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秋前夜奇异事件

admin
14348
文章
68
评论
2023年9月28日08:38:18中秋前夜奇异事件已关闭评论 58,599 13066字阅读43分33秒
↓↓↓↓鬼友网永久域名www.guiyouwang.net↓↓↓↓

那天晚上,我发现月亮长了一只眼睛。

接着,所有人都变成了独眼怪物。

中秋前夜,我惊恐地看到,月亮上面有一只眼睛在看着我。而两年前死去的妻子,竟然漂浮在窗子外面!

当时在巨大的恐惧下,我来不及关上窗户,直接夺门而逃。

1

惊慌失措地一路跑下楼,我注意到大街上静悄悄的,只有少数几个人。其实很奇怪,按理说今晚是假期,大家都少不得出来走走,或是聚在一起放松一下。

路灯下,我大口地喘着粗气,脑海里还在回想刚才恐怖的一幕。

那确实是我老婆,我俩朝夕相伴,彼此的相貌再熟悉不过。我要告诉你们一点,我和老婆是很恩爱的,真的。

可是……

可是,她两年前就因车祸去世了啊!怎么会漂浮在我窗前,而且那个月亮,还长了一只眼睛?

我颤颤巍巍地抬头看向夜空……

月亮已经恢复正常,依旧光洁地挂在空中,但我知道,刚才绝对不是幻觉!

路灯把我的影子拉到变形,我恢复了一些体力,下意识地掏手机想去找朋友,可是刚才跑得太匆忙,手机落在家里。

但我是肯定不会回家的。

左右看了看,我走向不远处的面馆。那家面馆我常去,和老板认识,准备向他借个电话。

推门进去,门面不大,只有一两个人在桌前埋头吃面。我赶忙到柜台,老板正坐在那,看我来了便起身。

「哥,我的电话落家了,能不能借用你手机,我打个电话。」

「成,你用吧。」

「谢谢。」我接过手机,正输入朋友的电话号时,我偶然一瞥,发现了让我毛骨悚然的一幕……

老板的脸上居然只有一只眼!

并不是那种残疾的一只眼,而是整个脸上只有一个眼眶,此刻,一只眼珠子在滴溜溜地看着我!

手机吓得一下子就摔了出去。

「这是怎么回事,刚才还好好的,你……你怎么……」

老板狞笑道:「小兄弟,你怎么长了两只眼睛?」

我转身就要逃,却震惊地发现,那几个吃面的人,都停止了进食抬头看向我。

他们每个人都是一只眼!

我感觉自己穿越到一个恐怖的平行世界中。

恐惧到了极点,我的身体仿佛爆发出前所未有的力量,顾不得他们怪异的模样,我直接向门口冲了出去!

不知跑了多久,终于因为体力不支卡倒在路边。

好疼……裤子的膝盖部位破了一片,大腿和水泥地面摩擦,火辣辣地疼。

「你怎么了?」

「谁?」我像只炸毛的兔子,差点跳起来。

映入我眼帘的,是一身白色护士服。我向上看去,是一位年轻姑娘。

又仔细瞧了瞧,她的五官是正常的,我放下心。

「没事,只是摔倒了。」

姑娘往前又走了几步靠近我:「还说没事呢,你的大腿好像都流血了,我随身带了消毒水和创可贴,你先用上吧。」

「这……」我有些不好意思。

「别矫情了,呐,东西给你。」她掏出一瓶药水和创可贴。

我有些感激她,今晚的事情过于离奇恐怖,她像繁星一样,给了我一丝光亮。

「那,谢谢,多少钱我给你。」我拿出口袋里的现金。

「算了,这也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那你自己上药吧,我先走了。」

说完,她潇洒地转身就要走。

「等一下。」

我叫住她,我想问问她,今晚她有没有遇到什么恐怖的事情。

「怎么了?」

「额……谢谢。」我还是没问出口,一个小姑娘,我怕吓到她,也怕她把我当成精神病。

「不客气。」

看着她的背影,我点燃一根烟,借着这点尼古丁的劲,把药水涂上,疼得我龇牙咧嘴。

疼痛让我清醒了些,今晚这些事就像梦一样。长了巨大眼睛的月亮,早已死去的老婆,还有楼下面馆那些一只眼睛的怪物。

对了,刚才那个姑娘倒是很正常。无论外形还是说话办事。

也就是说,并不是每个人都变成了那个样子。

这样就好,起码让我心安了点,让我知道还有同类在,虽然我不知道那些独眼怪人是什么种类的生物。

也许他们像蜥蜴人一样,一直潜伏在人类身边。而月亮的眼睛就是信号,他们就在等这一天,然后扯下伪装,彻底占领人类的空间。

这一切都只是瞎猜,而且就算刚才那一切还能用生物学、宗教学解释,那么亡妻回来则是彻头彻尾的灵异事件 相关的文章" target="_blank">灵异事件了。

我此刻坐在路边花坛上,静静地在想这些问题。花坛下面的蟋蟀「唰唰」地叫着,有点声音也不错,至少这里不止我一个活物。

掐灭烟头,我环顾四周。其实想去朋友那,我知道他家住哪里,不过在这之前,我还是先去一趟派出所。

去那里第一可以缓解我的恐惧,第二可以向警察打听一下怪物的线索,我不相信他们会一点都不知道。

一路上,行人很少,我偷瞄了一两个,都是独眼,我只能把头低下走路,免得被它们看出来。

忐忑间,终于到了派出所,我一直跳动的心算是平复了些。

走进门,我的前方就坐着两位值班民警,一个正在那坐着打瞌睡,还有一个在玩电脑。

我赶紧走了过去:「您好,我要报……」

话没说完,我瞬间瞪大了双眼 ~

那个打瞌睡的警察,也是独眼!天呐,它们都渗透到这里了。

旁边那个玩电脑的正常警察疑惑地看着我,说道:「同志,你怎么了?你要报案吗?」

我咽了咽口水,声音放低说道:「是的,您能过来一下吗?我有事和您说。」

他有些不耐烦:「不能在这说吗?」

我只能凑过去,说:「您看看您同事,就知道了。」

他顺着我的目光看去:「呀!这这这,这眼睛怎么回事,这么吓人。」

「看到了吧,您小点声,别吵醒他,我跟您说,现在外面都是这种怪人,所以我来报案,您能不能打电话叫个支援,咱们现在很危险!」

他舔舔发干的嘴巴:「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同志,你等我,我拿点东西,然后咱们一起走。」

「成,那您快点,对了,要是您有车就更好了。」

他转过身去,面对后面的柜子不知道在干吗,好像在弄什么东西。

我频频看向独眼警察,生怕他醒过来。

「对了,同志,你说外面都变成独眼了?」

「是啊,不知道怎么回事。」

他慢慢转过来,有点不好意思地憨笑道。

「其实,我也是这个样子的。」

他的脸上也变成了独眼!手里正拿着摘下来的另一只眼睛!

空气都仿佛霎那间凝固。

我腿一软,直接坐到地上。

他踱着步子走过来,一边走还一边指着自己的脸说:「应该就是这样,没错吧?」

啊啊啊啊!

我连滚带爬地离开派出所,身后,还能听到他的声音

「别跑了,跑到哪里我们都在。」

「嗬 ~ 嗬 ~」我一刻不敢停,哪怕四肢已经酸痛,肺里也快要炸开。

前面就是朋友家的小区,我看不到什么光亮,想来大多人家已经入睡。我的四肢和大脑再也坚持不住,顺势找个草丛躺了下来。

迷迷糊糊中不知躺了多久,我恢复了一些体力,睁开眼睛看着夜空,今晚的始作俑者——月亮,依旧如往常一样挂在天上。

我也希望今晚这一切都是幻觉,一觉醒来什么都没发生,可这是不可能的。

顾不得拍飞身上的尘土,我从小区后门偷偷溜进去,路过保安亭时我向里面扫了一眼,只有一点微弱的灯光,根本看不清亭子里的情况。

大晚上的,小区里也是黑乎乎一片,这对我来说是好事,可以避免被人发现。

我以前来过几次,不过毕竟是深夜,我只能凭着记忆去找朋友家的单元楼。一路上左拐右拐,终于到了他家楼下,8 号楼。

在即将踏进楼里的时候,我却停住了——

我敢保证朋友没有变成独眼吗?

哪怕他是我的好朋友,可是今晚太过离奇,打个比方,比如说,他被那些独眼怪人替换了呢?

还有那个警察,他可是会伪装成正常人类啊。如果我一会敲开朋友家的门,看到了正常的他,然后随他进屋……

接着房门关闭,他也取下一只眼睛!

我打了个冷战,不敢再细想下去。面前的楼道仿佛黑洞一般,让我无法迈进一步。

我坐在楼道门口,踌躇不前。忽然我想到了那个女护士,她和我一样,是个正常人,那么,朋友也有概率同样是正常人。

我弯着腰在附近搜寻,终于在垃圾桶旁边找到一个短木棒,这多少让我有了点勇气。

深呼吸两口气,我往楼上一步步走去,今晚他们这小区貌似是停电了,楼道和外面一样黑漆漆的。

到了门前,轻叩几声。大概几秒后,门开了,我的面前站着一个人。

太暗了,我什么也看不清,我一只手握住木棍,试探问去:「张乐,还没睡哪?」

他稍微歪了歪头,看了我一会,说道:「没睡啊,你大晚上怎么来了?」

听声音是他,我稍微放心了些。

「你们这小区停电了?」

「嗯。」

「张乐,你手机哪?你家这也太暗了,啥也看不清。」

「手机也没电了,对了,你大晚上来什么事啊?」

我又紧张了起来,我对他说:「能让我摸摸你的脸吗?」

他有点疑惑:「你这什么毛病?大晚上来摸我脸?」

「不是,现在外面发生了很严重很奇怪的事,我一会跟你说,现在算我求你了,摸一下你的脸。」

「唉,算了算了,你摸一下吧。」

听完他这句话,我松了一口气,但是握住木棍的手依然没松开,我用另一只手缓缓地摸过去……

是两只眼睛,没错,但是有了那个警察的前车之鉴,我又仔细地摸了几遍,确定是两只正常的眼睛,没法拿下来的那种。

张乐有些不耐烦:「大哥你够了没,你别再是老玻璃吧?」

我没搭理他的打趣,转身关门进屋走进客厅。

屋子里更暗,我俩面对面坐在沙发上,却也看不见对方的脸。

氛围有些尴尬,也有些诡异。

他张嘴要说什么,我抢在前头说道:

「你知道今晚外面发生了什么事吗?」

他摇摇头:「不知道啊,怎么了?」

我赶忙说道:「首先,我没骗你,我接下来说的都是实话,外面变得很恐怖,大部分人都变成了独眼怪物,而且,月亮也长了一只眼睛!还有,我的妻子,就是两年前……」

没等我说完,张乐打断了我:

「你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什么眼睛,独眼。」

我嗓门都高了,急切地说道:「你先听我说!外面现在很危险,很多的独眼怪人,咱俩先在你家待一晚上,明天白天,你就明白了!」

他看起来还是有些不理解:「外面有怪物?所以你跑我这来了?」

我掏出烟盒,长出一口气:「你可以这么理解,反正明天你看看外面就明白了。」

啪!我按动打火机点烟,让黑暗的屋子里有一些光亮。

下一秒,打火机落地……

我的脑袋轰隆一声炸了!

这个人根本就不是张乐!借着打火机的光,我看得明白,虽然和张乐身材像,但是相貌根本就是俩人!

他在黑暗中饶有兴趣地看着我:「还没问你,你叫什么名字啊?」

经历了今晚一系列的冲击,我倒是没有被吓到腿软,不过此时屋里格外安静,只能听得见我的喘息声,而他,就像个蜡像一样,坐在那一动不动地看着我。

我抽出木棍,怒吼道:「你他妈谁啊!」

其实我这句话,是个人都能听出来我胆怯了,不过是色厉内荏而已。

他依然不动,两秒过后,笑着开口道:「我是你的朋友啊,嘿嘿,咱俩是朋友。」

他就像个神志不清的人,我捡起火机,重新点着火,一步一步地往门外挪动。

沙发上又说话了:「你来我家难道不是我朋友吗?我和你说,刚才还来了一个朋友,那个朋友就在我家衣柜里,我去找他,咱们三个一起玩捉迷藏啊……」

听到这我再也忍不住了,拔腿就跑!

我已经确信他是有些神志不清,而且……

鬼知道他衣柜里的那个朋友是谁啊!

下楼过程中打火机微弱的火苗也被气流吹灭,我顾不得这个,两步迈做一步,冲出了这栋楼。

这叫什么事啊!我今晚几乎是在奔跑中度过,这几年不怎么健身,所以我的体质并不是很好,出了这栋楼,没几步我就不行了,今晚耗费的体力确实太大。

在我半蹲着喘口气的时候,我忽然注意到一点,月光洒在楼上,照出一个数字——

这并不是 8 号楼,而是 3 号楼!

我从一开始就错了,这楼里确实是那个神经病的家,而不是我朋友。

几分钟后,我瘫坐在 8 号楼的楼梯上,实在是没有多余力气了,我真想这样一觉睡过去,然后等醒了以后发现这都是假的。

可是这只是自欺欺人,既然已经发生了,那我就要努力自救。现在这里确实是 8 号楼,我朋友张乐就在楼上,但是经历了这么多,我该就这么上去找他吗?

我的精神和肉体再也承受不了任何刺激了,想抽根烟,却发现烟盒落在那个神经病的家里,我无奈地笑了笑,现在真是弹尽粮绝,连一些精神上的慰藉也没有了。

此时已经不知道是什么时间,只是外面仍然黑漆漆一片,看不到黎明的征兆。我坐的台阶就在一楼,面对着单元门,我想,如果现在进来个正常人,一定会被我这副模样吓到的。

我把脸贴在旁边冷冰冰的扶手上,试图清醒一些,脑子里闪过的都是今晚的事情,我把独眼月亮和那些怪人剥离出来,最后,有一个人的身影停在我脑海里,我的妻子。

她飘在我窗边时,我确实受到惊吓,不过现在想来,她也并没有变化出什么恐怖的形象,而是如几年前那样温柔、漂亮。

也许,真的是全球剧变,而老天爷看我今晚将死,所以让我今晚能看到妻子一面?我毫无根据地猜测着。

「踏……踏……」

单元门外忽然传来由远及近的脚步声,貌似向我这里来了!

我警惕起来,忙起身上到一楼半,支起耳朵听着。

门外传来以下对话:

「我带你找到他,咱们一起玩追迷藏啊。」

「咱们现在不就是在找他吗?对了,他和你一样,是两只眼睛对吧?」

「对啊,为什么你是一只,而我是两只呢?」

「呵呵……找到他,你俩就都知道了!」

我听得一阵胆寒!听对话是两个人,其中一个分明是刚才那个精神病,而另一个不必多说。

脚步声越来越近……

终于,停在单元门口,再也不动了!

我的心马上提起来,大气也不敢喘。

「你们小区这么大,找到什么时候才是头啊,你有没有办法快点找到他?」

「嗯,我想想……对了!他的朋友是叫张乐,住在这个小区。」

「所以呢?」

「我带你去物业,咱俩查查名单,不就知道了,到时候再加上他朋友,咱们四个人一起玩哦。」

「是个办法,走,去物业!」

我听着这个对话,恨不得把那个精神病一顿暴打,他简直是那些怪物的完美帮凶。

现在我必须做出选择了,把这事告诉我朋友,要不是我,他也不会惹上这个麻烦。我大踏步往楼上跑去。

咚!咚!咚!顾不得轻敲门,我现在只想他快点把门打开。

「干!谁大晚上敲门!有病啊!」

「我!老林,有急事找你。快开门。」

吱嘎一声,门开了,同一时间,我点燃打火机。

首先映入我眼的便是发光的手机屏幕,接着从后面暗处露出张乐那张疲倦的脸。

脸没问题,张乐说话了:「我说大哥,你大半夜怎么了,是不是借……」

钱字还没说出口,我快步进屋把门关上。

「你过来。」我把他揪到客厅,「我先问你,你知不知道今天外面发生了什么?」

张乐疑惑道:「外面怎么了?看你这样子这么吓人。」

我坐到沙发上:「给我根烟,时间紧迫,我快点和你说。」

十分钟后……

「我去我去,还真是,都上热搜了!好多人发现了,还拍了照片!」张乐拿着手机对我激动地说道。

居然上热搜了?这我倒是没想到,毕竟今晚我手机没在身边。

「这也太玄幻了吧!」张乐依旧兴奋着,我知道他为什么兴奋,他一直都是奇闻逸事和灵异玄幻的爱好者。

「别特么高兴了,刚才我和你说过,那怪物去物业查你了,要是一会他到这,或者有他同类,那咱俩就完了,赶紧,报警!」

「它们敢过来,先尝尝老子的大刀!最近我又收集一把刀具,我自己请人都给刀刃开锋了。不怕它!」

张乐喜欢收集一些刀具什么的,这我知道,不过这也提醒了我,是该在手边准备点真家伙。

我摸黑跑去厨房,把菜刀提到手上,忽然又想起什么,转身把后面冰箱打开,搬出一堆饮料和罐头。

客厅中,张乐看着我过分的吃相,感叹道:「你是几天没吃了?至于吗?」

「废话,我今晚差点跑个马拉松,要不你试试,对了,你报警没有?」

「还没哪,我想,现在社会上一定很乱,警力未必充足,现在报警,你跟人家怎么说?第二点就是,那个怪物去物业未必能查到我,我们这物业管理本来就混乱。再说,现在都用电脑办公,名单都在电子文件里,我就不信……」

听他在那胡扯一通,我吞咽下手里最后一块面包:「那今晚也得小心,你现在把门反锁,然后把你那把刀拿出来,晚上咱俩轮流守夜。」

「成,一会你先睡,我看你累得够呛。」说完,张乐起身去反锁家门。

咚!咚!咚!是敲门声!

我俩瞬间一激灵,张乐往前迈着的脚步也停了。

我轻声走到张乐旁边,对他比了个「嘘」的手势,示意我俩现在先别发出声音。张乐点了点头,又转身回卧室,不一会,取出一把半米左右稍微带有弧度的刀。

外面还在敲门,一下,一下,很有节奏。

我们继续沉默……

此刻,我们和敌人,仅仅隔了一道门!

两分钟后,门外传来声音:「你好,请开下门,物业。」

我真想嘲笑一番,太土的词了,大半夜物业来?你说楼上漏水都比这靠谱。再说了,外面究竟是谁,我可太清楚了!

外面又说了:「你好,请问在不在,我真是物业的,刚刚有独眼怪物闯进来,要找这家户主,我怕你出危险,就赶紧来告诉你一声,现在新闻都说这怪物有好多,你要是在家就快跟我走!」

我俩还是没出声……

敲门声依旧继续……

我索性也不装了,直接大喊:「别装蒜了!我就在屋里,手里有大刀,你想试试吗?伤你这种怪物好像不犯法吧。」

外面笑了:「您在家啊,太好了,快跟我走吧,再不走它们就过来了。我真是物业,我叫 xxx,我的证件号是 xxxxxxxxx。」

「我管你是谁!我已经打 110 了,我告诉你,附近就有派出所,很快就可以过来。」当然,我知道这不会的,因为附近那个已经被怪物占领了,我也不知道能不能骗到外面。

这时,外面传来让我俩头皮发麻的一句话:

「咦?110 是什么?」

 

「妈的!你果然是怪物!」我也发狂了,「再不走老子砍了你!」

张乐在一旁也骂了起来。

一阵沙哑的笑声传来:「嘿嘿嘿嘿,你们看出来,那我也不装了,明天月圆之夜,我们来找你,记住,是找你,不是张乐。」

然后外面便没了动静。

找我……奔我来的?

我俩等了好一会,确定外面没有怪物了,才双双松了口气。

「娘嘞,这看书和实际经历还真是不一样啊,我刚才还真怕它有什么超能力,比如穿墙或者力大无穷之类的。」张乐拍了拍胸口,心有余悸地对我说。

「这下你知道我今晚有多操蛋了吧。」

「行了,你快去睡吧,我守夜,等你醒了换我睡。」

我也没和张乐客气,今天确实太累了,我简单洗漱一下,一头扎在他的床上,很快就进入梦乡……

当我再次醒来,已是天光大亮,我走到客厅,发现张乐正躺在沙发上呼呼大睡。

我去,你不是守夜吗?哥们你这就睡上了。

不过我也理解他,现在估计都是上午了,让他守到现在确实不现实,我也没打扰他的美梦,走到厨房,拿起几片面包塞进嘴里。

张乐家没有电视,这我倒是不意外,他是独居,现在大多人也不怎么看电视了。不过我想看看新闻,昨天听张乐说,都上热搜了,那么这些怪物绝对会惊动全国,哦不,是全世界!

我记得他有个平板,我赶忙回到卧室翻找,还真让我翻出来了。

「唉,也不知道来没来电。」我试探着插进电源……

万岁!终于来电了。

第一时间登录某博,此时上面的热搜榜都炸了!全都是深红色的字体,后面带个「爆」的字样,一连串下去都是。

「惊爆!终于发现地底人!」

「史前生物 or 外星人?现身现代都市!」

「多地出现怪物!」

「不确定是否存在怪传人现象!」

这都什么和什么啊?我满头问号。看了半天,终于理出头绪。

昨晚开始,多地出现这种独眼怪物,起初是少量,然后仅仅一晚就越来越多。据网友说,有的还是自己认识的身边人,结果毫无征兆,直接变成了怪物。目前,专家也不确定,怪物是由寄生能力取代正常人,还是本来就伪装成正常人。

至于攻击性,目前大多网友表达出来的,其实这些怪物没什么超能力,和正常人一样,只不过对普通人来讲,太过恐怖。最重要的一点,它们混在人群中,所以哪怕动用热武器也变得麻烦起来。

目前,官方发出通告,所有人不准出门,如家里有怪物,请立刻报警,并联合亲人或是邻居一起制服,大批军队已开始进入城市,请大家放心……

看到这,我没再看下去,反正就三个字——靠自己!

「哈……这一觉睡的,脖子难受。」张乐醒了,正躺在沙发上揉着脖子。

「大哥,你还知道你睡觉了啊。」我走过去调侃道。

「老林,我也是天亮的时候迷迷糊糊睡过去的,你放心,昨晚我守夜你绝对安全。」

我把食物放茶几上:「吃点东西吧。」然后又把平板递给他,「再看看新闻,咱俩得好好商量一下了。」

他揉了揉眼睛点开平板:「唉,咱们现在这身体是不如大学时候了,想当年我连上了几个通宵……」说着,他随手拿个苹果咬了一口。

「我靠!现在外面这么严重了!凌晨看新闻怪物还没这么多啊!」他指着平板上的新闻对我说。

我也有些颓废地坐下来:「所以这次咱们人类真遇到坎了。这不就是跟老美拍的那些末日丧尸片差不多嘛。」

「你说得不对,丧尸没智商,这帮玩意可不一样,它们精着呢。」

「嗯,这倒是,所以现在国家也很头疼,也不能用热武器随便突突。」

就在我俩聊着天时,张乐眼睛却越来越亮,对我说:「我说,咱俩这属不属于主角啊,你想想,末日危机,怪物现身都市,然后咱俩组建队伍,号召居民打怪,对了,也许后期咱们会进化出异能也说不定啊,然后大批人类在咱们带领下构建乐土,而我,也在这一路血与火的战斗中,成功地……」

这给我气的啊!上去给了他后脖颈子一巴掌。

「大哥,我管你叫大哥!你都多大了还这么中二,要不要现在照照镜子,咱俩长得也不像那个主角模板啊,还异能,还带领人类打怪,是不是还要按照俗套,再有个爱丽丝那样的女朋友啊?」

他不好意思地笑起来:「我也就一说,这也是苦中作乐嘛。再说了,大家都是平凡人,现在世界剧变,谁不想当个英雄啊。」

「能活着就不错了。」说到这,我问了他一个重要问题,「你家储存食物还有多少了?」

他想了想:「不少,平时我一人在家,爱囤点吃的喝的,厨房柜子下面米面都全,然后那间空卧室,里面也有干菜、罐头啥的。」

我放下心,看来短时间吃的不成问题。

这时,楼下忽然传来阵阵求救声,我赶紧趴在窗户向外看,楼下街道,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女生边跑边呼喊,而她身后正有一个独眼怪物在追她!

等等!

这个女生,我记起来了!这不就是昨晚帮助我的那个人嘛,没想到她居然在这。眼看她就快被抓到,我二话不说,直接操起菜刀跑了出去,身后张乐看到这一幕也随我下了楼。

「住手!」那个怪物离她已经很近了,我俩快步过去。

怪物正要动手,发现来了我们两个男人,手里还都拿着刀,它那单独而又恐怖的眼睛死死地盯着我们。

「来试试啊,来!」张乐挥舞着刀又往前走了一步。

怪物意识到不是我俩对手,向后退了几步,然后逃离。

「妹子,你没事吧?」看怪物离开,我赶忙去安抚那个女生。

「谢谢你们,真的太谢谢了,哎?我好像见过你呢?」

「妹子你忘了?昨晚我摔在路边,你给了我消毒药品。」

张乐向我俩打手势:「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进屋你俩再叙旧。」

客厅里,我给这位女生泡了一杯热茶,随后我们便聊起来。女生名叫李香,本市人,就在附近医院工作,昨晚我遇到她正是她去值夜班,而后医院发生混乱,她也是跟几个同事一路逃跑,跑散了才到了这里。

「真的还是要谢谢林哥和张哥,要不是你俩,我可能就被那怪物抓去了。」李香说到这,神色还是有些慌张。

「别这么说,你昨晚不也帮过我嘛。」

「就是,现在都是怪物,咱们人类之间能帮一把是一把。」张乐插口说道。

「对了,那你父母亲人,都在本市?」我问道。

「是啊,我打了一晚上电话,直到早上才打通,我爸妈都在家,我告诉他们我没事,让他俩在家好好待着,千万别出去,他俩年纪也都大了,万一……万一那怪物……」说着,李香开始抽泣起来。

我俩心里也是不好受,我们刚刚也是给家人打过电话,都让亲人在家里千万别出来,不过现在我们也赶不回去,只能祈祷老天。

「没事,一切都会过去,刚刚我看新闻说,已经有部队向各市进军了,还有怪物被大批消灭的新闻,你放心,说不定过几天,咱们和家人就都团聚了。」我安慰道。

其实,这不过是我往好处说而已,外面依旧混乱。

下午,大家简单吃过东西,无所事事地待在客厅,这期间张乐想活跃下气氛,不过这时候,谁还有心思,一时间,大家都满面愁容,房间里异常安静……

一直待到快天黑,张乐拿出几块月饼发给我们:「吃块月饼吧,你俩是不是都忘了今天是中秋节……」说到这,张乐一捂嘴,不说了。

中秋月圆,自古以来就是和家人团圆的节日,如今却……

我们脸色都不太好看,吃到嘴里的月饼也味同嚼蜡。

「李香妹子,那间空卧室我把床给你铺好了,目前你先在这凑合凑合吧,放心,晚上我俩给你守夜。」张乐对她说道。

「谢谢张哥,我以前经常值夜班,咱们轮流守夜吧,这样你俩也能多睡会。」

「也行,那你先去休息吧,睡醒了张乐去睡。」我也没太推辞,现在还没到晚上,让她早些休息也好。

李香转身进了卧室。过了好一会,张乐坐在我身边,低声说道:「有句话我一直没说,怕吓到李香。」

「什么话?」

「记得昨天那个怪物在门外怎么说的,月圆之夜,它们会来找你!」

我瞪大双眼,居然把这句话忘了!那么今夜……

「刚才我已经报了警,虽然回复模棱两可,不过到时候再给他们打过去。」张乐说道。

「看情况吧,也许昨晚只是怪物吓唬我们的。」

「希望如此吧……」

张乐说完便沉默了,我有些奇怪,这不太符合他平时的性格,不过今时不同以往,我也就没太琢磨。

又过了一会,他忽然问我:

「你……经历了这两天的事,想起来什么没有?」

「你说什么?」我疑惑道。

「你说月亮长了一只眼睛,可你没发现吗?整个网上的新闻压根没提过这事,换句话说,月亮上的眼睛,在那一刻也许只有你看到了。」

「这……」我一时语塞,还真没注意到这个事情。

「那你说我想起来什么,是啥意思?」我又问道。

「你的妻子为什么会在那时候出现,你不好奇吗?」张乐一脸认真地对我说。

「我……唉,我也不知道,明明她两年前就……」我没再说下去。

「总之,不要忘记她,你的妻子。要记得她的声音,记住!一定要记得她的声音!」

张乐此时格外严肃。

我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他莫名其妙说这番话是什么意思?

不等我询问,张乐拿着烟默默地走向阳台,就坐在那自己抽起烟来。

我被这突如其来的气氛搞得不知所措,也只能坐在沙发上发呆……客厅钟表「嘀嗒嘀嗒」地走着,此时无比安静。

就在我俩也有些倦意的时候,张乐紧张地对我说:「不对劲!」

「怎么了?」我一激灵。

「有人跑过来了……不对!不是人!是怪物,好多怪物!」

听到这话,我直接冲到窗台那,往下一看,楼下有着让我心惊胆战的一幕!

四面八方不停地有怪物潮水般地涌过来,直接把这栋楼包围了!接着是越来越多的怪物,楼下简直是密密麻麻地快要铺满地面!

我还注意到,其他居民楼貌似也看到了,不约而同地都把灯关上,有胆子小的人更是吓得尖叫起来。

「快起来!别睡了妹子!」我俩冲进卧室把李香叫醒。

「该换班了吗林哥?」李香双眼还有些惺忪。

「不是,下面来了好多的怪物,都奔着咱们这个楼来了!」

「啊?」李香一下子脸色都变了,「那怎么办啊?」

我满脸歉意说道:「这帮畜生,一定是奔着我来的!对不住啊妹子,把你连累了。」

「先别说这些了!带上家伙,咱们走!」张乐手里拿着两把刀对我们说道。

就在我们刚出门还没下到一半楼梯的时候,就听见楼层最下面噼里扑棱一大串声响!很明显是非常多的脚步声掺杂在一起。

「坏了,被堵住了!」

「往回走,上天台!」张乐扔下一句话,转身又跑回去。

「为什么去天台?还不如在家里锁好门等救援?」我不解地问道。

「我家那个破门,它们一砸就开,天台有两个口,咱们从这个口上去,从另一个口下去!」张乐边跑边气喘吁吁地回应我。

张乐在前面领路,李香在中间,我在后面,三个人吃奶的劲都使出来,终于看到了天台入口。

「高层怎么没电梯!这小区是真坑人啊!当初怎么过的审查?」

我也是无名火不知道往哪撒了,气得吐槽起这个小区来。

「大哥你就别管小区了,快都进来,我锁门!」张乐一挥手,先让我和李香上去,然后他马上把门狠狠关上,并且反锁起来。

来不及稍作休息,就在刚刚我们都听到了那群怪物的脚步声,已经到了中间楼层,很快就要上来。

此时已是黑夜,城市里密布的高楼中,谁也想不到有三个人此刻在楼顶狂奔。

「到了,就是这!」张乐率先跑过去,握住门把手,然后一推……

「我……啊!」张乐发出怒吼!

「怎么了?」李香急切地问道。

「这个门我记得一直是开着的啊!怎么有人从里面锁上了?妈的!这个门里外都能锁,我真该想到这个的。」

「啊?」

这话一出,我们的心里都是「怦」地一声,仿佛被锤子砸中一般。

张乐还在那里愤怒地撞门,我快步过去

「我来撞门,你马上打电话报警,无论如何要让他们过来了!人命关天!」

说完,我用尽全身力气向门撞去。

不知道是铁门有点结实得离谱了,还是我力气有限,撞过去后并没什么反应,反而身上生疼。

我又把手里的精制钢刀插进门缝,希望能撬开,可是任凭怎么使劲,哪怕刀都弯曲了,还是没有作用!

旁边的张乐也不知和电话里说什么,然后就气急败坏地大声痛骂起来。

我听得出来,他这边求救也不顺利。

不远处,另一个天台入口忽然传来连续咚咚的撞门声,我们都紧张起来,是它们来了!

绝望的氛围瞬间蔓延在我们之中,李香更是一屁股坐到地上,抹起眼泪。

「为什么要找我啊?」我歇斯底里地吼起来。

「一会如果它们进来,我只能跟它们拼命了!真是对不起你俩,如果没有我,也许你们……」我面带痛苦地对他俩说道。

「你……还是没有想起来吗?」

忽然张乐说了这么一句。

我听得一愣:「什么?想起什么?」

「啊!林哥你们看,那是谁?」此时李香忽然发出尖叫。

我俩顺着李香的方向看过去……

竟然是我的妻子!她此刻就那么飘在天台上,面带温柔地看着我。

「这……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顾不得别的,我跑到妻子面前,「老婆,你不是两年前就……」

「跟我走。」妻子只说了这三个字。

「老婆,你能和我说这是怎么回事吗?」

「跟我走吧,老公,我不会害你。」妻子向我比了一个手势,示意我跟着她的方向过去。

可是……可是她那边就是天台边缘!过去便是粉身碎骨!

我的大脑仿佛死机了一样,就那么在原地直愣愣地站着。

「老林!你抬头看看天上!你快想起来啊!怪物就快上来了,我们全靠你了!」

闻言,我下意识地抬头……

月亮!月亮长了一只眼睛正看着大地!

在我的目光接触到月亮的一刹那,许多如同碎片的记忆涌入我的脑海……

我究竟忘记了什么?

我应该想起来什么?

「砰!」那边的铁门被撞开!大群怪物争先恐后地朝着我们袭来!

「快想起来!不然就来不及了!」

「老公,跟我走」

「快想啊!」

「老公,过来。」

怪物离我们只有不到十米的距离……

我忽然发疯一般冲向了天台的边缘,然后一跃而下!

我想起来了,我终于知道自己忘记了什么!

……

我在一片黑暗之中,这里仿佛是混沌未开之时,没有物质,没有光亮,没有声音,也许,未出生的婴儿,就是这样的感受吧……

我想起来了,两年前并不是妻子死去,而是我走在马路上,莫名就昏死过去,最为怪诞的是……我这两年的记忆就像是从昨天才开始的。

「老公,你醒醒,能听到我说话吗?」

是妻子的声音!她在呼唤我!

「老林,你快醒醒吧,我还等着你醒来跟我去钓鱼呢。」

是张乐的声音。

我身陷无尽的黑暗中,用尽全力想回应她们的呼唤。

「哎!病人手指动了!你们看!」

这声音有点耳熟……好像是李香的声音。

「老公,你听到我们的话了对不对,你快回来吧!」

我的念头无比坚定,我要见到我的妻子!

恍惚中,就像穿过时光隧道一样,我的眼睛——睁开了,霎那间,光明映入我的眼帘,我像刚出生的婴儿一般,有了呼吸,有了感觉,逐渐地……有了思维。

「太好了!老公你终于醒了!护士,麻烦叫下医生来。」

妻子泪如泉涌,握住我的手,喜极而泣。

「老林,不枉我今天特意请假来看你,你真行啊,这两年你熬过来了。」张乐在另一边,一脸惊喜地看着我。

「老婆……我……这是……」我说话断断续续的。

「老公,你先别急着说话,好好躺着休息,醒过来一切都好。」

张乐也附和道:「就是,你看他刚醒就能喊老婆,这证明没啥事,对了老林,还记得我不?」

我尽量翻了一个白眼,没搭理他。

此时,好几个医生也快速地走进来,我余光看到,跟在他们身后的护士,是李香。

原来这一切恐怖不过是大梦一场,我缓缓地笑着……

两个月后——

「行了张乐,今天就不和你钓鱼去,我现在完全好了,今天打算买点礼品去感谢感谢医生护士。」

说完,我挂掉手机。这两个月来,我的记忆和生活全都回归正常,我和妻子又回到了从前幸福的生活。

只不过——

我真的忘记两年前我是怎么昏倒的了。

我拎着礼品走进医院,迎面碰见了李香这丫头。

「是你啊,你今天是过来复查吗?」李香微笑着问道。

「不是,我来看望一下我的医生,对了,还有你的那一份。」说完, 我拍了拍手上的礼品盒。

「哈哈, 得了吧,这是我们的义务,反正我这份就不需要了。」李香俏皮地说道,之后她又来了一句,「对了, 你的主治医生在 4 楼, 送东西时候注意点,别被看到。」

「ok, 妹子一会记得来我这取你的那份。」

「谢谢你, 不用啦。」

医院 4 楼,今天虽然人比较少,但我还是尽量轻手轻脚,毕竟送礼这虽然不算事,不过好说不好听嘛。

就在我快走到医师办公室的时候,屋里却传出这样的对话——

「主教, 我也不知道他就这么醒了,本以为就算他醒来, 那时候也是我们神目族的天下。」

「哼!上头非常不满, 咱们神目族大事在即,这个人总归是个变数, 还有, 在医院别叫我主教, 叫我院长!」

我听到这,脑袋「嗡」地一下子, 当即屏住呼吸, 继续听下去……

「两年前, 也是巧了, 月神开眼的时候,全世界, 只有他当时在那个位置那个时间, 所以才看到。然后他就昏死过去, 也不知道他在神目照射下,知不知道我们的事。」

「这……院长,应该不能吧, 我看他醒来后也没什么反应啊。要是您不放心, 要不要……」

「先别打草惊蛇,我们一族准备了这么久,到了明年中秋,月神开眼的时候, 就是咱们真正入侵人类世界的时机!」

我在门外握紧了拳头, 这并不全是梦!月亮真的长了一只眼睛,我竟然是因为这个而昏迷的。

而且,梦里的一切,也就要在现实中上演, 人类真正的战争就快要开始了!

忽然,我的冷汗流了下来……

这……会不会是梦境中的又一个梦呢,我还是没有醒?

我不敢再继续想下去……

【本篇故事完结】

继续阅读
weinxin
鬼友网官方公众号
加鬼友网公众号,每天推送最新奇异资讯!请记住本站永久域名www.guiyouwang.net
正文底部广告610x47px
民间怪谈:天津十大灵异事件 灵异事件

民间怪谈:天津十大灵异事件

导语:有着著名景点天津之眼、五大道以及黄崖关长城等独特城市气息的天津,是古代中国唯一明确建成事件记录的城市,然而在这座城市,流传着许多灵异事件。我们都知道世界上并不存在鬼魂,自然也没有所谓的灵异事件。...
天津金永KTV 201房间灵异事件 (转帖) 灵异事件

天津金永KTV 201房间灵异事件 (转帖)

纠结了很长时间,还是决定发个帖子818这件事,我真的不想再有人经历我那天经历的事情!真的太恐怖了! 前些天看见团购KTV的券,8块钱4个小时,我就觉得太便宜了,而且以前也去过那个地方(上次去还是两年以...
周恩来总理出殡那天正直腊八节,八宝山上发生一件灵异事件…… 灵异事件

周恩来总理出殡那天正直腊八节,八宝山上发生一件灵异事件……

周恩来总理出殡那天,八宝山发生一件离奇怪事,至今无人解释明白。这个故事发生在1976年的腊八节,一个对中国人来说意义重大的传统节日。 正值这一天,人们沐浴在浓浓的腊八节氛围中,享受着美食和快乐,然而,...
鱼塘里的鬼事(苏北农村真实发生) 灵异事件

鱼塘里的鬼事(苏北农村真实发生)

前言:作者本人自小生长在苏北农村,从小在听长辈们的鬼故事中长大。后来,随着年龄的增长,逐渐接受教育,开始成为无神鬼论的唯物主义者,再到后来接受了高等教育,更加对这类的神鬼故事嗤之以鼻,不屑一顾。随着年...
鬼友网小横幅782x100