一场。

猪仔没事就好,高婶又一次回去睡觉了。日夜的操劳练就了高婶的好睡眠,她一沾枕头就睡着了。

睡梦中的高婶迷迷糊糊,眼前的画面好像是猪长大了,正在杀猪,猪在嗷嗷叫个不停。

不对,不是梦中的猪叫,而是现实中猪在叫。高婶一下子坐了起来,仔细一听,可不就是小猪在叫吗?

今天这是怎么回事?小猪怎么这么闹腾,总是叫唤,而且声音还很凄惨,好像在遭受什么酷刑。

尖利的猪叫声把高大叔也惊醒了。二人生怕小猪崽出什么事,一起下炕奔向了猪圈。

赶到猪圈一看,一切如常,母猪和小猪什么事都没有。高大叔两口子面面相觑,十分诧异。

刚才凄厉的猪叫声难道是幻觉?两个人同时出现幻觉?

二人懵懵懂懂地回到了屋内,谁也没说话。

“算了,睡觉,别瞎琢磨了。”高大叔先开口了,说完,钻进了被窝。

高婶也躺进了被子里。不过,这次,高婶却睡不着了。

她翻过来翻过去,生怕小猪崽有什么问题,这可是他们一年的希望啊!

“别烙饼了,折腾得我也睡不着。”高大叔没好气地嘟囔了一句。

“你睡你得,别管我。”高婶立马顶了回去。

“噶—”

两人正拌嘴的时候,小猪崽凄厉的叫声又一次传了过来。

二人谁也没说话,不约而同地披上衣服就往猪圈跑。

等到了,又一次傻眼了,还是什么事都没有……

被猪叫声折腾了半宿,两口子谁也没睡好,第二天,顶着大大的黑眼圈无精打采的在小桌子上吃早饭。

“当家的,我咋感觉昨晚有些不对劲啊?”高婶抬头看了看高大叔,眼神中带有一丝害怕。

“没事,别瞎想,在自家院子里,怕啥?今晚我不睡了,就在猪圈里守着,看看到底有啥幺蛾子。”高大叔狠狠地咬了一口馒头。

晚上,高大叔果真将被褥搬进了猪圈,在门口收拾出一块干净地方,躺在这里睡觉。

高婶看在眼里,很心疼自家爷们。可是她知道这窝小猪崽的重要,也就没阻止。

这一夜,过得异常平静。

高大叔原来瞪着眼睛盯着猪崽,后半夜来临,困意一阵阵袭来,他实在熬不住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睡着了。

这一觉,就睡到了天亮。直到天亮时,高婶来叫他,他才醒。

高大叔两口子也是感到无比诧异,难道真是自己想多了?

“好了,这回你该放心了,今晚咱们都能睡个好觉。”高大叔坐了起来,安慰高婶。

高婶也不知道说什么了,只能嗯了一声。

忙碌的白天时光总是很短暂。一转眼,天就黑了。高婶安顿好一窝猪崽,回到屋内。一边走,一边琢磨这两天的事,难道真是自己神经太紧张了吗?

连续两晚没休息好,这次高大叔两口子早早就歇下了。

“噶—”

凄惨的猪叫声再次传来,一下子惊醒了二人。高婶抬头看了看钟表,借着微弱的月光,发现时针刚刚指向十一点。她想起,前天晚上,也差不多是这个时候。老人常说,子时最阴,容易出现怪事,难道自家真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走,出去看看。”高大叔的话打断了高婶的胡思乱想。

两人匆匆赶往猪圈,老母猪在睡觉,小猪崽在吭哧吭哧地吃奶,一切如常。

这次,二人终于意识到事情有些不对劲。

这一宿注定又是个不眠夜,时而传来的猪叫声,各种猜测,不断折磨着高大叔两口子。一直到清晨,两人才眯了一小觉。

高大叔家虽然贫穷,两口子也十分勤劳,每天,天刚蒙蒙亮,二人就会起来干活。今天,头一次,两人一同起晚了了。早饭都没吃,直接中午和早晨两顿饭合成一顿。

“孩他娘,你说会不会有人恶作剧,故意整我们啊?”低头吃饭的高大叔突然说了一句。

“不会吧!”高婶心中有所怀疑,他们两口子平日里几乎没得罪过人,谁会这么无聊,整他们。

“我决定了,今晚我猫在暗处,到底看看怎么回事?非逮出捉弄我们的人不可。”说完,高大叔重重放下碗,赌气般走了出去。

高婶没再说话,他知道高大叔性子拗,她劝也没用,由着他折腾吧。

天刚黑,高大叔就猫在东面的粮仓后面,视线正好对着猪圈,里面的情形看得一清二楚。

好在是初秋,天并不是很凉,高大叔早就穿上了厚衣服,并不感到冷。只是不时有蚊子过来骚扰他,让高大叔很是烦躁。但他还是忍住了,因为他今夜必须看看,到底是谁在捉弄他们一家。

不管是人是鬼,他得查清楚,这是他一个男人的责任。看着媳妇每日担惊受怕,几天时间,人都瘦了一圈,他实在不忍心。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夜色越来越浓。今天是十六,月亮格外的圆,整个院子都洒上了一层银光。这也为高大叔的观察提供了便利,要不漆黑摸瞎的还真不好看。

估摸着时间差不多到子时了,高大叔提起了精神,因为每天的怪事差不多都是这时候出现的。他一动不动盯着猪圈。

突然,小猪崽有些躁动,一只小猪好像被什么打到了一样,尖叫起来。高大叔立马紧张了起来,他使劲揉了揉眼睛,再睁开时,立即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不知何时,猪圈里出现了一个男人,穿着绿色的军衣,手里拿着一把断刀不断晃动(都可以特写),一边踢着脚下猪崽一边嘟囔着什么,高大叔隐约好像听见什么“八嘎…”别的就再也不听不懂了。

“八嘎~”这不是电视里日本鬼子才会说的话吗?这难道是个日本人?怎么会突然出现自己猪圈里?难道是日本鬼?

恐惧使高大叔不断后退,一下子撞到了粮仓上。响声似乎惊醒了日本鬼,他朝高大叔望过来,诡异地一笑,又一次凭空地消失了。

小猪崽也恢复了平静,继续吃起奶来。

高婶听到猪叫声,跑了出来,她不顾得去猪圈,先来到了高大叔的藏身点,一眼就看到了瘫坐在地上的高大叔。

“当家的,你怎么了?”高婶急切地问道。

“没事,回屋说。”高大叔扶着高婶的胳膊,勉强站了起来。尽管腿肚子还在打转,他却不想让高婶害怕,从牙齿中挤出一句话。

两人搀扶着回到屋内,高大叔喝了三杯水,才渐渐回过神来。他尽量用平稳的语气和高婶讲述了刚才的经历。

可高婶还是吓得直哆嗦,慌乱地问“他爹,那怎么办?”

“别害怕,等天亮再说。”

两人就这样坐到了天亮。奇怪的是,猪叫声再也没有响起。

第二天一早,两口子就出发直奔隔壁村出马先生家。这个出马先生是个40岁左右的妇女,刚出马两年,名气不是很大,尽在四外八庄流行。不过找她看过的人都说她准!高大叔两口子也没有其他办法了,只能求到这来。

出马先生听了起因,沉思了一会,说:“我随你们回家一趟吧!”

二人忙引路回家。

刚走进大门口,出马先生大喝一声:“好重的煞气!点香!”

说完,自己从背包拿出三根香点燃。香火点燃,先生眼神瞬间变得凌厉,手指着猪圈的一个位置,对高大叔喊到:“挖!”

高大叔虽然心下震惊,却也未迟疑,动作麻溜地挖了起来。先生没喊停,他就一直挖。大概挖到一米深,“当”,高大叔的铁锹似乎碰到了什么硬物,发出金属摩擦的声音。

“停!就是这东西在作怪,你挖出来看看吧!”先生终于发话了。

高大叔用铁锹拨去厚土,发现是一把生锈的日本刺刀,他在电视上看见过这种东西。他再一挖,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原来刺刀下面是一具白骨,还有未完全腐败的日本军衣。

“这……”高大叔,哆哆嗦嗦,不知道说什么了。

这是一具日本鬼子的尸体。冀中平原是抗日的主要根据地,出现日本军人的尸体并不稀奇。可问题是这为什么会出现在自家的院子里呢?

高大叔开始琢磨。他猛然间想起了自己的爷爷。他对爷爷的印象并不深,因为爷爷年轻时受过伤,身体不太好,早早就去世了。他的印象一直停留在满屋的药味,在他的意识里,家里之所以一直很穷,就是因为要不断给爷爷买药治病,所以到父亲那一辈都没缓过来。幸好媳妇不嫌弃自己,肯和自己一起吃苦,自己才有一个家。

他此刻想起了父亲和自己说过的话:“你爷爷是条汉子!”那时他还不太理解,病病弱弱的爷爷怎么就是男子汉呢?

记忆的碎片一点点拼凑起来。他隐约中听父亲提起过,爷爷年轻时是民兵连排长,带头给红军送弹药,还经常将受伤的红军偷偷藏在自己家中养伤。因此没少受日伪军针对。爷爷的身体也是在掩护受伤士兵受的伤。

那么这个日本鬼子的尸体,很可能就是爷爷拼死拦下来的。可是爷爷没有武器,又是怎么打得过一个武器精良的日本军人呢?怪不得,自己印象中,爷爷的身体一直不好,想必也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怕被其他日本人发现,他把尸体偷偷藏在自家院子厕所旁,要不是这次害猪圈,高大叔还真不知道,爷爷还干过这么惊天动地的大事,他现在有点理解父亲当时和他说过的话了。

“就是这东西年岁久了,出来作怪!不过只能拿着刚出生的小猪崽撒气,人气一冲就不敢出来了。堂堂中华土地,又怎容得这邪物作祟,东西我带回去处理了,以后你家就太平了!”

出马先生用红布将白骨和刺刀包起来,一分钱也没收,就走了。

高大叔两口子十分不好意思。还是高婶想了个办法,等到杀猪那天,割了十斤猪肉给先生送了去。这次,先生没有拒绝,高大叔两口子也心安了不少。

可能,那个时期,还有很多的无名英雄。但,谁又说,站在光里的才是英雄呢?他们,同样是!

继续阅读
weinxin
鬼友网官方公众号
加鬼友网公众号,每天推送最新奇异资讯!请记住本站永久域名www.guiyouwang.net
正文底部广告610x47px
民间怪谈:天津十大灵异事件 灵异事件

民间怪谈:天津十大灵异事件

导语:有着著名景点天津之眼、五大道以及黄崖关长城等独特城市气息的天津,是古代中国唯一明确建成事件记录的城市,然而在这座城市,流传着许多灵异事件。我们都知道世界上并不存在鬼魂,自然也没有所谓的灵异事件。...
天津金永KTV 201房间灵异事件 (转帖) 灵异事件

天津金永KTV 201房间灵异事件 (转帖)

纠结了很长时间,还是决定发个帖子818这件事,我真的不想再有人经历我那天经历的事情!真的太恐怖了! 前些天看见团购KTV的券,8块钱4个小时,我就觉得太便宜了,而且以前也去过那个地方(上次去还是两年以...
传说中的地府入口,居然是泰山脚下的小山丘 民间鬼故事

传说中的地府入口,居然是泰山脚下的小山丘

在中国流传的众多神话故事和民间信仰中,关于人死后魂归何处,都有着不同的见解。在《山海经》里有记载,在沧海之中,有座度朔山,山上有一棵巨大的桃树,桃枝伸延达三千里,而在东北方向的桃枝间就是“幽都”的鬼门...
鬼友网小横幅782x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